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我们两不相欠

我们两不相欠小说

我们两不相欠

来源:微阅云 作者:春雷炮 分类:言情 时间:2020-06-16 14:55

沈之晴唐厉川小说《我们两不相欠》,剧情紧凑,故事情节十分好看,在这里提供沈之晴唐厉川小说在线阅读,我们两不相欠小说精选:唐厉川以为自己的父母和爱人是被沈之晴害死的,所以他发誓要让沈之晴痛苦一辈子。于是,沈之晴终于如唐厉川所愿彻底离开了。

在线阅读

晚上的时候,唐厉川回来了,给她带了生日蛋糕。

唐莘闷闷不乐的坐在沙发里,小小一团的缩着。

唐厉川看出她的不高兴,过去哄她:“今天是你的生日,怎么不高兴?来,到爸爸怀里来。”

要是平时,她肯定早就扑过去了。

可是现在…

唐莘抬起大眼睛,眼眶里泪珠在滚动。

唐厉川皱眉,“怎么回事?”

他抱着唐莘坐在自己腿上,温柔的问她,唐莘嘴巴扁了扁,“莘莘以后不要过生日了。”

唐厉川更是诧异。

唐莘眨了眨眼泪,“妈妈是因为生莘莘才死的,莘莘是坏小孩,莘莘的生日,是妈妈的忌日,莘莘不要过生日。”

“谁跟你说的!”

他早就警告过家里的佣人,谁再说漏嘴,绝不轻饶!

唐莘不敢说是夏子微,因为夏子微警告过她,要是敢把去墓园的事情告诉唐厉川,她会把她打死的。

唐莘也不想撒谎,于是便不说话了

唐厉川虽然满腹怒气,可毕竟今天是她的生日……

他吩咐佣人把蛋糕拿出来,然后抱着小丫头过去。

家里那么多人,都为小公主唱着生日快乐歌。

唯有夏子微,心里极不是滋味

这五年,她看着唐厉川对这个小丫头那么好,她恨不得分分钟弄死这个丫头,可原本因为这个丫头年纪小好掌控,她利用她讨得唐厉川的欢心,可现在,这丫头一天比一天难管教……

“来,许愿。”

唐厉川满脸宠爱的摸着小丫头的脑袋

看着蜡烛闪闪的光芒,唐莘闭上眼睛,“让妈妈活过来吧,莘莘愿意拿很多玩具和糖果交换,莘莘……莘莘以后也不要过生日了,不要礼物……”

唐厉川愣住,小丫头虽然这一年多总是想尽办法要妈妈,可从没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这样的话……

好像,只要妈妈能回来,她什么都可以不要了

……

吃完晚饭,佣人带着唐莘去洗漱,唐厉川有些疲累的回房。

他扯开领带,刚躺进沙发里,夏子微敲门进来。

“什么事?”

“厉川。”

夏子微反手带上门,她不是没看见唐厉川脸上的不耐烦。

这五年,他似乎越来越厌烦她。

“出去。”唐厉川的语气听不出喜怒,他闭眼躺在沙发上。

而夏子微却走过去,抱住了他,唐厉川赫然睁眸,眉头拧紧。

“厉川。”夏子微手掌试图解开他的衣衫扣子,被唐厉川制止,她终于再也忍受不了,“为什么?”

唐厉川将她掀开,起身,径自接了一杯水来喝。

夏子微跟过去,控诉这五年来遭受的一切不公平,“五年了,你不愿意碰我一下,这是为什么?自从有了莘莘,你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她身上,你的眼里就只剩下这个孩子,那我呢?我是你名正言顺的老婆,不是照顾孩子的保姆!”

“如果你不愿意,唐太太的位置我也可以给别人来做。”

“你这是什么意思?”

夏子微难以置信,她拦在唐厉川面前,“你怎么可以这么轻易说出这种话?”

唐厉川不愿意敷衍,直接越过她。

“你跟我说清楚!”夏子微却再次堵过去,双目欲裂的看着他。

“所以你当我是什么?说换就换?”

唐厉川的视线,不冷不淡的落在她脸上。

“反正,从一开始,你不就是为了唐太太的位置?既然如此,你就乖乖做好你的唐太太,别要求太多。”

夏子微被问懵了几秒,她却死不承认。

“我根本不是因为唐太太的身份,唐厉川,我嫁给你是因为我爱你!”

“爱我?”

唐厉川像是听了什么笑话,淡淡的讥讽一笑,“子微,我们没必要再演戏,我当初要娶你,不过是因为你这张脸跟方晴十分相像。而你之所以想嫁给我,应该也不是因为爱我,作为一个男人,这点敏锐度我还是有的。所以,既然这场戏我们已经配合着演完,现在的结局是得过且过,还是分道扬镳,我给你自己选择。”

“厉川……”

“但我猜想,你应该不会傻到,好不容易得来的唐太太的位置,却又拱手让人。”

唐厉川语气里的嘲讽,和对她选择结果的笃定,让夏子微好像更加看不懂这个男人。

“我只想问你。”夏子微不甘心的看着他,“你当初说要娶我,是真的打算跟我结婚,还是……只是为了报复沈之晴?”

空气一滞。

唐厉川饮尽杯中的温水,没有回答。

但夏子微却已经明了,顿时,心里的恨意汹涌起来。

……

第二天,唐厉川的车刚出家门,后视镜里,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他一脚踩下刹车。

回头看去,那个身影却又消失了。

是他看错了吗?

还是……夜有所梦,日有所思?

想起昨晚的那个梦,唐厉川头痛欲裂,突然没心思去上班,打了电话给贺炎,约他出去喝一杯。

贺炎一杯酒灌下去,瞄了眼精神状态不在线的唐厉川,不乏嘲讽:“唐总这一脸的欲求不满,难道是缺女人了?”

唐厉川也灌了一杯,又倒满。

“昨晚,我又梦到她了。”

他烦躁的拧着眉头,觉得胸口快要憋爆炸了,贺炎抬了抬眉,试探着靠过去,“五年了,还没忘掉……”

什么废话?

唐厉川约他出来,是谈心的,是需要他来给自己心理上的开导,可不是为了听他埋汰自己。

“你是心理医生,这种情况,我该怎么办?”

“这个嘛……”

贺炎挑起右唇,根本不是专业的模样,“如果真的放不下,就找回来呗。”

唐厉川眉头更紧,“你明明知道,找不回来……

俩人都心知肚明,话却不能说明。

贺炎怒其不争的叹了口气,开始抱怨起来,“你说当年,如果你跟沈之晴都能坦诚一些,就没有后来那么多恩怨……”

“够了。”唐厉川打断,“别说了。”

贺炎知道再说下去,他就真的要生气了,于是举杯,“来,喝酒,今天不醉不归。”

俩人喝到半夜,贺炎喝趴下了,唐厉川脑袋晕乎乎的站起来,强大的自控力,他开车回家。

路上,几次差点出事。

但他必须回家,因为担心家里的小丫头。

车到家门口的时候,他又看见了那个身影,他一脚踩下急刹车,迅速推开车门!

躲在大门外鬼鬼祟祟的女人,是沈之晴吗?

唐厉川用力的甩了甩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可他确定了,是沈之晴!

他疾步冲过去,一把扼住女人的手腕,女人慌张回眸。

那一眼,将唐厉川这五年的所有思念,都狠狠撞碎。

“唐……厉川?”沈之晴下意识的一哆嗦。

她没想到这么晚了,居然会撞见他。

她闻到唐厉川满身浓烈的酒气,他喝酒了?

唐厉川满脸冷厉,视线却深邃的盯紧了她,语气带有责备:“还回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