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霸道总裁很专情

霸道总裁很专情小说

霸道总裁很专情

来源:掌中云 作者:鸿无 分类:言情 时间:2020-05-14 21:53

《霸道总裁很专情》小说作者是鸿无,这里给大家整理了许诺梁慕宸霸道总裁很专情小说全文在线阅读。许诺因为一场意外的附加游戏,而陷入了梁慕宸的圈套里面,从此再也么没有机会从梁慕宸的是世界里面抽身,许诺只想要逃离。

在线阅读

在宴会上人多眼杂,许诺不敢多问,但她有一种直觉,梁慕宸说不定真的跟那位神秘客户有关系。

事关公司存亡,她一点希望也不能放过!

“考虑好了?”梁慕宸按下电梯按键,侧头看向矮自己半个头的许诺,“踏进电梯,你就没有拒绝的机会了,小野猫。”

许诺禁不住退后两步,有些紧张,“只是谈话而已,没必要弄得那么神经兮兮的吧……”

“叮。”

电梯到达,梁慕宸勾起薄唇,迈步走了进去,他投给许诺一个挑衅的眼神。

果然,小野猫上当了,心一横就进来了。

梁慕宸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卡地亚手表,两分钟,足够助理把收购合同送到餐厅了。

电梯很快上升至三楼,梁慕宸退了一步,让许诺先出去。

候在电梯门口的助理把二人引到餐桌前,随即让服务员上菜。

整个三楼都被梁慕宸包了场,餐厅内环境典雅,视线也是极好,他们的位置靠窗,抬眼就能看见A市五光十色的夜景。

“你认识那位神秘客户?”刚坐定,许诺就开门见山的问道。

听闻此话,梁慕宸轻笑一声,随即满意的点点头,“恩,神秘客户这个称谓还不错。”

“你?!”

他这是在承认自己是就是那位神秘客户吗?

梁慕宸轻打响指,身后的助理立即将收购合同递上。

“看看。”

许诺打开牛皮文件夹,半信半疑的瞄了一眼,随即惊讶的又确认一遍上面的名字,“真的是你收购了公司那百分之十的股份?为什么?”

“商人投资,自是因为有利益。”他让助理退下,慢条斯理的解着自己左手的袖子纽扣。

许诺看了眼他风轻云淡的模样,做好了大出血的准备,“多少钱,你愿意把股权转让给我?”

梁慕宸细致把袖子挽起,开始动手切餐盘里的牛排,却并不说话。

“你收购价格的一点五倍。”许诺咬咬牙,心里快速盘算了按当前市值收购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要多少钱,以梁慕宸的高傲,价格肯定不能开低。

他仍是不言不语,停在嘴角的笑容意味深长。

“两倍,不能再高了!”

“你倒是说句话,能卖还是不能卖?”许诺有些急了,万一这些股份落到了李明旭手里,那她就没有再翻盘的机会了。

夜幕下,他棱角分明的五官投射出一些黑夜的影子,冷酷的很。

不出意外的,梁慕宸摇了摇头。

“你把我叫上来就证明事情有回旋的余地,可你却不说话,难道我给的价格还不够有诚意吗?”

许诺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如果这厮再不开口,那她就得换思路,想办法阻止他倒戈向李明旭了。

“我没看到你的诚意,价格太低了。”他这才慢悠悠的开口,一副商人的口吻,十分老练。

“这还低?你去谁家找两倍价格收购股份的?”许诺有些来气,他难道是在耍自己吗?

因为许老爷子突然离世所带来的恐慌感,许氏股票目前一直走低,很多人都急着脱手,所以别说两倍的价格了,一倍就已经在行内算是鲜少有的了。

梁慕宸放下餐具,双手撑在下颚,认真看着气鼓鼓的小人儿,轻轻道,“我看中的东西,比金钱更有意思,只有你点头给我,这份收购合同的主人马上就易主成你许诺的。”

“什么?”许诺戒备看着梁慕宸,生怕他提出要掌控许氏之类的要求,谁知他竟然一直看着自己。

许诺有些发毛,起了一身鸡皮歌单,“你要什么就说啊,看着我干什么?”

“你。”

“我要你。”

怕小人儿震惊的还不够,他富含磁性的嗓音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目的。

钱财权势,他都有,也不感兴趣。

最有趣是坐在自己面前的小野猫,性感短裙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材,白皙肌肤吹弹可破,诱人是那隐约可见的迷人线条,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勾的梁慕宸眸子里的火星子有蔓延的趋势。

他又想起那一晚的销骨缠绵,让他食髓知味,竟总是莫名的想起。

“不可能!”

许诺噌的站起来,不容分说就要往外走。

出卖自己吗,她做不到!

身后却传来他不咸不淡的话语,“我给了你两次选择的机会,你都默认答应了我的要求,怎么现在又反悔了,恩?”

许诺顿住脚步,她紧咬下唇,心中思绪万千。

确实,她做好了为许氏付出一切的思想准备,倾家荡产收购回股份都在所不惜,但梁慕宸提出的要求,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

自尊和骄傲在许诺体内叫嚣,让她一刻都不想停留。

此时此刻,她所处的逆境却已经让她任性不得,她在思考,迅速思考,只要有任何折中的办法阻止梁慕宸把股份转给李明旭,她就离开这里!

“商场如战场,很多事情都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空有一身倔强,只会让你吃尽苦头,小野猫。”

“是你先破坏了游戏规则。”许诺回过身,恼怒看着梁慕宸。

他则漫不经心的放下刀叉,整理着桌上的餐布,“游戏规则如何,由我来定。”

一字一句,满是他强大的气场萦绕,梁慕宸抬眼,深邃瞳孔里像是已经笃定了许诺一定会答应自己的要求,“你没有退路了。”

他眸子里闪过一丝厉色,“李明旭持有的股权在你之上,以他的性格,早已经设计好了陷阱等你跳,股东大会上,你不仅会失去你父亲苦心经营的公司,还有你的一切,他都会剥夺,你以为他把你骗到酒店灌迷药,只是简单的泄愤吗?”

许诺狠狠握着拳,指甲掐进手心肉里,话语因为愤怒而颤抖着,“我不会放过那个王八蛋。”

“最后的机会,就在你的眼前。”梁慕宸修长手指推动文件夹,至桌子边缘。

许诺视线紧紧盯着文件夹上,她眼里的波澜分成两派,难舍难分的缠斗着。

答应他,等于葬送了自己的一辈子。

不答应他,就是让许氏覆灭在自己手上,她愧对父亲,愧对所有竭力帮她的人,更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对了。”他深沉声音打破僵持的气氛,慵懒看向窗外繁华夜,“你父亲去世当晚,医院所有的监控录像都被人为毁坏了,你知道……”

“你说什么?!”原本站在半米开外的许诺,听到梁慕宸提到父亲的死因,什么也顾不上,快步走回去,两手撑在桌上,慌张看着他。

梁慕宸慢慢回过头,嘴角戏虐勾起,果然,这只小野猫又上钩了。

许诺的犹豫,在他意料之中,而刚刚的这句话,就是他拿下许诺的关键,他太了解这只小野猫的死穴了。

莫名的,他浓密的剑眉皱了皱,许诺一张清秀的脸蛋看起来十分可人,她的美不出挑,是一种领家女孩的气质,可能是自小便被捧在手心长大,无忧无虑的缘故,她又有些空灵,恬淡的气质,不被世俗所打动的柳眉间的倔强,是梁慕宸觉得最有意思的地方。

可现在,她白皙面容上的神色,满是不甘和自责,更多是还没从葬礼中缓和过来的痛苦。

梁慕宸有些不忍,“只要你点头,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哪怕是李明旭的项上人头。”

“三年。”

“恩?”他疑惑发出疑问,三年是什么意思?

许诺低着头,固执在眼眶里汹涌,她满是不甘,却又无奈不得不低头,“我答应你,和你结婚,但是最多三年,我不需要你帮我什么,李明旭还是我父亲的死因,都由我自己来处理,我只要你手里的百分之十股份。”

“三年,一瞬即逝。”他眉宇扬起,幽深眸子里看不出是喜是哀,只利索拿出怀里的钢笔,唰唰写下几个洋洋洒洒的大字。

最弥足珍贵,决定着许氏存亡的百分之十的股权转让书上,许诺最终成了它的所有人。

当许诺也写下自己的名字时,她眉心狠狠皱了皱,随即抓起文件夹转身就要走。

梁慕宸没起身,只轻轻一拉,就如愿让小人儿转个圈扑到了自己怀里。

“这么急着走,去哪儿?股东大会可是在三天后。”

温热气息越过长发,缱绻在耳后,许诺一个激灵,咬牙道,“等这份股权转让书起到了它该起的作用,再摆你的金主威风也不迟。”

“金主?”梁慕宸冷嗤一声,他喜欢小野猫张牙舞爪的样子,“你放心,这份转让书如假包换,提供长达三年的售后服务,还有我,也服务你三年。”

他笑容暧昧,双手开始不安分,分明就是在勾起许诺那晚的热火回忆。

“下流!”许诺毫不留情的使劲拍掉梁慕宸的狼爪,又啐他一口,“不要脸!”

梁慕宸扣住她双手背到身后,任凭她小脸通红的挣扎不得,“你应该说荣幸之至才对。”

“呸!”许诺气急,从小学习到大的礼仪到了梁慕宸这儿,瞬间消失不见,她暴躁的想踹这男人一脚!

“是你先挑衅我的,记住。”

餐厅内钢琴曲悠扬,是一首矜持又热烈的爱情曲子,似乎是这首钢琴曲的煽动,让梁慕宸按住许诺就打算要封住她樱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