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她当街揍了皇上

她当街揍了皇上小说

她当街揍了皇上

来源:阳光 作者:蓝家三少 分类:古代 时间:2022-11-30 10:03

这里为您提供正在热推的由“蓝家三少”大大原创的以许七安宋廷风为主角的古代言情小说她当街揍了皇上全文阅读,目前这本小说已经全部完结。《她当街揍了皇上》主要讲述了许七安是京陵城出了名的天不怕地不怕的纨绔公子,第一次见到皇上就当街把当朝天子暴揍了一顿,对此许七安表示不慌,她爹可是当朝丞相,人送外号奸臣。

在线阅读
精彩节选
目录
相关资讯

许七安呼吸一窒,她又是哪里招惹了他?

曹风进门奉茶,骤见近在咫尺的二人,当即愣在原地,俄而快速低下头,将杯盏毕恭毕敬的搁在御案上,躬身便想退出去。

“去拿白玉生肌膏!”宋廷风忽然开口。

曹风眉心一皱,仍是低着头,“是!”

不多时,曹风便将一小盂“白玉生肌膏”搁在了御案上,轻轻退出了御书房,顺带合上房门,老老实实的在外守着。

“过来!”宋廷风一手拽着她的腕部,一手捏着药盂,领着她行至圆桌前,“坐下!”

他松手,她便坐了下来,心里却漏跳了半拍,他……瞧见了?

“把袖子捋起来!”说这话的时候,宋廷风的口吻温和了些许,身上仍是那副生人勿近的冷冽。

许七安方才听得他说“白玉生肌膏”,便晓得他的用意,她也不是矫情之人,这副身子她委实珍惜得很,毕竟命就一条。

袖子徐徐捋起,露出白皙的皓腕,然后是殷红的血痕,因着秋末天气寒凉,又因着要隐藏女儿身,比寻常男子多穿两件以上,是以挽袖有些吃力。

待她彻底挽上袖子,露出成片狰狞的伤口,额角已渗出了细密的薄汗。

刚才为了不让爹和宋墨担心,她自查没有断骨,便佯装无事,许七安自认为演技不错,至少爹和宋墨都没瞧见端倪,没想到……狗皇帝眼睛这么毒!

温润的指尖,沾了膏药,轻轻抹上她的伤处。

“嗤……”许七安吃痛,眉心狠狠皱起。

“扑的时候,没见着你犹豫,这会倒是知道疼了?”宋廷风坐下,神情专注的为她擦药,瞧着她白皙的肌肤上,擦出这么多血痕,剑眉愈发拧紧。

许七安嘿嘿一笑,“那是我爹又不是旁人,再说了,自家人不护着自家人,难道还指着外人吗?”

许家的人,护短。

“先别把袖子放下来。”宋廷风盖上药盂,冷着脸起身,竟从一旁的抽屉里取出了一小卷纱布,“给你缠两圈,不会擦着衣裳疼。”

许七安发现了,狗皇帝的动作很轻,生弄疼了她一般,格外的小心翼翼。

“皇上,您是怎么发现臣受了伤?”许七安低声问。

瞧着她明亮的眸,满脸的无辜之色,宋廷风忽然勾唇,兀的凑近她,“想知道?”

许七安揣着自己的小九九,“想!”

“不告诉你!”宋廷风已经包扎完毕,起身便朝着水盆走去,背对着她净手。

许七安握了握受伤的位置,被纱布包两圈,委实不会擦着衣服,没方才那么刺辣辣的疼,“皇上,您觉得今晚的刺客是谁派来的?”

“朕若说是你爹,你信不信?”宋廷风捏着帕子,慢条斯理的擦拭指间的水渍。

他未抬头,她自然瞧不见他的眼神,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

“我不信!”许七安一口否决。

宋廷风动作一滞,“何以见得?”

“因为我爹,不会在我面前动手。”许七安说得斩钉截铁。

闻言,宋廷风薄唇轻挽,“那就是太师府。”

“是不是太师府我不知道,反正我不会蠢到,在自己的地盘上动手,傻子才会将屎盆子扣在自己脑门上。”许七安轻嗤。

这叫什么?

话糙理不糙。

宋廷风不置可否,只是叮嘱她,“明日下了学堂,来找朕,换药!”

“不用,这等小事,吾谷也……”话未完,许七安猛地瞥见宋廷风目色如刃,当即干笑两声,“吾谷包得哪有皇上这般仔细,臣谢主隆恩,明日再来!”

宋廷风轻呵一声,走回御案前,拂袖落座,“手还没断,就来研墨。”

“是是是,皇上万岁!”许七安皮笑肉不笑。

敢情是怕她的手断了,没法帮他研墨?!

狗皇帝!

“皇上,您打算派谁去承办此案?”许七安低声问。

事关太师府,皇帝肯定不会告诉她的,所以问了也白问,明知如此,可许七安总想说话,否则这御书房内就他们二人,委实太冷清。

尤其是上次那一吻……

研墨的动作稍稍一滞,许七安眉心微凝,瞧着全神贯注批阅折子的宋廷风。

不得不说,认真的男人最迷人。

黑鸦羽般从长睫,半遮着那双桃花眼;微挑的眼角,带着撩人心的邪魅;鼻梁高挺,薄唇微抿,唇角略显锐利。

明明是九五之尊,偏还能靠脸吃饭,真是让人又羡又妒!

“你可以凑近点!”薄唇微启,“温馨提示,你馋朕的美,会上瘾。”

许七安咽了口口水,默默别开头:狗·自恋帝!

“曹风!”须臾,宋廷风喊了声。

曹风屁颠颠的进门行礼,“皇上!”

“传旨,着刑部尚书——安天光,与四方门一起,全权督办此案!”宋廷风盖上御批,“限期七日,否则依法论处,绝不轻饶!”

曹风毕恭毕敬的接过圣旨,“奴才遵旨!”

若说是让刑部查察此案,许七安倒是能理解,刑部多半是她爹的人,但是四方门嘛……四方门是独立的捕门,缉捕凶手倒是不错,专司疑难杂案。

但是那边,同镇国将军府走得较近,皇帝这么安排,是什么用意?

让丞相府和镇国将军府相互制衡?相互监督?

“饿吗?”宋廷风问。

许七安看傻子一般看他,这不是废话?

还没吃饱呢,刺客就蹦跶出来了,怎能不饿!

“回去吧!”宋廷风道。

许七安:“……”

就问一句饿不饿,然后、然后就没了??

逗她玩呢?

“臣,告退!”许七安满脸不高兴的行礼,快速离开御书房。

只是,等她推开耳房的门,浓郁的烧鸡味儿,快速涌入鼻间,勾得五脏庙“咕咕”作响,连魂儿都要飞了。

“烧鸡?”许七安一溜小跑坐在桌案边,快速打开桌上的油纸包。

果然,好大一只色香味俱全的烧鸡!

“吾谷,你准备的?”许七安欣喜若狂,掰了鸡腿便往嘴里塞,“真是饿死我了,你想的果然周到!”

吾谷皱了皱眉,凑近了回答,“公子,不是奴才准备的,是、是皇上让人,特意为您准备的。”

“皇帝?”许七安叼着鸡腿,嘴角满是油花花,略带不解的瞧着他。

吾谷连连点头,“奴才不敢撒谎。”

“我知道。”她愣了愣。

皇帝对她这么好,到底有什么图谋呢?

“对了吾谷。”许七安放下烧鸡,从腰间取出一样东西,瞧了一眼紧闭的房门,“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我在太师府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