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重生七零,萌妻是土豪

重生七零,萌妻是土豪小说

重生七零,萌妻是土豪

来源:微小宝 作者:肥皂 分类:言情 时间:2020-04-21 11:01

《重生七零,萌妻是土豪》讲述了李红旗陈子昂之间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由肥皂所写的重生七零萌妻是土豪在线阅读,小说讲述了:李红旗回到了自己的十七岁。重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上辈子害得自己下半身瘫痪的院子里的老树给砍了。为了不重走上一辈子的弯路,李红旗决定扫除一切障碍,没能继续读书的遗憾,嫁给没有上进心还家暴的杨建业的后悔,一切的一切她都要从头再来好好过。

在线阅读

“哎——”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三兄妹一惊。

李红旗应声寻去。

墙上有人。

乌漆嘛黑的看不清脸,那墙上的黑影冲他们招手。

“别要钱不要命了,快进来。”

随着说话声,就听噗通一声,有人从墙上跳下来把门打开,说话那人还在墙上。

这么两句话的功夫,身后的三道街上传来有人被抓的争执声,伴随着呵斥惊叫让人胆战心惊。

李红旗一点没犹豫,爬上车擒住李平的手腕就朝那扇门里闯。

噗通,噗通,三个人的心跳在同一个频率,对视一眼,都有劫后余生的味道。

有手电筒的光扫在脸上。

李红旗挡着眼睛朝一边躲,看见有人从墙上跳下来,另一个人拿着手电在照他们。

拿手电的那个把碰上的门打开,撅着屁股说:“你们要是敢把车上的水桶什么的拿进来,车子估计还能保住。”

这架大车是李家唯一的大件。

要不然李平也不会死抓着不放了。

可街上的吵闹声仿佛近在咫尺,说不定一露头就被抓个正着,被抓到更完蛋。

李平还没做决定李安那个愣头青顺着门缝就出去了。

李红旗差点骂娘。

叮呤咣啷的一阵响。

李安怀里抱着,手里提着,又从门外跑回来。

砰——

“哎呦~”

关门的一刹那,胡同口一个男人撞在车子上,疼的叫唤。

“这是谁的车子?”

“谁把车子放这儿了?”

男人吆喝了两声,其他人拿着手电走过来。

就听他们乱哄哄的说什么‘没人认领就弄走’的话。

卡主的车子进去难,一拽就出来了,等闹哄哄的动静走远,李安趴在门缝里看了眼。

“车子没了,”他哭丧脸。

“还能有才怪,”拿着手电筒的人又在李红旗他们脸上乱照。

挡在弟弟妹妹前面,李平心有余悸:“幸亏有你们帮忙,要不然我们就被抓了,谢谢你们俩了,小兄弟叫个啥名字?”

“我叫刘小旺。”

嘎嘣脆的刘小旺又把光朝李红旗照,笑着说:“你们胆子可真够大的,没瞅见黑市里面都没人拉着车子吗,就是因为不好跑。”

“我们头一次,”李平心疼的朝门外看,隐约看到几两自行车闪过。

“你老照我姐干啥?”李安皱着眉不高兴的对上刘小旺。

这小子一直拿手电晃他们,故意的那种。

“哈,”刘小旺还是乱照一气,换了种哭笑不得的口吻说,“真够可以的,我们这算是救了你们,你姐连个招呼都不打?”

嗯?

李红旗有点懵,瞬间意识到这俩人可能认识自己。

另一个没吭声的人走过来搭着刘小旺的肩膀。

他个子高高的,痞痞的目光放在李红旗脸上。

“二姐,你们认识啊?”李安疑惑。

个高的那个身板结实,视线不好也能看出来他很白;刘小旺单薄,俩人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样子,是两个大男孩儿。

“啊,那啥,是认识。”

认识个球,李红旗完全想不起来,含糊其辞的道谢。

高个子的男孩儿嘴一撇:“不用谢,外面没人了。”

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还是谢了又谢,不敢在别人多耽搁,三个人拿着剩下的桶出来了,走出老远才想起来忘了请教人家大车怎么弄回来,实在是刚才的事太惊险,直到现在还有点后怕。

被抓住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天还没亮,也不好在返回去打扰,三个人只好先回家。

这一夜,又是刺激又是惊险,竟没觉得累。

没到家天光便大亮了,没忍住,半路上就把一直捂在兜里的钱拿出来数。

一大把的零钱,一毛的,一分的,全都展开一个个的数,对待亲妈李安都没这么温柔过,直数了五遍。

“大哥,二姐,你们猜猜,猜猜卖了多少钱?”李安的嘴都咧到耳后根了。

一百多斤的鱼,五六十斤的黄鳝等,卖的差不多,剩下的全在水桶里,当时李安这个精明的小子把大水桶拽下车放在墙边,那些检查的人竟然也没发现。

至于卖了多少钱……

“二十多块钱总是有的吧,”李红旗猜。

“3……”

兴奋的李安转动着眼珠子把声音收住,扒着李红旗和李平的肩膀小声兴奋。

“34块7分,另外还有10斤白面票,三斤的肉票,大哥二姐,咱们发了,发财了。”

快被晃散架了,李红旗的余光看到大哥脸上的笑意一闪而逝松开的眉头又皱起来。

她动动肩膀把李安甩开:“别扒过来,热死了,有点出息。”

这样的天气走那么远的路,一旦停下来汗流浃背,不过三十多块钱对李家的情况而言确实是一笔巨款。

至于李安,这小子长这么大兜里揣过的钱没超过两块。

“天不早了,要不大哥你先回去,我跟李安去趟镇里把卫生所的钱还了,顺便我俩在回城问问架子车的事,”李红旗知道,自己不这么说大哥肯定不放心。

“哦,”有点走神的李平习惯性板着脸交代几句,又说,“问问就回来,别惹事,车的事有我呢。”

一个架子车价值好几十块钱呢,就那么没了,总得想想办法。

而且李红旗也不想因为差点被抓的事弄的大家没信心。

等李平走了,他们歇了会儿去镇上。

镇子就是个比较大的村庄,卫生所里面倒是人满为患,还医疗费花了七块六。

“走,累了大半宿想吃什么买什么去,”李红旗一眼瞅过去,镇子的街被看了大半,除了一个供销社外就一家卖饭的。

“我想吃面包!”李安目光炯炯的看着供销社。

“啪,”照着头拍一巴掌,李红旗戳他脑瓜儿:“出息吧,面包就那么好吃?”

“每年过生日的时候咱妈才给买个面包,一共我就吃过五次,还加上你生病那回,”李安委屈,现在揣着一沓巨款,就想吃面包。

“是姐不好。”

上一世,家里有点钱就给她看病吃药,要不是忽视了李安,他也不至于走上那条路。

二话没说领着弟弟进了供销社。

一进门,售货员就冲他们喊:

“为人民服务。”

买个东西还得对暗号!

李红旗肠子都笑到打结,表面镇定。

她说:“坚决不走资本主义道路。”

“同志要啥?”售货员笑着问。

“十个面包,”李红旗看着货架问李安十个够不够。

嗯嗯啊啊的,李安眼睛一直看着货架处摆货的姑娘。

李红旗瞅了那姑娘一眼,见她浓眉大眼,身段单薄,看着怪好看的。

暗笑弟弟人小心大,她要了十个面包。

“咋要这么多?”售货员一边拿一边问。

一个面包3毛5,比一斤鱼都贵,是奢侈品,谁没事会买这么多,李红旗掏出被压平的毛钱给她,胡扯说自家来了亲戚。

出了供销社李安的眼睛还长在人家姑娘身上。

找个地儿随便坐着,李红旗把北冰洋橘子汽水打开,淡淡的橘子味儿有种异香,顿时勾出不少回忆。

有多少人的童年以能喝这种汽水为荣?

“唔,真好吃,天天能这么吃就好了,”一口面包一口汽水,李安脸上的表情跟吃山珍海味似的。

看着傻弟弟,李红旗心一酸:“以后咱们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对,卖鱼的事还得接着干,不能被吓破了胆,”吃着也没忘了这事。

“那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