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霓裳一曲为君舞

霓裳一曲为君舞小说

霓裳一曲为君舞

来源:追书云 作者:佚名 分类:短篇 时间:2022-11-30 17:45

这里为您提供正在热推的由“佚名”大大原创的以云裳陆裴为主角的古代言情小说霓裳一曲为君舞全文阅读,原主角云茶,裴严,目前这本小说已经全部完结。《霓裳一曲为君舞》主要讲述了陆裴是赫赫有名的东厂督主,在这个宦官当道的朝代,皇帝昏庸无能,所有的一切只能依仗陆裴才得以运行,云裳便是前来抱住厂公大大腿,求厂公庇佑。

在线阅读
精彩节选
目录
相关资讯

身体的渴望愈来愈强烈,云裳再度贴上去,陆裴盯着云裳的举动,忍不住啧了声,药效竟然如此强烈?

“督主——”

云裳连带说话也带了几分娇媚,她的目光从陆裴的唇上,渐渐下移,朝着他的手看过去。

陆裴自然有所察觉,下一瞬,云裳便不由自主地拉住陆裴的手,她有些难以启齿,但是欲望告诉她,她需要。

陆裴将手从她手掌心抽出,云裳忽然反应过来,他瞪圆了眼睛盯着他,糖豆!是那颗糖豆有问题!

“你刚刚给我吃了什么?”

陆裴笑了,“咱家说过,终有一日,郡主会求着咱家要……”

云裳眼底浸出泪意,陆裴瞧见她这幅样子,状似心疼,“咱家可舍不得郡主受苦。”

他的手缓缓下移,停留,云裳眼角的泪倏然滑落。

陆裴怔了一下,抬眼再看向云裳,只见她像是已经失了理智。陆裴没再捉弄,安抚地亲了亲她的额头,“咱家这就给郡主。”

云裳咬着牙,直觉自己身处糜烂之中,她知道,从此以后,她在陆裴面前,将没有半分尊裴。他,是故意的。

他竟然无耻到亲自给她喂春药?可是是谁无耻呢?这一切,不都是她自己求来的吗?

第二日,陆裴交代好永安侯府的人,便将云裳带回了东厂。

看着坐在马车上昏睡的云裳,陆裴将她慢慢抱在怀里,让她倚着自己安然入睡。

等云裳醒来,已经是第二日的正午。小太监们早已经备了午膳,只等云裳醒了。

接下来的几日,云裳都没有见到陆裴。她知道他日理万机,压根想不起她这号人物。

但自那一夜之后,云裳也没什么脸去见陆裴。

筱婷被陆裴指来伺候云裳,“郡主出嫁那日,便有神医去了王府,瑞王大病初愈,郡主不必忧心。”

云裳自然听懂了筱婷的言外之意,“你的意思是,那神医,是陆裴请来的?”

筱婷点了点头。

云裳明白了,不是陆裴日理万机,她见不到。而是陆裴早就已经算准了她,等着她过去找他。

就像新婚前一夜,她惶惶不安一样。而他,只需要等着她,找上门。

云裳去寻陆裴时,陆裴好似是刚回来,身上盖着尘土的味道。看到云裳过来,陆裴冷峻的面容于一霎间生出笑来。

可他只是盯了云裳一眼,便撇开目光,径直脱自己的外衣。云裳见状,连忙走上前,接过他褪去的外衫。

陆裴触碰到云裳的手指一顿,他轻笑了声,“郡主这些日子不来,咱家倒是想的紧。”

云裳恍然抬起头,看向陆裴,只听陆裴又坏笑了一声,“郡主可否想咱家了?”

云裳眨了眨眼睛,陆裴这个死骗子,谁说吃了药就不疼的。但她知道,她得顺着陆裴来,“想了。”

啧,这金丝雀,又开始骗人了。

陆裴抬手将云裳拦腰抱起来,走入池中,“让咱家瞧瞧,郡主那娇贵的小花,还肿吗?”

说着,他咬上云裳的耳垂,热气喷洒在她的脸颊:“既然郡主想咱家,咱家总不能让郡主失望不是?”

云裳的脸腮红了一片,她难堪地提醒陆裴,“天还亮着。”

陆裴只是笑,“郡主想咱家,难道还分白天黑夜?”

云裳被他的话一噎,她低下头,将脸埋在他的胸前。陆裴感受到胸前的温热,动作微微一怔,眼底的漆寒散去,抬手轻轻揉了揉云裳的脑袋。

“郡主,这是害羞了?”

云裳抬起头来,瘪着一张嘴,有些后悔自己说了违心话,可她说实话,陆裴会听吗?

云裳为了避免一场风波,她低声道:“还是疼的——”

说着,言语中还有几分怨,“督主骗人,吃了药分明也是疼的。”

陆裴被云裳这幅模样给逗笑了,“是郡主——”

陆裴嘶了一声,觉得格外有趣,“自己要的。”

云裳的脸火辣辣的烫,眼底骤然蓄满了泪水,难道不是陆裴算计好的吗?

陆裴耐着性子,手指抚向云裳的眼角,“郡主不必见外,咱家疼惜郡主,郡主想要什么,咱家都给郡主。”

陆裴的手伸到水中,云裳的身体本能地发颤。只觉无限的羞耻涌上心头,可她也分明能感觉到,陆裴不似往日捉弄她,挑逗她,而是耐心的,疏解她的痛楚。

可是,他无意,她却无法忍受。身体里有一股热流下涌,她艰难的咬住下唇,身子一软,倚在陆裴怀里。

陆裴感觉到手上沾染了除去水一般不同的粘稠汁液,动作一僵,转而明白了什么。朝着云裳看过去,“可真是咱家调教的好姑娘。”

云裳整个人开始发颤,陆裴将云裳整个人捞起来,眉眼间满是笑意,“好姑娘,没事,咱家都知道。”

“咱家——”

陆裴盯着云裳发颤的眉眼,郑重其事地说着令她脸红的话,“会让你舒服的。”

云裳推攘着陆裴,可陆裴早就已经摸清楚了云裳,他知道小姑娘向来是面子薄,便故意道,“那这次,郡主再依咱家一次?”

“都是咱家混账。”

云裳伸了一个懒腰,从床上坐起来,筱婷早已经等候,为她梳洗。

替她更衣时,筱婷忍不住移开了自己的视线,她说,“今日是郡主回门的日子,世子殿下一会儿会来东厂接您。”

云裳“哦”了一声,没有多问,这些事都是陆裴事先安排好的,她只要照做就是。

“督主呢?”

“有事出去了。”

云裳听到这句话,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待筱婷为她梳洗装扮好,云裳便启程,永安侯府的世子顾楚延早已在东厂门外等候。

云裳登上马车,一眼便撞进一道目光中,她轻声道,“云裳见过世子殿下。”

见到云裳,顾楚延恍然一顿,转而他朗声道,“见过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