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时光与他,恰是正好

时光与他,恰是正好小说

时光与他,恰是正好

来源:掌阅 作者:蒋牧童 分类:言情 时间:2020-04-21 10:54

《时光与他,恰是正好》的主角是季君行林惜,作者:蒋牧童,小说主要讲述了:林惜和季君行他们俩个,从十七岁相遇,相识,相知,相爱。但是老天不愿让他们一直那么顺遂幸福,于是在他们高考后硬生生的把她们分开了,那个时候的他们是不幸的更是心酸的,但是他们都深爱着对方,所以即使在经历了一年的苦难后,二人还是走在了一起。即使之间有矛盾磕碰,但是他们依然相信对方。

在线阅读

此时商场很少有人会走的安全通道,楼梯上坐着两个人。

隔着一道门,依旧能听到外面的喧闹。

林惜微垂着头,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她坐在台阶上,双腿搭在下一层台阶,整个人蜷成一团。

手里捏着纸巾的季君行,转头看了她一眼,他坐在林惜身边,离她很近,几乎就是肩膀挨着肩膀。

刚才她站在那里,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大颗大颗地落下。

不说话,就是默默地哭,连声音都没发出。

不知怎么的,季君行回想刚才的那一幕,就觉得难受。

心里憋得慌。

季少爷从小到大别说哄女孩,连跟女孩接触都少,他不是个爱扎女孩堆里的。至于女孩哭,见过不少次,印象中,她们要不趴在桌子上哭得很大声,要不哭一会儿把桌椅撞开,动静极大的跑出教室。

反正在他印象中,女生哭意味着动静很大,特别吵。

林惜哭得这么安静,他把她拉到这里的时候,她依旧一声不出。

可他就觉得难受,不是烦,是难受。

好像,他见不得她哭似得。

许久,林惜用手里的纸巾擦了下眼泪,她低声说:“对不起。”

刚哭完,声音瓮声瓮气。

季君行一怔,这次索性是微侧着肩膀看向她,他眉头微锁,不解地问:“对不起什么?”

对不起什么?

因为突然哭了吗?

林惜这会儿缓过劲儿,心里确实不好意思。毕竟人家好心带她出来玩,谁知玩着玩着她哭了。她把纸巾在手心里搓了一遍,像她的心脏被搓揉了一遍。

季路迟的那句话,一下让她想到了林政。

“你哥哥他……”季君行开口,斟酌了好一会,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反倒是林惜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看着身边的少年。

她轻声说:“我哥哥他是个很好的哥哥。”

她比林政小五岁,小时候还在村里的小学读书,下雨天到处都是淤泥,她人小又瘦,穿着雨靴踩进泥地了,脚就拔不出来。

哥哥一边笑话她笨,一边帮她。

林惜一撇嘴,他无奈地摇头,乖乖蹲下,背着她去上学。

后来上初中,所有人都知道她哥哥是林政,把她跟林政比较。作为村里第一个考上清华的学生,林政在当时的高中,一直都是年级前三。

林政知道后,洒脱一笑,轻声说,我对我们林惜没有要求,只要比我差一点儿也行。

他总是能轻松化解林惜心底的烦恼。

楼梯间又一次陷入安静。

直到季君行感觉到自己的肩膀有异样,他才发现,林惜的身体在轻微颤抖。

他眉头微皱,直接站起来,伸手将人从地上拉起来。他拽着林惜的腕子,推开安全通道的门,重新走出去。

等他松开她的手臂,低声叮嘱:“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司机老许正在四处找人,季路迟一转头就发现哥哥和林惜姐姐都不见了,着急地快要哭了。于是司机一边帮忙找人,一边又要照顾季路迟。

季君行一进游戏城,就看见站在收银台的季路迟和老许。

他走过来,开口说:“许叔,你帮忙照顾一下季路迟,我待会回来。”

老许见他这么说,自然点头。

不过小家伙不乐意了,他撅嘴问:“哥哥,你要去哪里啊?”

季君行蹲在他面前,难得软声哄他,“林惜姐姐有点儿不开心,哥哥要去哄哄她。”

“我可以给林惜姐姐买玩具,我也要哄她。”季路迟一听,不乐意了。

不过这个小家伙一向会看眼色,见季君行不说话,居然特别乖地说:“那好吧,哥哥你先哄,待会我再哄。”

嗯,他的意思是,咱们一个个来,排队。

季君行本来心情挺烦躁,被他这么一说,登时轻笑了起来。

他伸手在小家伙的脑袋上,揉了好几下。

这才站起身。

他重新回来的时候,林惜真的乖乖站在原地等着。

商场的灯光虽亮却柔和,笼在人身上,犹如带着一层柔光。林惜本就白得像雪的皮肤,此时越发得白嫩,因此衬得那双刚哭过的眼睛,红得有点儿厉害。

季君行走到她身边的时候,直接拉起她的手腕,把人带着往前走。

“走吧。”他声音淡淡,像是没什么情绪。

可是他捏着林惜的手腕,有点儿紧。

一直都说季少爷,打小不爱跟女孩一起玩。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他依旧那副懒散得要命的模样,对于他来说,跟女孩打交道,还不如写一张数学试卷来得容易。

别的男生说起追女孩的时候,他压根不爱参与这样的话题。

偏偏对林惜,他一再破例。

她说她想哥哥,季君行竟觉得能理解。

因为当初季路迟病危的时候,一向高傲的季少爷,也曾躲在医院的花园里偷偷抽烟。如果可以,他恨不得把自己的心脏移植给季路迟。

如今,他的弟弟幸运的活了下来。

但林惜的哥哥,不在了。

他忍不住又握了握林惜的手腕,一直都知道她瘦,此时女孩的手腕在他手掌心里,细得仿佛一用劲就能捏断。以至于季君行想要握紧,带着几分小心翼翼。

林惜不知道他要带自己去哪儿,直到她被拉着站上扶手电梯。

这个商场的负一楼都是美食店,整整一层,充斥着能想到的小吃。因为是周五,这会儿来逛商场的人不少,不时有小朋友挣脱父母的手,跑来跑去。

“小心。”一个小男孩撞过来时,季君行挡在林惜面前。

好在小孩子的父母很快追过来,连声说了好几句对不起,赶紧带着孩子离开。

林惜不懂他为什么拉着自己下来,无奈地喊了一声。

“季君行。”

少年回头看她,林惜轻声问:“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他有些好笑地望着她,“当然是吃东西。”

“你饿了?”林惜说。

见她这么问,季君行神色略严肃,“根据科学研究,食物能够缓解难过的情绪。”

他虽然说得认真,林惜还是有些狐疑。

她低声嘟囔了句,“还有这样的科学研究吗?”

“不信我?”少年微微挑眉。

听到这句时,林惜想到那天在走廊上,他也是这么说,然后捏了她的耳垂。

她脸颊一下烧了起来,转身想走,谁知刚走两步,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腕还被他捏在手里。

刚才她还处于难过的情绪当中,完全没意识到季君行一直牵着她。

如今反应过来,本来还只是微红的脸颊,这下一直烧到了耳朵根。

她愣了半天,终于低声说:“你放开我呀。”

她语调太软乎乎,一说完,轮到季少爷炸住。

半晌,他脑袋里就剩一个念头。

她,怎么那么软。

……

因为牵手的尴尬,两人虽然并肩走着,中间还是隔了点儿距离。

林惜此时已经从那种突如其来的悲伤中缓过来。

她垂着头,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身边的季君行走在她身边,双手插在兜里,神色微淡,直到他看到一家店铺,停住脚步。

林惜走出去好几步,才发现身边的人没跟上。

等她转头,见季君行站在后面,离她好几步的地方,似笑非笑地望着她。

季君行懒洋洋地看了她一会,这才说:“过来,给你买奶茶喝。”

在季少爷对于女孩可怜的认知里,女孩应该都会喜欢喝奶茶这种甜丝丝的东西吧。

“过来啊。”季君行见她站着没懂,又喊了一声。

周围的人不少,可是走过他们身边的时候,总会转头瞄过来。

穿着简单T恤的高大少年,浓眉高鼻,面容清俊地如同精雕细琢过的雕塑,可是身上又透着挡不住的少年气息。

在路人眼里看来,这对明显还是高中生的少年和少女,像是一对小情侣。

略有些霸道的男朋友,站在原地,喊女朋友过来。

没一会,女孩往他身边走了几步。

两人并肩站在一块,这画面,简直比电影画面还要养眼。

不仅是季君行,林惜也一直被人盯着看了好久。

毕竟她长相纯纯的,气质又干净,完全像是从书里走出来的高中少女。

这家奶茶店生意很好,十来平方的铺子,门口排了挺长的队伍。

林惜见排着这么多人,提议:“要不我们换一家吧,这里人好多。”

季君行双手插在兜里,懒洋洋地朝前面看了一眼,这才说:“人多才说明这家的奶茶好喝。”

嗯,好像也是这个道理。

林惜被他的理由说服。

谁知季君行打量了她一下,嘴唇轻启,吐出三个字:“小笨蛋。”

林惜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整个人略懵,随后,她反击道:“你才是。”

只是她语气轻轻的,一点儿都没攻击力。

季君行略抬下巴,他本来就高,这样看人的时候,更有种居高临下的味道。

仿佛在说,哟,胆子不小了。

林惜看着他这模样,终于撇过头,强忍着笑意。

幼稚。

好在奶茶本来就做的很快,看似很长的队伍,其实没一会就排到他们。林惜抬头望着店里的菜单,嗯,丝袜奶茶,这个名字真怪。

“请问你们要点什么?”店员客气地问。

季君行不怎么喜欢喝这些甜的,于是他问林惜:“想喝什么?”

林惜也没喝过,她看了半天。

还是店员见她拿不定主意,主动推荐说:“要不尝尝我们店里的丝袜奶茶,这是我们的招牌奶茶,很多客人都喜欢。”

季君行没意见,他转头问林惜:“可以吗?”

林惜点点头。

店员见他们点了两杯奶茶,又问:“还需要其他的吗?”

林惜赶紧摇头:“不用了。”

只是她的话刚说完,突然,就听到咕咕咕地声响……

季君行下意识地朝她肚子看过去,惹得少女一下瞪大眼睛,否认道:“我不饿的。”

就是肚子突然叫了嘛。

季君行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原来都七点多了。

他扫了一眼店里的菜单,直接说:“再来一份咖喱鱼蛋。”

林惜还想阻止他,可是身边的小少爷已经拿出钱包付款。

没一会,他们点的东西都做好了。

季君行直接拿起两杯奶茶,用下巴点了点台子上的鱼蛋,“你先吃这个,我帮你拿着奶茶。”

林惜端起盛着鱼蛋的小盒子。

因为时间也不早了,他们打算折返回游戏厅,接上季路迟,一起去吃晚饭。

林惜走在路上用竹签戳了一颗鱼蛋,咬了一口。她很少这样一边走路一边吃东西,偏偏鱼蛋不快点儿吃又会冷掉。

两人上了扶手电梯的时候,林惜才吃完一颗。

季君行拿着奶茶,有点儿好笑地望着她。

林惜正好抬头,见他这么看着自己,低头看了一眼盒子里的鱼蛋,“你要不要吃一颗?”

季少爷哪里是喜欢鱼蛋。

他正要摇头,少女轻柔的声音已经在耳边响起,“张嘴。”

看过去时,林惜用竹签戳了一颗鱼蛋,举在盒子上方。

下意识中,季君行张开嘴。

林惜直接将东西喂进他嘴里,喂完之后,两人视线撞在一块,同时盯着对方看了几秒。

所以,她在喂他吃东西?

季君行直勾勾地盯着她。

在林惜垂头,用竹签不停戳盒子里的鱼蛋时,听到他说。

“嗯,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