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都市医圣归来

都市医圣归来小说

都市医圣归来

来源:掌中云 作者:落雨醉江南 分类:都市 时间:2020-06-28 09:33

《都市医圣归来》由作者落雨醉江南原创所著的热门精品小说,主角是江昊辰林依心,为大家带来都市医圣归来江昊辰林依心章节抢先阅读。江昊辰扶着母亲,小心翼翼的离开。“穷鬼,活该穷一辈子,我这地方马上就要拆迁了,大牌开发商,几套房几百万马上到手,你们以后只能流落街头要饭。” 女子恨恨的看着江昊辰。“你在废话一句试试?”江昊辰突然转过身,本来不想和她一般见识,但这女人嘴太欠了。 “怎么,我说错了吗?”女子吓了一跳,随即她得意的说:“算了,江昊辰,跟你这种穷鬼说什么呢?除羡慕嫉妒恨,你还能做什么?” 更年期的老女人

在线阅读

“老师?”刘氏父女顿时傻眼了,这穷鬼,居然是鼎鼎大名的宁文甫的老师?他没认错人吧。

“宁教授,你认错人了吧,这小子就是一个穷鬼,刚被我们退了婚,他怎么可能会是你老师呢?”刘长青不可思议的问。

“我怎么可能认错?三年前要不是老师指点我医术,我怎么可能有今天的成就?”

宁文甫恭敬的说:“老师,三年前一别,我一直在找您,听说您老家在苏城,所以我特意来这里看看,没想到真在这里遇到了你。”

“我可从来没说要收你为徒,你跑来也没用。”江昊辰淡淡的说。

三年前,他云游的时候偶然遇到宁文甫,那时候宁文甫被一个疑难杂症给难住了,江昊辰随手几针就把人治好了,从那时候开始,一向不相信中医的宁文甫才相信中医真的很厉害。

他缠着要江昊辰教他中医,态度很诚恳,江昊辰便指点他一段时间,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宁文甫却受益匪浅。

“不管老师认不认我这学生,我都视老师为师长。”宁文甫激动的说,他转身道:“我老师来了,你父亲有救了。”

“他,他真的是你师父?”刘长清傻眼了,他怎么也不相信,这么落魄的人,居然会是鼎鼎大名宁教授的师父。

“师父,这位病人的情况很特殊…”宁文甫对江昊辰说。

“既然你认我这个老师,那我当年教你医术时候的规矩,你还记得吗?”江昊辰笑了。

“记得,无德者不治,该死者不治。”宁文甫毫不犹豫的说。

“你救的这个人,忘恩负义,背信弃义,是为无德之人,你治好他,就是违背我的规矩。”江昊辰指着刘长青道。

“老师对不起,是我没弄清楚。”宁文甫吃了一惊:“但这些年,我一直都很遵守老师的规矩,他们的病,我不会在管了。”

“不要啊宁教授,除了你,现在没人能治我爸的病了。”刘怡心大惊。

“我师父一定能治好,可是,他说了,你们是无德之人,抱歉。”宁文甫摇摇头,退到了一边。

“江昊辰,你到底想干什么?”刘长青愤怒的问,按宁文甫的说法,江昊辰应该是很厉害的,可是他肯出手为自己治病吗?

“我来只是想看看你怎么样了。”江昊辰微微一笑道:“刘叔叔,你现在身体不好,提醒你一句,千万不要生气,不然后果会很严重的。”

“你什么意思?”刘长青疑惑的看着江昊辰。

“我什么意思你很快就会知道了。”江昊辰笑道。

“刘总不好了,刘总。”这时候,一名保镖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他一脸的恐惶。

“慌什么,慢慢说。”刘长青喝道。

“少爷因为开车撞到了人,现在别人把他扣了,说要弄残少爷。”保镖慌张的说。

“撞谁了?陪钱不就行了,对方要多少给多少,但我儿子不能少一根汗毛,不然我要你好看。”刘长青喝道,他还不知道自己儿子惹祸了。

“可是,可是对方是…”保镖结结巴巴的说。

“对方是谁?”刘长青问。

“爸…小强撞到的是于永元的夫人,她妻子还怀孕着,我和妈妈去过于家,但是…于家不肯放人。”刘怡心连忙小声说。

“于永元。”刘长青震惊了,他感觉自己的血压瞬间上升:“于永元的夫人不是叶老的掌上明珠吗?这…这可怎么办?”

“爸你放心,于总的夫人已经没事了,等他气消了,我一定会把小强平安带回来的。”刘怡心连忙安慰他。

“刘总出事了,我们的集团遭两大财团袭击,股价大跌,现在股东们都慌了。”刘家的管家慌慌张张的跑过来。

“是谁对我们出手了?”刘长青大怒。

“是于家的于氏集团,还有叶氏,两家同时出手。”管家惊恐的说:“公司现在已经彻底乱了。”

“于永元,这是要把我刘氏往死里逼啊。”刘长青脸色惨白。

“于总不好了,我们公司被查封了…”又有一个公司的高管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

“出什么事了?”刘长青怒道。

“公司逃税的事被人揭发了,现在警察已经在往这边赶了,而且以前公司违规违法的地方,都被人举报了。”

高管慌张的说:“已经有几个,被警察带走了。”

“是谁举报的?”刘长青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公司干净不干净,他心里有数。

这些事,一旦较起真来,一个也跑不掉。

他的公司已经完了,可恨的是,他不知道是谁出卖了他。

“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江昊辰冷笑一声道:“刘氏短短几年时间发展到这地步,刘长青,要说你屁股下面干净,你信吗?”

“是你,这些都是你做的?”刘长青震惊的看着江昊辰:“这怎么可能,你怎么有这么大的能量?”

“我没有,但是于家和叶家有。”

“你怎么可能让这两大家族为你做事,不可能,这不可能。”刘长青吼道。

刘长青不信,他固执的认为江昊辰七年未归,是一个没任何势力的穷鬼,他不信江昊辰有这么大能量。

江昊辰微微一笑道:“信不信随你,刘长青,当年你出卖我父亲的时候,没想到会有今天的下场吧。”

“好好保重身体吧,你的刘氏,已经要灰飞烟灭了,我来这里没其他意思,就是专门来送你最后一程的。”江昊辰冷笑一声,扬长而去。

“刘总,强少被送回来了,他,他…”又是一名保镖闯了进来。

“他怎么了?”刘怡心急急的问,现在父亲已经快说不出话来了。

“他被人打断两条腿,医生说……复原的可能性极少。”保镖慌张的说。

刘长青脸上没有一点血色,他僵直着身子,呆呆的看着前方,一言不发。

“爸,爸你怎么了?”刘怡心感觉不对劲,她连忙跑到病床前扶着刘长青。

噗…刘长青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仪器上的数据瞬间成了一条直线。

病情刚好转点的他,根本受不了这接二连三的打击。

“爸…医生,快叫医生。”刘怡心尖叫着,病房内瞬间乱成了一团。离开医院,江昊辰一路往家的地方赶去,七年未见,母亲的生活一定很艰难。

刘家,只是一个开始,昔日的旧账,他会跟那些人一个一个算清楚。

苏城郊区,一处破旧的民居处,江昊辰呆呆的看着一处破房子。

房子几乎是危房,而且阴暗,潮湿,几乎没有任何光线,室内很简陋,除了一张床几乎没有其他的东西。

一名头发花白,面显老态的女人正在摸索着倒水,她手一动,碰到了杯子,叭的一声,水杯掉在地上摔的粉碎。

而那名头发花白,看起来很憔悴的女人,正是自己的母亲白薇。

江昊辰紧紧的握着拳头,他的眼泪缓缓落了下来。

曾经的母亲,是名动苏城的才女,也曾是引得苏城无数世家子弟目光的人。

他真的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头发花白的女人,就是自己的母亲。

她…曾经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现在却连喝口水都困难,

白家中医世家,书香门弟,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在苏城也颇有名望,这些年,白家难道对她一点也不管不问吗?

遇难时,白家极力撇清关系,父亲的集团倒后,他们第一时间跑出来占便宜,现在又弃母亲不顾,白家,你们做的很好,好的很啊。

江昊辰拭去眼泪,他要先接母亲离开这里,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名女人带着两名大汉赶了过来。

“姓白的,你怎么还没有搬走?我跟你说了,我们这里要拆迁了,你自己找别的地方住去。”女人凶巴巴的说。

“周姐,我还没找好住处,你在宽限几天,况且就算是搬,我多交的半年房租你也得退了吧。”白薇摸索着到了门口。

“退房租?你想多了吧,当初看你可怜才把这地方租给你的,要不我把这里改成猪圈养几头猪赚的钱会更多,我还没向你要损失呢。”

女子尖酸刻薄的说:“你要是今天搬不了,我就让我两个兄弟替你搬了。”

“周姐,我搬可以,但房租必须要退的,这是你们违约。”白薇说。

“大姐,你和她这个瞎子废话什么?老三,把她东西给扔出去。”一名大汉走上前喝道。

“行,你不搬我也不跟你废话了,老三,和你二哥一起,把她东西扔出去。”女子冷笑道:“跟她一瞎子说这么多已经是够客气了。”

“你出去不出去?你在不出去,我们就把你东西扔出去了。”两名大汉堵到门口。

“你们敢进来我就报警了。”白薇守在门口没有一点退意。

“报警?你他妈的还敢报警?”一名大汉大怒,对着白薇一耳光抽了过去。

突然,一条人影冲上前,抓住了大汉的手臂,江昊辰面色很平静,但是他的胸中已经怒火中烧,母亲这些年,没少被人欺负吧。

“小子,你不要多管闲事,不然我连你一块打。”大汉的话没说完,江昊辰的手一紧,他不自由主的尖叫了起来。

“狗一般的人物,也敢在我母亲跟前作福作威?”江昊辰冷笑一声,手一用力,咔嚓一声,大汉的手臂直接被捏碎。

“二哥。”另外一个大汉眼看自己二哥的手都变形了,他愤怒的冲上前:“小子,我弄死你。”

江昊辰反手一巴掌,直接抽飞他,然后身形一闪,在他落地的时候狠狠的踩在他一条手臂上。

咔的一声,这名大汉也惨叫了起来,他的手臂被江量辰一脚踩裂。

“小子,你是谁?”两名大汉惊恐的看着江昊辰,他们打架找茬从没输过,但是江昊辰弄残他们两个,却不费吹灰之力。

江昊辰一个冷凛的眼神扫了过去,两人身体一僵,不敢说话了。

扫了两人一眼之后,江昊辰不在理会他们,刚才的一个眼神,是以真气催动而发,两人肝胆俱伤,已经有了暗疾,顶多半月,就会发作。

严重者暴毙,就算是不死,也得残废,敢欺负母亲者,必须死。

“谁,谁在这里?”白薇只听到外面的打斗声,她只能勉强看到一丝模糊的影子,但看不到人。

“母亲,我回来了。”江昊辰跪倒在她怀里,泣不成声。

七年未见的至亲之人,即使是他心性磨砺的在坚毅,也忍不住落泪。

“小辰,你是小辰?你回来了。”白薇又惊又喜,她紧紧的抱着儿子,抚摸着他的脸,喃喃的说:“是你,真的是你,七年了,你终于回来了。”

“对不起妈妈,我该早点回来的,但是师父说我未得他真传,就算是回去,也于事无补。”

江昊辰满脸是泪:“对不起,孩儿愚笨,七年才达到师父要求,这七年让你受苦了。”

“回来了就好,你回来了就好。”白薇眼泪落下,她抱着儿子泣不成声。

“你们到底搬不搬?”姓周的房东见江昊辰是狠人,语气也缓了下来。

“妈,我料理了这里的事就带你离开。”江昊辰站起来,转身双眼已经布满了寒意。

“我们会离开这儿,但我妈多交半年房租,一分都不能少。”江昊辰冷冷的说:“少一分,我要你的命。”

“大,大姐,要不就给他吧,我们都拆迁了,还差这点钱?”一名大汉忍痛说。

“行,退就退,不就几千块钱吗?”女子看江昊辰一脸寒意,吃软怕硬的她登时怕了,她拿出手机把钱转回给白薇。

确认收到转账,江昊辰转身道:“妈,我们走吧。”

“去哪?”白薇一脸茫然。

“我已经有住处了,我们现在就走,东西都不要了,买新的。”江昊辰笑道:“我回来了,以后不会在让你受任何委屈。”

“好,我们走。”白薇点点头,她相信儿子不会让她流落街头。

江昊辰扶着母亲,小心翼翼的离开。

“穷鬼,活该穷一辈子,我这地方马上就要拆迁了,大牌开发商,几套房几百万马上到手,你们以后只能流落街头要饭。”女子恨恨的看着江昊辰。

“你在废话一句试试?”江昊辰突然转过身,本来不想和她一般见识,但这女人嘴太欠了。

“怎么,我说错了吗?”女子吓了一跳,随即她得意的说:“算了,跟你这种穷鬼说什么呢?除羡慕嫉妒恨,你还能做什么?”

更年期的老女人,为生活奔波了一辈子,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盼头,她又怎么可能不发泄发泄呢?

“你这还没拆呢。”江昊辰冷笑道。

“哼,开发商已经谈好合同了,就差签字了,于氏集团名下的成强地产,板上钉钉的事,怎么你不服气?”女人冷笑道。

“不巧,开发商不打算开发这里了。”江昊辰拿出手机,拔出电话。

“你以为你是谁啊,你说不开发就不开发?”女人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于总,新江区新石寨的项目是你开发的?”

“地产项目我不清楚,我回头问一下,江先生,有什么问题吗?”于永元一愣。

成强地产是于氏名下的一个公司,于永元平时根本注意不到。

“我要你停止开发那里。”江昊辰道。

“江先生说不开发,我就不开发,你放心,我马上打电话过去,叫停这个项目。”于永元毫不犹豫的说。

“哟,装的挺像的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认识成强地产大老板王成强呢。”女人冷笑一声。

“我不认识王成强,但是我认识他大老板。”江昊辰淡淡的说:“这块地,他们不打算开发了。”

“哈哈,真笑死我了,你真有这能量,还让你妈住这里好几年?”女人哈哈大笑:“人家身家多少个亿的大老板,会听你的话?”

突然,女人手机响了起来,她拿出来一看,正是社区办主任的电话。

“刘主任,有什么事吗?哈哈,我这里有个穷鬼,说认识成强集团的大老板,笑死我了。”女人接通电话大笑道。

“周姐啊,你老宅那块地,开发商不打算拆了。”

话筒里的一句话,让这女人心瞬间凉了她急忙问:“刘主任,这是怎么回事啊,不是谈的好好的吗?”

“我三套房子,三百多万的补偿款,怎么能说不拆就不拆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是刚刚得到的通知,说是集团的大老板发话了,要改项目…好了,我不说了,我要通知其他人去了。”对方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手机盲音响了半天,女人也没有回过神来,她这才醒悟过来,江昊辰真是和成强地产的大老板打的电话?

“怎么,还拆不拆了?”江昊辰冷笑道。

“你,你真的认识他们大老板?”房东整张脸都青了。

“是不是都无所谓,你开心就好。”江昊辰笑了:“继续做你的拆迁大梦去吧。”

“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房东女人懵了,千万富翁的身份,说没就没了?这让她接受不了。

江昊辰转身道:“这跟拆不拆迁没关系,而是你这种人,命相刻薄,没有财命,所以你这辈子都不要期待自己会一夜暴富。”

“你闭嘴,你这混蛋,都是你害的,我,我要和你拼命。”女人几乎要疯了。

江昊辰冷眼扫去,女房东顿时感觉混身冰冷,她不自由主的打了一个冷战,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江昊辰这才扶着母亲离开,他离开以后,这女人突然想到自己的富翁梦碎了,她扑通一声坐倒在地上,号啕大哭了起来。

带母亲打车到了月亮湾,这是苏城一个新区,几年前还一片荒芜,但规划了之后,短短三年便成了行政中心,周边很繁华。

于永元送的这别墅很高端,小区最小的联排都有三百多平,大的独幢有上千平。

到了小区门口,一名胖子已经恭敬的在等了,他就是这处别墅的开发商王成强。

“江先生您好,我是王成强,于总让我在这里等你。”王成强看到江昊辰扶着母亲出来,他一愣神。

因为江昊辰太普通了,但于永元在三交待不可怠慢,所以他也不敢有任何轻视之心。

“恩,麻烦王总了。”江昊辰道。

“不不,不麻烦,您是于总贵客,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江先生这边请。”王成强连忙躬身请江昊辰进去。

引着母子两人到了一处临湖的独幢别墅,王成强引两人进去恭敬的说:“江先生,这是我们最好的一处宅子,建这幢的时候是请风水大师看过的。”

“这套房子的套内面积是888平,而且还有前庭后院,使用面积上千平,市值在一亿两千万左右,里面的装修家具都齐全,您可以拎包入住。”

“行,麻烦王总了。”江昊辰对这处住处挺满意。

“另外这是一辆迈巴赫S60的钥匙,是于总给您代步的。”王成强又说。

“代我谢谢于总。”江昊辰收下钥匙迈巴赫S60价值一千万左右,于永元出手是真阔绰。

“是”王成强恭敬的退了下去,江昊辰扶着母亲走进去。

“小辰,你能回来真好。”白薇拉着儿子的手不松开

“妈,以后我不走了,你的眼睛感觉怎么样?”江昊辰道。

“只能模糊的看到一些东西,这些年我也习惯了。”白薇笑道

“白家这些年从来没看过你吗?”江昊辰问。

“我现在不是挺好吗?只要你没事就好。”白薇笑道:“这些年你不在,依心经常来照顾我,她常打听你的消息。”

“这些年我欠她挺多,有能力好好照顾下她。”

“妈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她的。”江昊辰点头。

“刘家,你去了吗?”白薇问。

“去了。”江昊辰道:“婚退了。”

“退了也好。”白薇叹了一口气道:“我们门不当户不对,结婚了也不会幸福。”

“妈,你坐好,我给你行针。”江昊辰笑道:“你的眼睛是淤血堵塞经络所致,这些年师父教我医学,你的眼睛,我能治好。”

“治不治的好都没关系了,都习惯了。”白薇故做轻松的一笑。

“你坐好就行了,我为你行针。”江昊辰取出金针,开始为母亲行针。

母亲的眼疾是淤血导致,其实并不难治,江昊辰现在一身医学可以说举世无双,治疗起来并不困难。

一针点出,直取百会,江昊辰暗吸一口气,手中的针便行云流水的刺了下来,清淤血,通经络,半小时以后,便收针。

“妈你睁开眼睛看看。”收完针,江昊辰道。

白薇缓缓的睁开眼睛,她眼前突然一亮,原本看东西只有模糊影子的视线渐渐的清晰,一张坚毅的面孔出现在她眼前。

“小辰,我看到你了。”白薇激动的捧起儿子的脸:“让我看看你,让我好好看看你。”

“以后我都不离开你,让你看个够。”江昊辰笑道:“不过现在眼睛刚好,视线可能不是很清晰,我开些中药,彻底清除淤血就好了。”

而且母亲现在尽显老态,应该是这些年伤心导致,等他开些药慢慢为她滋养,会恢复以前神采的。

“好,好。”白薇不住点头。

“妈妈,当年害我家破人亡的人,到底是谁?”江昊辰的声音一沉。

“都过去七年了,还提它干什么?”白薇双手一抖,七年了,她从未在提过当年的事情。

“就算过一百年,我也不能忘。”江昊辰沉声道:“当年刘长青带头,很多人对我们落井下石,幕后一定有主使人吧,他们是谁?”

白薇沉默了,良久,她才叹气道:“孩子,有些事情,是时候告诉你了,当年害我们的人,就是燕京江氏,你的大伯,江明哲。”

“燕京,江氏?”江昊辰神色大变:“那个号称华夏第一的商业帝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