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 >> 

相思何处闻笛声

相思何处闻笛声小说

相思何处闻笛声

来源:上品文学 作者:小米 分类:短篇 时间:2020-04-20 11:57

《相思何处闻笛声》主角是夏子熙萧衍。为您提供独家相思何处闻笛声夏子熙萧衍全文免费阅读。在夏子熙的心里萧衍可以大过一切,她为了萧衍可以心甘情愿的去做任何事。萧衍说自己可以照顾夏子熙却独独不能爱上她,当夏子熙终于离开时,萧衍才惊觉自己早已情根深种。

在线阅读

“小姐,您就稍微多吃一点吧。”夏子熙提拔了一个小丫头来照顾自己的衣食起居,现在,那个丫头正苦恼着劝导她。

自家小姐什么都好,就是身体实在是太差了。

每顿吃半碗饭都算多了,那身子弱不经风,每每穿衣的时候,那纤细的手腕都让服侍她的玉兰心惊胆颤,

生怕不小心就折了。

夏子熙轻轻地咳嗽了两声,笑道:“今天已经吃了大半碗了,实在是吃不下了,再说了,就算现在大夫在这里,也会说要‘少吃多餐’啊。”

自从萧衍说得胜归来娶她之后,夏子熙又活了过来。

她开始再一次学着微笑,学着为每一天的到来而充满希望。

要努力更加健康向上,要让将军回来的时候看到一个健健康康的我啊!

她不在抗拒那些苦涩的药,哪怕每一次都像是在喝胆汁,她任然每天都不落下,喝药如喝水。

她开始练跳舞,开始锻炼身体,开始不再熬夜。

就连偶尔如梦的哪个孩子的哭泣,夏子熙也已经能够坦然地面对他。

那是自己的自私和胆小,不过只是自己跨不过去的愧疚心魔。

而现在,对不起,我要向前看了。

将军既然说了在前面等他,那无论如何都好,我都要认认真真地往前跑啊!

夏子熙每天都会在小佛堂里抄写佛经。

她一遍遍抄写着,为萧衍祈祷着。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佛,如果神真的能听到人们的愿望,求求你,让将军平安归来吧。

“小姐,就算是担心,也不用写这么多吧……你的手可受不了这种操劳。”玉兰又一次试图阻止夏子熙没有时间概念的抄写。

每天只有这个时候,夏子熙会忘记萧衍的叮嘱,沉浸在那份心情里。

“没事的,玉兰,只是这样子抄写而已,手指真的不疼的。”

“而且啊,传说中,如果能抄写一万遍,就会心想事成哦!”夏子熙看着佛经的目光温柔缱绻,就像是看到了未来。

“你家小姐我啊,有一个很大很大愿望,所以要很努力地抄写,希望能感动漫天的神佛,满足我的愿望啊。”

“小姐!就算你这么说,一万遍那里是那么快就能抄写完的?”

玉兰不由分说地把夏子熙的纸和笔收起来,装出了一幅很不高兴的表情。

“玉兰要照顾好小姐的身体,所以,今天不许抄写啦!”

夏子熙笑着点了点玉兰的鼻尖:“就算不抄写了,今天可还没念经呢。”

“好啦,我知道你担心我,我就念一会儿,你先下去吧。”

哪怕玉兰再担心,她也只能离开小佛堂,毕竟夏子熙是她的小姐。

等玉兰完完全全消失了踪影,夏子熙的笑脸才渐渐消失了。

就像是有一层忧郁的面纱蒙在了她的脸上,让她感受不到一丝快乐。

她怎么会笑得出来呢?那些假装的快乐,都不过是为了将来将军回来的时候,她可以骄傲地告诉他,将军,子熙真的一直都有很听话。

子熙每天都有很努力地配合大夫,每天喝药。

子熙每天都有很努力地养好自己的身体,好好吃饭,好好锻炼。

子熙每天都有很用心地等着将军,一直一直在这里等你。

可是当只剩下夏子熙一个人的时候,那些无穷无尽的担惊受怕就会一遍遍涌上来,就像是怒嚎着拍打悬崖的惊涛骇浪。

夏子熙怎么能不担心呢?

那是将军啊!那是夏子熙小心翼翼捧在手心里的将军啊!

从小到大,萧衍每次被练武师傅打得龇牙咧嘴的时候,夏子熙总是哭的比萧衍更伤心,因为她心疼。

每次萧衍受到挫折不如意的时候,最担心的就是夏子熙。

无论何时何地,夏子熙都是那么认真地喜欢着萧衍,把他放在自己目所能及的地方默默注视着。

怎么能够不担心啊!

29.没有未来的希望

夏子熙就这样一天天地瞒着大夫和玉兰,为萧衍担心着。

后来,夏子熙几乎不能正常入睡,她一闭上眼睛就是萧衍满脸鲜血的样子,满脸遗憾和不甘的絮絮低语。

“子熙,对不起,我不能回去了……”

“答应你的婚礼,没有了,你一定很生气吧。”

“子熙……”

不要!

每夜,夏子熙都从这样的噩梦里惊醒。

她不详的预感越来越重,到最后变成了夜夜偷偷抄写佛经来让自己安心。

将军每一次都安安全全地回来了,这次一定也是一样的,不要自己吓自己了,一定,一定会平安的。

就在夏子熙日复一日的担心里,战报送到了京城。

“玉兰!玉兰,消息到了吗?”夏子熙满怀希望地看着玉兰。

一定是捷报吧?将军一直是出了名得用兵如神,哪怕这场仗不好打,将军也一定会胜利的吧?

对啊,那可是将军啊,是自己永远信任的将军啊。

夏子熙脸上的表情是笑着的,是笃定的,一定是捷报啊,因为他说过了会胜利回来的。

萧衍,从来没有骗过夏子熙啊。

可是她却没有等到玉兰肯定的回答。

玉兰的脸色很差,眼神躲闪着不敢和夏子熙对视,哆哆嗦嗦地攥着那张战报,却不敢给夏子熙。

“……玉兰?”夏子熙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小姐,战报传来了,我军粮草不及时,导致节节败退,消息传来的时候,将军,将军和突厥死战,最后在草原上被……”

夏子熙的面色一点点灰败了下去。

“……骗人的吧。”

“玉兰,你不要骗我,这一点都不好笑,将军怎么会……”

“那是百战百胜的将军啊!他怎么会战败呢!他,他说好了回来就娶我的啊!”

夏子熙哭喊着,她拼命地晃动着玉兰的手臂:“好玉兰,你跟我说实话啊,你在骗我对吧,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啊!”

那是将军啊!

玉兰只能哭着回答她:“小姐,你不要这样,小姐……”

夏子熙猛地一把从玉兰手里夺过战报,却颤抖着不敢打开,那张纸在她眼里,就像是什么洪水猛兽。

夏子熙忽然冷静下来:“……将军的尸首,找到了吗?”

“无论如何,至少将军的尸首,会送回来吧?”

“小姐……说是,说是那块地盘已经完完全全是突厥人的了,根本没有大梁人敢去为将军……为将军收尸。”

“没有尸体,没有尸体。”夏子熙神经质地重复着,“既然没有尸体,将军一定还没有死!”

“将军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死了呢?当初将军率领着三万人对阵十万大军的时候,尽管那么难,他不是还是胜利了吗!”

“将军一定还没有死!”夏子熙一瞬间激动地双眼发亮,“对,将军,将军一定没有死,他一定在那里等我去找他!”

夏子熙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玉兰,为我准备马车,我要去边城,我要去边城,将军,将军一定在那里等我!”

“小姐!”玉兰终于忍不住了,她大声喊道,“小姐!你清醒一点啊,将军已经战死了!没有人在边城等你!小姐你这副身体,去边城你会死的!”

她痛哭着,仿佛感染了夏子熙的绝望:“小姐,你不要这个样子啊……”

“如果去边境会死的话……那就让我死啊!”夏子熙一点一点软瘫下来,无力地坐在了地面上,“我一点都不想活在这个没有将军的世界上啊!”

“为什么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一个人这么寂寞地喜欢了你那么久。”

“你一直都说是把我当妹妹,骗子,哪有人会用那样的眼神看妹妹的。”

“但是我从来没有拆穿过你,因为,因为妹妹也没关系啊,如果你不想的话,我忍耐了这么久了,我一直痛苦了这么久,再久一点也没有关系啊。”

“为什么忽然又跟我说,等回来就娶我?”

“为什么,给了我这样一个根本就没有未来的希望啊!”

30.为你奏一曲上邪

夏子熙又一次咳出了鲜血。

自从那天收到战报之后,夏子熙的身子就越来越差。

她似乎终于完全放弃了治愈自己,她不再喝药,放弃了一切治疗的方式。

“小姐,奴婢求求您了,您的身体不能这么糟蹋啊!”玉兰只能一次次哭着试图让她对自己好一些。

可是夏子熙只是摇头。

“玉兰,药可太苦了啊,我已经不想再为难自己了。”

“小姐!这怎么能叫为难自己呢!”玉兰急地几乎快疯掉,“就算是将军,肯定也不希望你这么对自己的啊!”

听到将军二字,夏子熙晃了晃神。

“是啊,将军见到我这样,肯定不会高兴的。”夏子熙喃喃自语,“可是那又如何呢?反正,反正他已经不可能跑到我面前来责怪我了啊。”

“将军,如果你能看到,如果你能听到,你一定气得火冒三丈吧。”

“求求你,将军,哪怕到我的梦里骂我也好,我真的好想你啊……”

“小姐……”玉兰不知道该怎么样安慰夏子熙。

她知道,小姐已经太痛了,已经痛得不想要压抑自己了,所以才会这么绝望地哀求着上天。

为什么这个世界要对小姐这么残忍呢?

夏子熙和萧衍的种种,玉兰都清楚,这一刻,她只为自己的小姐感到不值。

相处的这段日子,玉兰清楚地看到了,这位小姐啊,是一个多么温柔可爱的女人。

她对一切都充满了善意,奈何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回馈给她半分。

夏子熙手中还捏着一张树叶,一张曾经光滑的、饱满的、充满了生机的树叶。

但是因为被摘下来太久,树叶已经完全失去了光泽。

夏子熙轻轻把树叶凑到嘴边,试图吹奏,却只能听到不太悦耳的气声。

那是那晚在城郊,夏子熙吹奏的那一片树叶。

果然,时间过去这么久了,树叶已经完全干枯了啊。

有点可惜呢。夏子熙抚摸着那片树叶。是为将军吹奏过的叶子呢,本来想好好保存的,但是……

完全没有办法让它保持原样啊。

夏子熙轻轻叹了口气,对玉兰说:“玉兰,去为我找一些树叶吧,要我手中这样的、光滑饱满的树叶。”

尽管十分不解,玉兰还是很快就为她找来了树叶:“小姐,叶子有什么用吗?”

“这个是草笛哦。”夏子熙想到了那晚为萧衍解说时的情形,嘴角难得带上了一丝笑意。

“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树叶,这种能吹出声音的叶子,我们一般叫它‘草笛’。”夏子熙像是背诵一样说道。

每一次和萧衍象出,那些点点滴滴,夏子熙都记得清清楚楚。

于是夏子熙轻轻地吹奏起来。

上天呀!我愿与你相爱,让我们的爱情永不衰绝。

除非大山失去了棱角,除非滔滔江水干涸断流。

除非凛凛寒冬雷阵阵,除非炎炎酷暑白雪纷飞。

除非天地相交聚合连接,我才敢将对你的情意抛弃决绝!

“小姐……这是什么曲子?”这首曲子里那绵绵不绝的爱意,让玉兰忍不住湿了眼睛,“为什么听起来,又感动,又悲伤……”

夏子熙恍惚地笑着,她开口唱道:“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将军,那日,我为你吹奏的思帝乡,是我对你矢志不渝的勇气和决心。

虽然你已经听不到了,但是我还是想为你奏一曲上邪。

这是我对你的爱,将军,在那片陌生的土地上,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31.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那几天,将军府的一切都是灰白的。

萧衍战死的消息一度让所有人都感到不可置信和恐慌,那个大梁的不败战神,最后竟然以一种可笑的方式战死沙场。

粮草未至,竟然是因为粮草迟迟未至啊!

那粮草押韵官是如何被革职问斩,已经没有任何人关心了。

人心惶惶,所有人都数着日子等着,等着终有一日,突厥的铁蹄踏破大梁的城门。

谁都知道,萧衍是大梁最后的屏障,他是他们最坚强的壁垒,最坚固的后盾。

突厥人一定笑疯了吧?他们最忌惮的人,世界上最后一个能阻碍他们铁蹄的大梁人,竟然就这么可笑地死在了官场斗争里。

都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恐怕萧衍自己都没想到,最后会迎来这个结局吧?

如果他知道了这个,会不会后悔自己最后给了夏子熙希望呢?

但是这一切都已经与萧衍无关了。

那些萧衍奋力保护的人们啊,他们咒骂着朝廷的无所作为,哀悼着萧衍的英年早逝,他们痛恨那些贪官,却又无能为力。

而当终于明白自己的将军是死在这些官员们的明争暗斗之下的夏子熙,她又能做什么呢?

她不过是一介布衣,她无法向那些黑了心的官员们为自己的将军讨回公道。

她只能在痛苦怒骂之后,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尽最后的努力,为自己的将军举办一场风风光光的葬礼。

将军府飘着白底黑字的的挽联,这个生前为国家出生入死的将军,死后甚至只能得到一个衣冠冢。

夏子熙亲手一桩桩一件件料理完了萧衍的后事。

那些前来吊唁的大臣官员,那些自发跟着棺木送葬的百姓,一切的一切在夏子熙看来都是黑白的。

她勉强笑的得体,迎来一批批吊唁的人,又一批批地送走他们。

夏子熙站在那人来人往的灵堂,恍惚间却又觉得全世界都只有自己一个人。

“小姐,你已经忙碌了一天了……回房间休息一下吧。”玉兰担忧地看着夏子熙。

将军一走,夏子熙就挑起了将军府的大梁。

如果没有小姐,将军府现在都不知道乱成什么样子了吧?

但是玉兰真的很担心自家的小姐,她亲眼见到了夏子熙为了萧衍的死是多么悲痛欲绝。

怎么能有人在短短的几天里收拾好那么痛苦的心情,甚至还笑着为他送葬呢?

小姐,在你的笑容底下,到底藏了多少的痛苦……奴婢,真的很想为你分担啊!

玉兰张张嘴,却只能苦笑着说不出更多安慰的话语。

说得再好听,在小姐看来都是没用的吧。

夏子熙疲惫地笑了笑,像是戴上了一张隔绝世界的面具。

“玉兰,你下去吧,我还要为将军守夜呢。”夏子熙缱绻地抚摸着手底的棺木。

她的将军啊,最后连落叶归根都做不到。

“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