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我的魔功是圣僧教的

我的魔功是圣僧教的小说

我的魔功是圣僧教的

来源:掌阅 作者:水心清湄 分类:古代 时间:2020-05-23 10:53

了凡阴秀儿的小说叫《我的魔功是圣僧教的》,这里提供我的魔功是圣僧教的阅读。了凡阴秀儿讲述:这辈子都是不了解七情六欲,清心寡淡的佛了凡心里都是慈悲为怀和普济众生。但是那修炼魔族功法的阴秀儿,却总想把那个高洁的圣莲给摘下来。

在线阅读

郝成仙曾经往这秘籍上涂了一层药水,让这秘籍上的文字消失了。

当时,阴秀儿得装作并不贪图的模样,连问都不敢问。

阴秀儿听到过不少江湖趣闻,据说药水遮掩的文字,多是水浸或火烤就可以把文字重新显现出来。

她打起来火石,好不容易生好,怀着莫大的期望,小心地将秘籍往上面一晒,只是等了许久,这丝帛上依然没有任何文字,阴秀儿心里一沉,又连忙将丝帛侵入水里,结果还是让她失望了。

还是没有字,看来是她江湖经验不多,或许还有其他法子可以破解这白纱无字的秘密。

她收了起来,既然有了这秘籍,那么她也不会放弃。努力回忆当时她临时从郝成仙手里的看到的文字和人形修炼图,然后按照那人形图一般修行,只是姿势做正确了,却没有任何作用。

想着口诀,可惜阴秀儿从未接触过,根本不明白什么意思。

无奈之下,阴秀儿躲在石头低下,脱下脏破的乞丐袄,又将发髻梳成男子式样,洗了脸后,从水中倒印出来的模样让她叹了口气,这又白又嫩小脸,还带了青楼都无可避免养出的一点媚态,任谁一看看就知道她是个女儿身。

好在有所准备,破袄子里藏着一些她从青楼里带出来的蜡,她早就计划过,如果要逃出去后用什么身份,一个穷苦瘦弱的少年是最方便她的,青楼姑娘都善长打扮,也许比不上江湖上的易容术,可将自己弄丑变黄,还是很简单。

将手、脖子都抹上,对着溪水看了看,稍感安全了些。

阴秀儿并未出阁,认识她的人很少,而且很大一部分都死在了飘香院,而如今她这个模样,没有见过她的人,是根本不会认出她来。所以,她再这么易装出行,可以说有六分安全了。

阴秀儿之前也没有路引和身法证明,不过从飘香院开始死人开始,她就瞄准了从死人身上拿到他们的路引。

路引是没有图像的,只是写了写某某身长几尺之类的大概长相,阴秀儿冒充下来毫无压力。

阴秀儿下了树林,之后她并没有走官道,她有的都是一些偏僻的小路。并非她胆子大,只是谨小慎微的性子,由不得她不小心。

至于强盗盗匪,在这一片被武林人士包围,正道大侠们不会介意为民除害,所以,这附近的山寨盗匪在一开始就全部龟缩不出。更何况,就阴秀儿如今模样,就是遇上了,对她这穿的普通,身上包袱都那么小,那些盗匪也没什么兴趣。

阴秀儿这一路走得很安生。

路上也有不少百姓从平安城赶去其他城避难,不管大路小路,都有行人。阴秀儿也听到了一些风声,平安城是彻底乱了,不仅仅飘香院被屠,还有好几家财主也被魔宗中人下了手,正道大侠们便不得不为其讨一个公道,这打打杀杀的,平安城已经传出要召开武林大会的消息。

阴秀儿偶尔停下来歇息,也会想想那和尚是否安全了,随后就自嘲自己多管闲事。

现在的她,也不安全得紧。

如今在外赶路,虽然不见有人拿着画像四处搜查,却也听到过往的江湖人对飘香院中有亲戚关系的都或多或少地被追问了,阴秀儿还发现,乞丐越来越少,小城的乞丐本就会比平安城多,这突然变少,阴秀儿不用想也知道原因。

看来如汀被抓住了,那么此时她如今这模样也会不安全。

如汀能说出乞丐,那些江湖人自然也会猜出,她可能做别的打扮逃跑,之所以现在搜查的人不多,只怕是他们都不认为她已经出了平安城。

这样一来,留个阴秀儿时间就更不多了。

她算了算,至少要需要到了北方,才能彻底将心放松下来。

而阴秀儿最快去北方的路线,就是走水路,水路只要上了运河上的船,比走陆路会出现各种没法预料的事相比,要安全得多。阴秀儿早早就打听过,平安城自向东行六百里,就可以到达南北相通的京南运河航线上的云州府码头。

阴秀儿不敢耽搁,日夜兼程,唯恐在陆地上被人阻拦住。

这一日,太阳开始西斜。

她看了看地图,距离云州府还有三百里,而离这最近的城镇云台镇,也有三十里,这还得走几个时辰。

阴秀儿的腿着实酸了,她瞧见前面有一座破庙,便撑着赶过去准备休息一刻钟。

破庙似乎荒了许久,阴秀儿这一踏入门口,就看见一个小小的身体在里面蠕动,阴秀儿扫了一眼,是个八九岁的农户孩子,黑瘦黑瘦的,脸上红烫,又似乎饿的只能趴在地上,他的眼神带着祈求。

阴秀儿犹豫了一下,然后轻触到这孩子的脸,果然……是高热!

她立刻起身就退出了破庙,这孩子是很可怜,但是阴秀儿不准备去管这事,她没有时间去救她,因为她不是大夫。

既然决定不救,那这破庙,阴秀儿也就不想待下去。

一路继续赶路,终于在天刚黑之时赶到云台镇。

阴秀儿很熟练地找了家不起眼的小客栈,要了个小房间,人住了进去,当晚就没再出去过。

第二天凌晨,阴秀儿就起来准备赶路,谁知道才出房间门,就瞧见低下穿着点苍派服饰的弟子问掌柜。

“这两日,有没有独行的男女住过客栈?身材这般瘦小!”说着,还比划了下。

阴秀儿脸色一变,现在竟然开始查独行的身材弱小的人吗?

当下,她退去了客栈后院,好在她的房间是最里头一间,阴秀儿此时不可能再从正门离开客栈。

找到了后门,阴秀儿就急促地走了。

客栈掌柜想了一会儿:“这么瘦小的倒是没瞧见过,大侠,可是要住店?”

就是见过,他也得说没见过啊,这群江湖人最会闹事,万一人查到了人,打起来砸砸桌椅板凳酒壶杯盏,他可没瞧见几个人赔过。反正他们形容得这么模糊,他当做不了解最是合适。

果不其然,这群点苍派弟子一听说没有,就没多一句话就走了。

随后,又有不少门派弟子过来问,找的还是同一个人。

客栈掌柜应付过后,就急急忙忙去催小二去人字四号房寻人,这人可不能再留在客栈了,就算昨晚那瘦小子不是各位大侠要找的人,人也必须走,否则一定会带累到客栈的,他可是小本经营,可经不起一场破坏。

“掌柜的,那小子走了。”

掌柜一怔,随后就恍然了,他背后顿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走了好走了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