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 >> 

总裁偏宠契约妻

总裁偏宠契约妻小说

总裁偏宠契约妻

来源:盒子 作者:道有清河 分类:言情 时间:2020-06-16 14:52

为您提供小说《总裁偏宠契约妻》宁希全文阅读,总裁偏宠契约妻是作者道有清河精心创作的热门好文,为您倾心打造不一样的阅读体验。宁希当初是看到萧余生有了麻烦,才会出手救了这个男人,只是后来这个男人在自己的面前却是那样的态度。

在线阅读

几乎同时刻,酒瓶落地,江荣吓得结结巴巴:“萧,萧余生,是萧余生来了。”

继而,转头看向对面正襟危坐的‘萧大小姐’:“萧言笙,你又坑我!!”

说好的一起吃串喝酒,本想去个大点的地方,萧言笙却偏偏不让,弄了半天,这死丫头又是自己偷跑出来的。

完了,全完了,他回家准要被他爸骂!

同桌的一群人早就跌跌爬爬的散了开,只有萧言笙坐在那里,像是早就有了准备般,自顾自的吃了一根串串。

旁若无人!

“哥,你听我解释,是,是言笙说要一起出来玩的,我真不知道她又是偷跑出来。”

“哥,你不会告诉我爸吧,别啊,我再也不敢了。”

江荣,江家小少爷,和萧言笙一个学校,成绩优异不说,还是号称‘江哥’的小霸王,和萧言笙那叫一个够铁。

“哥——”江荣急的都要哭了,这要是让他爸知道,他吃不了兜子走。

萧余生站在那,犹如撒旦误入尘俗。

他静静的看着那个穿着豪放,一直还在喝酒的女人,娇弱的身板,似乎只要风吹一吹就会倒。

扎眼的黄毛,青龙白虎的纹身······

一瓶喝完,宁希打了一个响嗝。酒瓶朝下,示意江荣继续。

半响,不见回复,周遭也安静了下来,她才极度不满的指着江荣道:“你倒是喝啊,不是说了,喝输就把我的酒全买去,你——”

宁希还要说些什么,江荣连忙捂住了她的嘴:“我给你,我都给你,口下留情!!!”

一边说着,他一边使劲儿的往宁希手里塞着钱,直到钱包都掏干了,他才松了口气。

吃个饭也就算了,要是再让萧余生知道自己拼酒······

额头发黑,江荣怒瞪了一眼始作俑者。

萧言笙不急不忙,就坐在那,看着萧余生也丝毫没有要服输的意思。

头疼——

江荣在心里已经骂了萧言笙八百遍,这个祖宗,自己逃出来还要连累他,不多不少,连着这次刚好是第三次了!!

他怎么这么倒霉啊。

“回去,把你家家规抄一遍,明天送到言泽手里。”良久,萧余生开口。

江荣如释重负:“好,好,好!谢谢哥。”

说完,恭敬的鞠了一躬,头也不敢回的就走了。

“嗯?人呢?”宁希捏着钱,一边嘀咕一边乐呵呵的傻笑。

她开心的左右摇摆着,身子窈窕,曼妙无比,引得一些啤酒肚的大男人目光直勾勾的。

男人修长的身子,屹立不倒的站在那,一身的金贵,让人不敢靠近。

言泽带来的人,早就把这附近的摊贩围了起来,眼下,这桌人只剩下萧言笙和宁希还在。

“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萧余生强忍怒意,一双手插于口袋中。

“哼——”女孩依旧不为所动。

十七岁,正是叛逆的年纪。

亏得萧言笙是自己的亲妹妹,要是换个人来,萧余生真的不敢保证,一而再再而三的折腾,自己是否还能隐忍。

萧家,大门紧闭。

上次是打晕了言泽,可这次言泽警觉的很,根本没给萧言笙接触自己的机会。

天知道这个祖宗又是从哪个‘秘密小道’里跑出来的。

“把小姐带走。”萧余生开口。

一声令下,不做它法。几个保镖就熟练的拿起手铐,走了过来,紧紧的拷在了萧言笙的手上。

能让萧余生这么东南西北找的人,也只有他这个妹妹了!

一回生二回熟,一旦萧余生亲自带人出门,附近相关会所,机构,就都知道,萧家这个二小姐又跑了!

萧言笙被一股子送进了车里,言泽站在一旁看着,连连道:“轻一点,别弄伤了小姐。”

别看着萧余生现在发火,万一哪里不顺手,萧言笙委屈了,事后老板翻脸,那可就有的折腾了。

男人表面不说,可现在临川谁不知道萧余生最宝贝他这个妹妹。

实打实的千金!

之前有个男孩子仗着自己家里有点钱,就要追求萧言笙,连着几天的往学校送花,萧余生知道后,生生打断了人一条腿。

少爷亲自动手,那场面,啧啧啧——

血腥!

宁希傻笑了好一会儿,喝的醉醺醺也依然不忘心满意足的把钱揣到了口袋里。

女人毫无察觉,还以为自己在地面上。一个步子就踏了过去,随着身子不稳,往前仰了过去——

霎那,周遭寂静。

言泽眼睁睁的看着萧余生快速走了过去,一把手把宁希揽入怀中。

若不是亲眼所见,言泽死都不会相信,少爷竟然会救一个酒女。

突如其来的怀抱,让宁希大脑又是一懵。

“回家了?我的床什么时候这么香了?”她半眯着眼,面色红晕,在萧余生的耳边蹭着,细细的嗅着男人身上的味道。

“不错,我很满意!”宁希一边闻着,一边自顾自的念念叨叨。

言泽倒吸一口凉气。

抬手,揭掉女人膀子上的纹身,萧余生更加确定了。他大手一挥扯下了宁希的假发。

“宁希,你真是够可以的!”男人目色微重。

要不是来接自己的妹妹,他怎么会知道,这女人这么能耐,还来做起了陪酒女。

一个陪酒女,给自己的妹妹补课?

还好言笙没看出来,不然更加接受不了。

“少爷?”言泽看着躺在萧余生怀里,四脚扒拉的女人,眉头都拧到了一起:“您?”

“你带言笙回去,今晚的事情别多说。”

“那这位姑娘——”言泽不敢张口。

少爷的口味什么时候这么重了?

“她跟我走。”萧余生自然地从腰间抱起了已经意识混沌的宁希,上了自己的兰博基尼。

回到家,已是深更。

闻着宁希一身的酒味,萧余生几乎没做停留的,就直接把她丢进了浴室里。

拧开龙头,放水。

“啊——”突然的冰凉让宁希清醒了大半,她浑身湿漉的从浴缸里欲要爬起来,却被萧余生再次安了进去。

“给我冲!”

浴霸哗啦啦的,不一会儿,就有些许热水流了出来,与此同时,宁希才算有片刻安静。

她扒拉着自己的吊带,许是紧的难受,干脆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