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愿流星不再追逐

愿流星不再追逐小说

愿流星不再追逐

来源:红袖 作者:麦小念 分类:短篇 时间:2020-05-23 10:38

《愿流星不再追逐》小说主角司徒昀姜亦瑶,是由作者麦小念所著,全文讲述了:姜亦瑶当初和前男友司徒昀分手,却不知道司徒昀一直心里记着她,这辈子非得到她不可,后来姜亦瑶发现,原来自己转来转去还是和他在一起。

在线阅读

姜亦瑶起床的时候头昏脑涨,睁不开眼睛,到盥洗室里照镜子一看,眼睛肿得跟个核桃似的。

幸好今天的戏在下午。

姜亦瑶用热毛巾敷眼睛,拨通了熊恺的电话。

“丫头,什么事儿?”听起来,熊恺心情很好。

“恺叔,《踮起脚尖吻你》这部戏的投资方是谁?”

这部戏是熊恺帮她安排的,她当时二话没说就接了,昨天看到詹晴妤时就觉得不对劲儿。

熊恺明知道她和詹晴妤不和,不可能让她俩接一部戏。这中间肯定出了什么问题。

“这是我们公司自己投资拍的,怎么了?”

“那你知道詹晴妤是这部戏的女一吗?”

“什么?!”熊恺大为震惊。

“果然。”

“你先来公司。”熊恺的声音沉了沉。

“好。”

通话结束,姜亦瑶刷了下微博,娱乐热点没有昨晚她和詹晴妤的有关报道,想来,詹晴妤已经着手解决了。

李雯开车送姜亦瑶来了公司。

电梯开合,里面有个打扮的妖里妖气的男人翘着兰花指,经过姜亦瑶时轻哼了一声,高傲地扭屁股走了。

“神气什么呀。”李雯撇撇嘴。

姜亦瑶漠然视之。

抵达七楼,熊恺办公室里。

姜亦瑶道:“李景辉又来骚扰你了?”

李景辉,就是那个娘娘腔,詹晴妤的经纪人。

“别跟老子提他!”熊恺道,“恶心死老子了!”

“我刚问了下张泽周,张泽周说借这次拍戏的时间,让你和詹晴妤好好磨合磨合,毕竟是一个公司的,要团结。”熊恺直接进入正题,“什么狗屁团结,拿一套冠冕堂皇的说辞糊弄幼儿园小朋友呢!真当爷爷吃素的。”

张泽周,詹晴妤的金主爸爸。

詹晴妤刚来公司就爬上了张泽周的床,之后不仅抢姜亦瑶的资源,还在外抹黑姜亦瑶。

其中最过分的是,两年前,姜亦瑶人消瘦得厉害,詹晴妤趁机散布谣言说她吸毒。一夜之间,姜亦瑶微博瘫痪,频频上热搜。

作为姜亦瑶的“老爸”兼经纪人,熊恺当机立断,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打昏詹晴妤,拖到小巷子里,扒光她的衣服,拍下裸照,匿名威胁她,要她亲自向姜亦瑶道歉,澄清吸毒谣言,否则,哼哼。

翌日,詹晴妤当着全网的面向姜亦瑶道歉了,澄清了谣言。姜亦瑶也去医院检查,拿出证明,并称吃坏肚子才瘦得厉害,邢妍可也站出来力挺姜亦瑶,才堪堪堵住网友们的嘴。

然而,这件事造成的影响已经无法挽回,成为姜亦瑶演艺事业覆灭的最后一把火。

姜亦瑶道:“这套说辞肯定是詹晴妤的借口。”

詹晴妤被人抓住了把柄,表面上安分守己,背地里耍阴招。

姜亦瑶看向熊恺:“你说她把我弄进这个剧组想干什么?”

熊恺不屑一顾:“管她想干什么,只要让爷爷抓住她小辫子,爷爷立马掐死她。”

这话怎么听怎么幼稚。

姜亦瑶玩笑道:“恺叔,你真的38岁?我看着怎么不像啊。”

“怎么?敢嘲笑爷爷老?”熊恺眯眼道。

“不敢不敢。”

“别岔开话题!”熊恺严肃道,“拍戏的这两个星期你提防点儿她,免得她又抽风。”

姜亦瑶敛住玩笑,点头道:“我知道。不过我挺好奇她究竟会干什么。”

“你别以身犯险。”

“不会。”姜亦瑶顿了顿又道,“听说张泽周盯上了公司新签的女艺人?”

张泽周利用他在公司老总的身份睡了不知道多少个女艺人。

他轻蔑道:“可不是嘛!一匹老种马!”

“啧,我听说还挺漂亮的。那詹晴妤的地位不就岌岌可危了?”

……

从办公室里出来,一个青年正要进去。

青年愣了下,向姜亦瑶笑笑,打招呼:“亦瑶姐。”

姜亦瑶点点头。

青年细皮嫩肉,唇红齿白,宛如精致的洋娃娃,正是熊恺带的新艺人舒筠。

舒筠扬起笑脸,道:“亦瑶姐,我听说你最近接了部戏,对吗?”

姜亦瑶停下,道:“对。怎么了?”

她对这个大男孩还挺有好感的,又乖又有礼貌。

舒筠满眼期待地看着姜亦瑶:“那我可以去探班吗?”

姜亦瑶顿了下,不忍心拒绝他,便道:“可以。只要你有时间。”

“真的啊!”舒筠放大笑容,满脸写着开心。

“真的。”姜亦瑶跟着笑了,“你不是来找恺叔的吗?快进去吧!”

“哦!好!”

-

姜亦瑶等着电梯。

刚才在办公室里:

姜亦瑶道:“我等下去张泽周面前卖下惨。”

熊恺右边眉毛往上挑,惊讶道:“卖惨?”

“嗯。探探张泽周的口风。”

熊恺沉默了一下,“真打算出手了?”

“嗯。”

熊恺又沉默了一会儿,叮嘱道:“到他办公室,要注意点儿,别着了他的道。”

“嗯。我知道。”

……

“叮”一声,电梯到了。

造孽,里面只有李景辉一个人。

姜亦瑶很想等另一部电梯,实在不想闻到他身上的香水味儿,刺鼻的很。但另外几部电梯都很不给力。

姜亦瑶踏进电梯,站在电梯边上,离他最远的位置,按下十五楼。

李景辉边看手指边叹息道:“唉,我这也不知道是哪里霉运,一天碰见丑女人两次。”

一开口就是娘兮兮油腻腻,姜亦瑶打定主意不理他。

骂骂詹晴妤,还有利于她练普通话,但跟这位娘炮一般见识,太没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