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龙种

龙种小说

龙种

来源:掌阅 作者:水心清湄 分类:古代 时间:2020-05-23 10:39

楚妍皇甫晋的小说叫《龙种》,这里提供龙种阅读。楚妍皇甫晋讲述:从修仙界到封建皇朝,楚妍一直都没有想到自己都个没有灵根的废物,自己只是想回家而已。这一世,她遇见了皇甫晋这个皇帝,可是他也是很可怜的,后宫的妃嫔不过是把他当成个生育机器而已。

在线阅读

江州有二十二位秀女进入复选,楚环也被刷在了这一关。

楚倩被接到傅家养伤,楚环被刷下来正好与她作伴,只等楚倩完全好透,再由傅家派人送她们回余同。

楚妍知道这消息还是傅琪告诉她的。

说起这傅琪,便是傅瑜的嫡亲妹妹,楚妍未见过她,但是楚倩却认识的。

当年傅家和楚家常常走动,楚倩和傅琪两人便在儿时就认识了。

楚妍入了选,又是同在储秀宫学习规矩,傅琪便主动找上门来相交。

傅琪比楚妍大上一岁,似芙蓉而娇,又似莲花而洁,这样的人对于男人来说既会产生一种想征服的冲动,又会想好好呵护她。

修仙界很大一部分女修士都如她这般脱俗明媚,为修仙界增添了色彩。

傅琪的容貌举止已是秀女最出色的几位之一,此外在相交过程中,楚妍发现她的才艺非常好。

有家室有相貌又有才,而且傅琪也在为入宫侍驾而做努力。

相比在毓秀宫,储秀宫的规矩更严厉一些,在学宫廷规矩期间,曾有不少主位娘娘派了身边侍女前来训话,同时,也给予了几位秀女几份赏赐。

当然,这些以京城的秀女为主。例如傅琪就接到了太后和云妃的赏赐,引起很多秀女的排斥。

京城入选的秀女极多,甚至还有一些有名分的县主县君在这些队伍中,州府再有势力再有品貌的秀女在这些人眼里就显得无足轻重了,楚妍容貌虽然是上上之选,但是身份不足,加上她小心遮掩,费点功夫也便叫人忽略了去。

江州二十二人,分成了好几批,有些依附于京中贵女,有些如楚妍一般小心翼翼不问世事。

楚妍和高宝珠住在同一间房间。

高宝珠对待楚妍还是如以前一般热络,不过楚妍还是清晰地发现,她在京城诸多的名门闺秀面前再不复往日的开朗。

每天都安安静静地随着楚妍同进同出,规矩之极。

楚妍对于高宝珠这翻表现倒是松了一口气,高宝珠再如何有心机,只要不是想伸手到她自己身上,她就不会当一回事。

所以,高宝珠低调安静很是符合她的打算。

日子悄然而过,到底是贵女云集,储秀宫的人渐渐多了后,哪怕嬷嬷严防死守,还是惹出了一些事。

不过七天,就有秀女被撵出宫去,自个的名声也坏了个透,也有些秀女生了重病被送出宫治疗,不知脸上伤势会不会痊愈。

时间越来越临近殿选,小动作越发频繁起来。

楚妍这等小家之女也被一些人盯上,在学规矩的时候,脚底一滑,幸好反应极快用手撑在旁边的假山上,这地方,若是摔了,脑袋很有可能碰到假山上。

高宝珠就在楚妍旁边,连忙走过去将她扶稳。

“妍姐姐,你没事吧!”

楚妍顺着她的手起来,教授规矩的嬷嬷连忙赶了过来。

“楚小主怎么了?”

楚妍张开手,虽没出血,却擦伤得红了一大片,对于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这红了一片也真够疼痛的。

“小主太不小心了,快回去上药吧!”

楚妍咬了咬嘴唇,然后说道:“嬷嬷,这地方比别的地方滑得多,还请嬷嬷别让后面的姐妹们往这地方走了。”

楚妍的声音极小,只有身边的嬷嬷和高宝珠听到。

嬷嬷深深地看了一眼楚妍,楚妍似乎还没从惊慌中缓过来。

现在又这般悄声提醒,不知是真善良得为别人着想,还是想告诉她这地面有龌龊,让她查一查为她做主。

“奴婢知道了,楚小主放心吧!”

楚妍轻轻点头,嬷嬷挥来一个宫女,伺候着楚妍离开了。

嬷嬷派人将地面检查了一遍,赫然发现这地面的泥土被搅拌了油,因为搅拌在一起压在路上,不注意得话根本看不出来。

嬷嬷自然会将此事禀报上去,同时也在悄悄查探。

另一边,楚妍给自己的手抹上了嬷嬷派宫女送过来的药膏。

女人心海底针,若非早知道那地方有异样,她也不能及时反映过来。

没错,楚妍是故意的。

她看到地面异样,所以故意摔的,实在是这两天有些混乱,傅琪这秀女中的焦点时不时地找她,楚妍不想自己被盯上,所以干脆将计就计,呆在屋里不出门为好。

今日还只是个开始。

楚妍在房间里歇着,到了午后,高宝珠回来后给楚妍带了一个消息。

今天园子里埋了好几处油包,包括楚妍在内,摔了五个秀女。

只有楚妍和一个叫徐宁溪的秀女受了点轻伤。

说完后,高宝珠有些支支吾吾的,似乎还有什么话没说完。

“宝珠,还有什么事?”

“妍姐姐,我……我偷听王珏说了一个消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楚妍问道:“什么消息?”

高宝珠看了看屋里,然后将门关了起来。

“王珏给赵嬷嬷塞了好处,赵嬷嬷给王珏透露了一个关于皇上的消息。”

“你确定是赵嬷嬷?”楚妍没急着问什么消息,反而问她是不是赵嬷嬷。

赵嬷嬷是在御前伺候的,相当体面,是此次选秀教养嬷嬷最有权利的几人之一。

“我确定,我亲眼看到的,王珏很亲切地称呼赵嬷嬷为青姨,似乎早就认识了。”

楚妍说道:“别管那么多,你就是听到关于皇上又什么消息也忘了吧!”

高宝珠有些坐立不安:“我都听到了,心里跳个不停,忘不了!”

“忘不了也要忘!”

“皇上就在咱们储秀宫后面的半月湖,你说我怎么可以当做没听到!”高宝珠忧伤的说道。

半月湖?皇帝的行踪?

楚妍继续垂下眼看自己手上的书,这消息是真的又如何?

来个巧遇?

这虽然是机遇,可也可能是要人性命的陷阱。

“我什么也没听到。”

高宝珠跺了跺脚,娇声喊道:“妍姐姐,我们偷偷溜出去瞧瞧好不好?”

“王珏去了,我们去了又有什么用?”

王珏是江州秀女中最漂亮的,她去了,就是她和高宝珠去了,最亮眼的也是王珏。

高宝珠一听,顿时心凉了起来,冒着进入陷阱的危险前去做陪衬,这买卖的确有些不划算。

更重要的,高宝珠再怀疑这消息的真实性。

高宝珠忙扑倒床上,翻来覆去,显然是在纠结不已。

“妍妹妹?”

高宝珠从床上起来,很淑女地站起来,笑眯眯地看了楚妍一眼前去开门。

傅琪拿着一个药瓶,三两步走进来。

“听说你受伤了,给你带来了雪花膏。”

楚妍摇了摇头:“没事,嬷嬷已经派人送来了药,抹上两天就没事了。”

傅琪瞟了一眼楚妍的手,叹道:“还好老天保佑,妍妹妹你没有出事!”

楚妍也低声道:“我也被吓了一跳。”

傅琪拍了拍她的手:“没事了,嬷嬷会查出来了,这祸首可真是坏透了,定然会给我们一个交代的。”

楚妍温顺地点了点头。

傅琪笑了笑,陪着楚妍又说了几句话,半刻钟后,她起身道:“你好好养着,看到你没事我的心就放下了,有什么需要的,可与我说。”

楚妍站起来送她。

出门的关口,楚妍瞟见院子后半月口有一道粉红的身影一闪而过,似乎是王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