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司先生,别来无恙

司先生,别来无恙小说

司先生,别来无恙

来源:粉色书城 作者:小鱼鱼儿 分类:言情 时间:2020-05-23 10:38

现代言情小说《司先生别来无恙》的作者是小鱼鱼儿,该书主要人物是林浅司逸寒,司先生别来无恙小说讲述了:林浅和司逸寒的关系不过就是一场交易,她就是一个代孕的工具而已,却没有想到竟然意外的成为了自己孩子的营养师,被司逸寒给抓住。

在线阅读

林浅一大早就到机场接机,一群3-5岁的小朋友成群结队,每个孩子都是身价不凡。

“王老师,这里!”林浅看到一群孩子从VIP通道走出来,挥了挥手里的牌子,王老师带着一群孩子走过来,随行的家长下午出发,听说是某个大佬家长,事情没有处理好,拖住了节奏。

“老师好!”一群小朋友看着漂亮的林老师,快乐的喊了句老师好。

司安个子高,站在队伍后面,虽然不爱吃饭,司家给他的营养却是足的,司逸寒身高足足有一米九,司安遗传了他,才三岁就有五岁小朋友那么高。

林浅一出现,司安的目光就被吸引了,好像他梦里的妈妈。

林浅也注意到了他,漂亮的小男孩,身材消瘦,大大的眼睛却好像有星星,这双眼睛好熟悉。

林浅冲她一笑,温和的笑容,让安安心里一暖,被笑容感染,自然的回了一个笑。

却感觉一阵眩晕,王老师惊呼的声音,还有小朋友慌乱的声音,司安最后感觉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像是妈妈的味道。

林浅看到司安要摔倒的时候,身体先思想一步冲了过去,把司安抱到怀里。

看着司安苍白的小脸,瘦弱的身体没有一丝重量,心莫名地揪着疼。

王老师过来想要接过司安,林浅侧了侧身子,并没有把孩子交出去,温柔地说道:“我来吧,王老师,小朋友我都不熟悉,要你带着他们,我抱他吧。”

王老师想想也是,就让小朋友们排好队,外面是园长派来的大巴车,司安因为晕倒,林浅打了车去医院。

“林女士,你孩子有重度厌食症,是饿晕的。”司安躺在病房里输营养液,主治医生和林浅说了情况。

林浅心疼的看着病床躺着的男孩,纤长的睫毛卷翘,她早就觉得这个孩子瘦弱的不正常。

还带着莫名的熟悉感,她的孩子估计也应该有这么大了吧,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吃饭。

林浅托护士小姐帮她看着,醒了给她打电话,到就近的饭店借了一下厨房。

她见过资深厌食症患者,第一次见到这么小的孩子有厌食症,很多厌食症的人有的是因为节食减肥,最后导致对食物失去了兴趣。

轻微的患者,只是不爱吃东西,但是能吃下,重度患者直接看到食物就作呕。

林浅用面粉捏了一个雪白的兔子,用胡萝卜汁染了色,做了一个胡萝卜,刚做好,护士就打来电话,说孩子醒了。

林浅将食物装好,带回医院。

司安规规矩矩的坐在床上,大眼睛期待的看着门口,刚刚护士姐姐告诉他,是他妈咪送他来医院的,安安知道自己没有妈妈,应该是机场的漂亮老师,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护士姐姐说她是自己妈咪,他心里甜丝丝的,如果是他妈咪就好了。

“宝贝,醒了啊。”林浅一到门口,司安大大的眼睛里就盛满了星光。

听到林浅喊他宝贝,羞涩的抿着唇,低着头,点了点脑袋。

林浅被他可爱的样子逗得一乐,小孩子竟然害羞了起来。

“老师给你带了东西,猜猜是什么?”林浅把手被在后面,司安看到林浅蹭在脸上的面粉,脸色微变,又看着漂亮阿姨期待的目光,抿唇笑了笑。

林浅把他的反应都看在眼里,这个孩子太聪明又太懂事了,肯定是知道带的吃的,吃不下又不想她不开心。

她心头抽了抽,搬了一个椅子坐到司安面前,把身后的东西拿出来,打开病床的小桌子。

“就知道小宝贝猜不到,当当当,一只可爱的小兔子和胡萝卜。”

司安猛地眼睛一亮,伸出手指戳了戳小兔子。

“叽咕叽咕!”林浅在旁边配音。

司安大眼睛弯了弯,嘴角漾起一个漂亮的梨涡。

“小宝贝,老师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司安羞涩的点点头,叫小宝贝也太羞了,他低声道:“老师叫我安安。”

“安安宝贝!”林浅好笑的喊了声。

司安脸色又是一红,接受了这个称呼。

“你看从前有只兔子,它有个胡萝卜,它特别喜欢这个胡萝卜,但是它呢,喜欢和好朋友分享,兔子喜欢它的好朋友,就会把萝卜让出来,它的朋友却拒绝了胡萝卜拒绝了小兔子的一番好意,后来小兔子扔掉了胡萝卜,再也不交朋友了,一个人孤独的去世了。”

司安眼神闪烁,小孩子都是善良的,它心疼小兔子,如果他是兔子的朋友的话,一定不会拒绝小兔子的。

“其实啊,小兔子的朋友并不是不喜欢吃胡萝卜,只是觉得小兔子更喜欢胡萝卜,它的朋友希望小兔子吃喜欢的东西,就拒绝了。”

司安眸中闪过一丝遗憾,原来不是不爱,只是彼此没有说清楚。

林浅揉了揉司安的脑袋,笑吟吟地说:“安安,如果你不喜欢就要说出来,不然大家都会误会的。现在小兔子想和你交朋友,把胡萝卜让给你,你要尝尝吗?”

司安心思都被故事吸引,心里对食物的排斥小了点。

点了点头,用小手接过胡萝卜,轻轻的咬了一口,胡萝卜的清香溢满他的嘴,他竟然没有反胃。

司安顿了顿,又咬了一口,最后把一整只胡萝卜都吃掉了。

安安亮着眼睛又戳了戳小兔子,林浅装作小兔子说:“安安小朋友,我们是朋友了!”

司安好笑的扑进林浅的怀里,小声说:“老师的怀抱像妈妈一样温暖,私底下我可以喊你妈咪吗?”

林浅心尖一颤,鬼使神差的应道:“好。”

司安垂了垂眉眼,心跳的很快,他有妈妈了。

他轻声叫着,似乎是害怕打破梦境:“妈咪。”

“哎,安安宝贝!”林浅摸了摸他的头发,轻声应着。

林浅又哄着司安吃掉一只面兔子,司安吃完,沉沉的睡去。王老师把学生安顿好,就到医院接替了林浅,林浅听说孩子的父亲刚刚也下了飞机,正往这边赶。

她收拾好餐具,摸了摸司安瘦削的小脸。

出了医院的门,一辆林肯停在门口,一群黑衣保镖簇拥着一个男人,林浅余光扫到,只觉得莫名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