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苏檀儿身背残剑

苏檀儿身背残剑小说

苏檀儿身背残剑

来源:追书云 作者:一冉 分类:短篇 时间:2022-10-28 17:32

在小说《苏檀儿身背残剑》中,作者一冉刻画了苏檀儿秦萧寒两人十分立体的人物形象,小说原名《 勿忘心安》。在这里我们也将为您提供全文完整版的阅读。小说主要讲述了前世苏檀儿有愧于秦萧寒,在对方为自己付诸一切的时候,她却算计了他,重来一世,她定好好弥补。

在线阅读
精彩节选
目录
相关资讯

“陛下是伤心过度,老臣开几服药给陛下,这几天切除劳心伤神,休养几日也就好了。”老太医啰啰嗦嗦的跟一旁的管事宦官交代着。

秦萧寒能够听到他们的声音,但是他却感觉这声音离他很远。

他在床上,怔怔的看着头上金色的帷幔出神。

管事宦官赵权将太医送走,一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秦萧寒。

他叹了口气,上前劝道:“陛下,老奴知道您难过,恕老奴不尊,公主已经去世多时了,但是您却一直不愿让她安葬,其实这个结果,对公主而言,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秦萧寒听完他的话,终于有了反应。

他双眼赤红:“好事?”

“陛下恕罪,老奴僭越了!”赵权吓了一跳,连忙跪下。

秦萧寒坐起身来:“大家之前一定都觉得朕疯了吧,明明她已经死了,却不肯让她安葬,但是,大家不明白……”

他的檀儿为了见到他,受了那么多的苦,他又怎样狠心让她长眠于冰冷的地下?

他相信国师一定有办法,无论有多难,无论等多久,他都不会放弃!

可是现在,檀儿的遗体已经没有了,他的心,也跟着死了。

“对了,会有国师的下落?”秦萧寒突然问道。

赵权愣了一下:“有宫人发现了他的尸体,就在存放公主棺椁的殿内,看样子,国师是想把公主的遗体带出去,可是却被掉下来的屋梁砸中,便和公主一同去了。”

秦萧寒闭了闭眼:“厚葬他。”

“是。”

赵权起身,正要离开,也被秦萧寒叫住了:“等等。”

“陛下还有何嘱咐?”

“传朕意旨,立苏檀儿为后,她的丧礼,你知道该怎么办。”

赵权微微一叹,点头称是。

……

苏檀儿的丧礼和封后大典是同步进行的。

大臣立于下首,每个噤若寒蝉。

从古至今,除了追封,哪有的确立死人为后,还要举办封后大典的?

但是,众人尽管满心嘟囔,却没有一个人敢出言上谏。

赵太尉立于前列,脸色铁青。

女儿的事,他已听说了。

这段时间,他托人明里暗里的帮忙。

但是,不论是谁,只要敢提及此事,无一例外的都被秦萧寒训斥了。

更有甚者,直接官降三级。

如此一来,便再无人肯帮赵玉如说话了。

如今秦萧寒封死人为后,这明摆着便是在打他们赵家的脸!

赵太尉暗自握拳,立誓一定要雪今日之耻。

……

三年后。

倭寇作乱,秦萧寒不顾众人阻拦,御驾亲征。

闽州。

“陛下,这是我们的人冒死拿到的倭寇布防图,请您过目。”

秦萧寒接过布防图,仔细查看。

除了他以外,几名主帅也都拿到了相同的布防图。

“陛下,难怪我们一直攻不进去,他们这地方就像一个大肚瓶,进入口狭小,易守难攻。”

另一名将领也点头附和:“对啊,这样的地形,对我们大军十分不利。”

秦萧寒颔首:“那水域是他们的地盘,我们从未深入,不过这只是水面上,水下的情况,还未可知。”

他的话,让众人眼睛一亮:“陛下的意思是,我们派人前往勘察地形,如果水下地形宽阔,我们可以先派潜游队进入敌人内部,来个里应外合?”

“正是,只不过这任务十分危险,记得一定要派可靠的亲近的人前往。”

“是!”

商议好下一步作战计划,众人纷纷离开,帐子里很快就只剩下秦萧寒一人了。

他默不作声盯着沙盘看了半天,转身走出了帐子,带着水汽的炎热气体一下子包围了他。

闽州位于祁国最南端,气候酷热,风景秀丽。

这时正是盛夏,有不少将士在外面纳凉。

秦萧寒不欲打搅他们,独自一人来到高处,远眺海面。

海浪声声,周而复返,让他乱了几年的心,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他突然想起,很多年前,苏檀儿第一世嫁给他的时候,曾对他说过,她希望自己有朝一日,可以放下京中的一切纷扰,云游四海。

她想要去领略沙漠的风光,闽州的海浪。

他还记得当初自己笑着拉住她的手,跟她说,有朝一日,他一定会完成她的梦想,带着她踏遍山河,共赏美景。

苏檀儿当时晶莹的目光,秦萧寒至今还记得。

他苦笑着要来摆头,那般的目光,怎么会是假的?!

半天,他轻叹一声,从腰间摸出一个珍珠手镯。

这手镯珍珠硕大,正是当时苏檀儿的东西。

秦萧寒将手镯放到唇畔轻吻:“檀儿,三年了,你还不愿回来见我吗?”

自打苏檀儿离世,已经过了三年。

这三年里,秦萧寒南征北战,将祁国的版图不断扩大,可越是这样,他的心却变得越来越空。

他发了疯一般的思念苏檀儿,思念她的一颦一笑。

他多么希望能够再见她一面,即便是在梦中。

但是,苏檀儿却一次也没有来过他的梦里,如同故意躲着他一样。

“檀儿,你是不愿原谅我,因此迟迟不肯来和我想见吗?”秦萧寒自言自语,“是了,我当初那样对你,你不原谅我,也是自然。”

他闭上眼睛,猛吸了一口气,“檀儿,别原谅我,永远都别原谅我,这样我死了之后,才有借口接近你……”

一阵脚步声传来,打断了他的心绪。

秦萧寒收起了手镯,闭了闭眼,再睁开的时候,目光已经恢复了一贯的清冷。

“何事?”

“启禀陛下,倭寇进犯!”

秦萧寒眼瞳一缩,声音立刻沉了下来:“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