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傅少闪个婚

傅少闪个婚小说

傅少闪个婚

来源:粉色书城 作者:小小白 分类:言情 时间:2020-05-23 10:38

现代言情小说《傅少闪个婚》的作者是小小白,该书主要人物是苏芷文傅时深,傅少闪个婚小说讲述了:苏芷文在成为了一个落魄千金之后,所有人都等着看她的笑话,却没有想到她转身就嫁给了傅时深,成为了总裁夫人。大家本以为这场婚姻不会长久,但是偏偏傅时深将她宠上了天。

在线阅读

沈南辰看着那个朝这边走来的高大男人,不动声色得用手臂将身边的女人环住。

傅时深看着那只靠近着苏芷文的手,眼里顿时沉了下去。

瞒着他在外面跟别的男人吃饭还暧昧,他果然是太小看她了。

“时深,你怎么在这里?”

苏芷文还浑然不知其中的情况,放下了手里的刀叉想要起身。

“怎么?”傅时深微微笑了笑,但笑容却不似往常那样得温和,“我不应该在这里吗?”

她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得发现沈南辰虚环着她的手臂,一把将他给推开,想要解释道:“我跟沈南辰不是那种关系......”

眼下这样的情形,她任何的解释都变得有些单薄。

傅时深没说什么,只是走过来上前拉住了她的手,对着沈南辰笑道:“不好意思,我来接我的老婆回家。”

苏芷文像个犯了错的小孩一样,被对方乖乖牵着带走了。

一路上傅时深一句话没说,车里的气氛也明显低落了下来,她想要说什么却没法张嘴。

等到回到家里已经快九点,苏芷文看着站在客厅托着西装外套的男人,终于还是忍不出开口道。

“其实这件事......”

她话没还没说完,公寓里的灯就突然得灭掉。

她几乎是下意识得抱住面前的傅时深,躲到了他的怀里,像个被拉弓吓到的兔子一样鼓着脸颊。

傅时深这下是想装生气也气不起来了,他有些好笑得捏了捏她的脸,无奈道:“只是停个电,你至于吓成这个样子吗?”

苏芷文躲在他怀里不肯起身,但嘴上还是硬撑着不服输:“我,我是担心你害怕,安慰安慰你。”

“其实我跟沈南辰真得没什么,只是同事关系,别的什么都没有。”

傅时深本来也没有生气,苏芷文就像个小女孩,天真烂漫却又不失一点狡黠。

他不过是想吓一吓对方,让她知道自己的重要性。

苏芷文小心翼翼得看着男人的脸色,竖起两根手指发誓道:“我保证下一次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

她这样说傅时深也只是纵着她,他在黑暗中悄悄得摸到了她的手指,将口袋里的东西摸出套在了她的手指上。

停电的风波很快便过去了,物业说是电线短路造成的,第二天便能恢复。

苏芷文也没有当回事,睡了一觉便照常去公司上班。

她刚走到公司的电梯门口,就碰到了打着哈欠的杜文文。

“芷文。”杜文文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边揉着刘海边走到跟前,“你买了早饭吗?”

苏芷文一听就有些无奈,杜文文上班老是忘记吃早饭,又总是因为不乖乖吃饭胃疼得难受。

“我分你半个三明治吧。”

她说着从包里摸出一个三明治,却不想对方像是看到了什么,眼睛一下瞪得滚圆。

“等等,芷文你手上的这个是什么!”

苏芷文跟随着她的话迷迷瞪瞪得低头望去,才发现右手手指上正戴着一枚漂亮的戒指。

杜文文抓着她的手往跟前凑:“这得花多少钱啊,你还说自己没中彩票!”

苏芷文也是一头雾水,她都不知道手上的钻戒是什么时候被戴上的。

想来想去也只可能是跟她一起生活的傅时深。

傅时深刚花光了年终奖给她买了奢侈的皮包和大衣,哪还有闲钱去买什么钻戒。

她看着那枚在灯光下光彩熠熠的戒指,认定了他是在地摊上买的便宜货。

不过便宜货还真是好看,傅时深那家伙还有点眼光。

“我哪有钱买钻戒。”想到这里,她转头撇了撇嘴回答杜文文道,“这是我老公为了哄我高兴在饰品店买的。”

苏芷文说是在饰品店买的,杜文文却怎么也不相信。

两个人正说说笑笑得走进办公室,就看见薛丽莉抱着手臂站在那冷眼看着她。

苏芷文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低头一看,才瞧见自己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大束盛开的玫瑰花。

“没想到我们芷文还挺受欢迎的。”薛丽莉笑得很是讥讽,“一大早就收到了玫瑰,不会又是你那个所谓的老公吧?”

苏芷文拿起了那玫瑰花束里的卡片,上边留着的飞扬字迹不是傅时深的,而是沈南辰的名字。

昨天都说了让他别招惹自己,结果今天就送来了满满一怀的花束。

苏芷文咬着嘴唇看着那漂亮的玫瑰花,着实是搞不懂他在弄什么名堂。

她正定神思索着,薛丽莉就两步走过来抢走了卡片。

一看见那卡片上沈南辰的名字,她眼里的怒火腾得一下就燃烧起来。

“好呀,难怪藏着掖着不肯给我们看,我就说你那个老公哪来的这么多钱,原来是南辰送你的!”

薛丽莉拔高声音这么一嚷嚷,立即招来了周围同事的目光。

“花竟然是沈南辰送的?”

“天啊,她跟沈南辰是什么关系,她自己不是说已经结婚了吗?”

窃窃私语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像是电钻滋滋滋得往苏芷文脑子里钻。

“什么关系,还能是什么关系?!”薛丽莉将那张卡片狠狠得摔在了她脸上,“都结婚了还在那里搔首弄姿,勾搭南辰,你要不要脸!”

苏芷文气得满脸通红,她不善于辩驳,但不代表她就做过这样的事。

“我没有,我跟沈南辰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

她的这一声澄清没有起到太大的效果,很快便淹没在了众人的议论声中。

倒是杜文文此时看不过去,站出身来为她撑腰:“你胡说什么,芷文她不是那种人,她跟她老公恩爱得很,有什么理由要跟别人惹上关系!”

“还需要理由?南辰是什么身份,她老公又是什么身份,说不定之前的那个皮包都是南辰送的,她非要虚荣装作是老公给的!”

薛丽莉说自己还不罢休,连带又扯上了傅时深。

苏芷文是越听越气恼,攥着拳头猛得冲上去用力扇了她一耳光。

傅时深是家世普通,也不像沈南辰那样能随便挥霍,但他是真得对自己好,竭尽所能得付出了一切。

“你可以说我,但不能诋毁我老公!”

那一耳光打得狠厉,连薛丽莉都吓了一跳。

平时看着不起眼又软弱的女孩,此刻居然会为了她的老公出手,这是她万万没有预料到的。

“你居然敢打我,你是不想活了你!”

她哪里是省油的灯,踩着高跟鞋便噔噔噔得冲上前来,一把抓住了苏芷文的头发。

场面一时有些混乱,杜文文拦不住涌上来的人群,只能赶紧从苏芷文的皮包里找到了她的手机,给通讯录的傅时深打了电话。

傅时深正在会议室看着合同,接到电话了解了情况,便立即赶了过来。

他来的时候闹剧已然结束,不知道是谁报警叫来了警察,警察正在那询问着详情。

“芷文。”他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那个被扯坏了领口的女孩,大步走了过来,“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旁边的同事有些诧异得看着傅时深,显然没想到苏芷文口中说的那个老公居然长得这么英俊。

五官硬朗鼻梁挺拔,高大的身材被西装外套衬得格外修长。

连被警察问着话的薛丽莉也一时怔住,除了沈南辰还能跟他媲美,她就没见过这么帅的男人。

“不好意思。”傅时深没去注意旁人的目光,转身看向旁边的警察,“我现在可以带我妻子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