首页 > 古代 > 

许七安从小就被当成男孩养大

许七安从小就被当成男孩养大小说

许七安从小就被当成男孩养大

来源:阳光 作者:蓝家三少 分类:古代 时间:2022-11-30 10:33

这里为您提供正在热推的由“蓝家三少”大大原创的以许七安宋廷风许平峰为主角的古代言情小说许七安从小就被当成男孩养大全文阅读,又名《她当街揍了皇上》,目前这本小说已经全部完结。《许七安从小就被当成男孩养大》主要讲述了许七安是奸臣之子,一次许七安在街上调戏良家妇女的时候暴揍了出来见义勇为的男人,知道丞相爹拉着她出来道歉才知道许七安当街暴揍的竟然是当今皇上。

在线阅读
精彩节选
目录
相关资讯

太师府闹了这么一出,宋墨一大早就进了宫,前脚刚出御书房,后脚便收到了消息,说是许七安要出宫。

“王爷?”阿衡有些犹豫,“您还是别去找许公子了,皇上那头似乎不太高兴您去寻许公子,要不您缓缓,先冷静冷静?”

宋墨自然不屑理他,疾步离去。

身为御前行走,寻常不许出宫,但宋墨是王爷,由王爷带着出宫,到了皇帝跟前也只是训斥一番,算不得重罪。

再者,她是丞相府小公子,谁敢真的请皇帝“揍”她?!

活腻歪了不是!

“太师府行刺,太师连带着太师府众人都被留在了宫内不许外出,你现在出去,万一出什么事儿,我怎么跟皇兄和丞相交代?”宋墨甚是担虑,“要不,先别出去了,待案子结束再出去不迟。”

许七安瞧了他半晌,从随身小包里摸出一个核桃,“给你补补脑。”

宋墨伸手接过,一脸懵逼,“??”

“凶手都抓住了,你还有什么可交代的?”许七安轻嗤,满脸嫌弃的朝着出宫方向走去,“爱走不走,大不了我爬墙钻狗洞。”

宋墨紧了紧掌心里的核桃,疾步追上她,“我带你出宫。”

“这才是好兄弟!”许七安冲他笑。

出了宫,许七安直奔丞相府。

骤然听得底下人来报,说是公子回来了,许平峰的眉心瞬时凝在一起,现在出宫……肯定是为了昨夜的弑君案而来。

“就说我正在午睡,不见!”许平峰疾步朝着床榻走去。

简丰叹口气,“相爷,公子若是要见您,您睡着又如何?上回……”

上回不就是这个借口,最后又怎样了呢?公子爬上了屋顶,掀开了屋瓦,从上头泼了一盆水下来,把所有人都吓了半死。

思及此处,简丰仰头望了望,事发之后,相爷加高了墙头,搬走了任何可能助登的物件,连墙角的假山都给卸了,可……简丰还是觉得,对公子而言,飞檐走壁真真不是什么难事。

不巧,许平峰也抬了头,那盆水虽然泼在帷幔顶上,到底也是吓着他了。

万一从屋顶上摔下来,还得了?

“罢了罢了!”许平峰黑着脸往外走。

回廊里。

许七安兴冲冲的跑来,大喊一声,“爹!”

“诶!”许平峰先应声,再板着脸问,“怎么又出来了?”

许七安别开头,“听爹的口吻,这是有多不待见我?这是又纳了几房新姨娘?我最近可没找她们麻烦,也没让您去给我收拾烂摊子。”

“你……你是我亲儿子,谁不待见你,我这当爹的也不敢不待见你。”许平峰压了压眉心,“说吧,是不是没银子花了?”

许七安轻嗤,“我又不是临王,回家就是要钱。”

边上的宋墨身心一震,有点小尴尬是怎么回事?

一不留神,当了反面例子!

“我倒是宁愿你是来要钱的。”许平峰嘀咕了声。

许七安没听清,“爹,您嘀嘀咕咕什么呢?”

“没什么,有话就说,爹忙着呢!”许平峰捋着袖子,作势往外走。

许七安急忙拽住他的袖子,“爹,我想去刑部大牢,见见那个凶手。”

“不成!”许平峰一想起她冲上来挡刀的情景,第一时间抵触她与那戏子接触。

许七安巴巴的瞧着他,“爹啊……”

“不成就是不成,这是朝廷的事,你纵然又官职在身,也不够格进刑部大牢,更不可能接触到这样的死囚,还是死了这份心吧!”许平峰不留情面。

别的,她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唯独这件事,他心有余悸,绝对不许她再插手。

“那算了!”许七安掉头就走。

许平峰一听,不对。

知儿莫若父,自个生的什么玩意,心里没个数?

“你回来!”许平峰低喝。

许七安乖乖的回来,垂头丧气的问,“爹,还有什么事儿?”

许平峰盯着她,“我还不知道你这点小心思,刑部衙门的大牢这么好进?你敢爬墙头,就不怕人把你当鸟一样射下来。”

许七安嘿嘿一笑,“我又没那么蠢,回回都爬墙头。”

听听,听听,这不就是在告诉他,她不爬墙头,改钻狗洞?要不就换别的法子。

言外之意,刑部大牢,进定了!

“简丰,送她回宫!”许平峰吩咐,“务必,盯着她进了宫门!”

许七安定定的看了他两眼,“没得商量?”

“简丰,还不照做?”许平峰低喝。

简丰赶紧行礼,相爷动怒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谁知,他这厢还没冲许七安开口呢,他家小公子便红了眼眶,一副委屈巴巴的小奶狗模样。

“我不回宫,我要去祠堂见我娘!”许七安带着哭腔,“早知道爹这般无情,我就不该回来找爹商量,爹有了新姨娘,就不要我了,过不了多久,新姨娘再给爹生个老来子……罢了,我还是早点滚出相府,免得挡了你老来子的路!”

许平峰面色铁青,“你这都哪跟哪?谁跟你说,我有老来子了?”

“今天没有,明天也会有,明天没有,反正早中晚都会有。”许七安摆摆手,“罢了,我也不想让娘伤心,何苦跟她说这些伤心事?宋墨,送我回宫,我再也不想回来了!”

许平峰咬牙切齿,简丰一颗心险些跳出嗓子眼。

想他家丞相是什么人?

公子那点小伎俩,能瞒得过丞相的法眼?

须知,就在不久之前,丞相一生气,狠狠抽了那戏子几“刺鞭”,血呼啦的也没见丞相眨过一下眼,可见这心头硬着呢!

“真是、真是气煞我也!”许平峰气得吹胡子瞪眼,紧了紧袖中的手,恨不能上去给她两巴掌。

刑部大牢。

“谢谢爹!”许七安眉开眼笑,脆生生的掐着音调撒个小娇,“爹最好了!”

谁都瞧得出来,丞相脸色不太好,不止脸色不好,连呼吸都很是急促,再瞧着这绷直的脊背,嗯……纯粹的怒火中烧,又带了几分敢怒不敢言的无可奈何。

“爹,那我进去咯!”许七安挠挠额角,“我很快会出来的。”

眼见着许七安进去,刑部尚书哆嗦着唤了声,“相爷,您没事吧?”

毕竟,这位丞相大人:印堂发黑,面色发青,唇色发白!

“滚!”许平峰冷眸骤横,杀气腾腾。

刑部尚书快速退后。

惹不起!

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