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与君相思

与君相思小说

与君相思

来源:追书云 作者:相思意 分类:短篇 时间:2022-11-11 09:27

女主苏语嫣男主傅君烨的小说是由作者相思意执笔的《与君相思》,小说又名《与君长相思》,是一本古言短篇小说,在小说中,主角两人的感情纠葛十分的缠绵,点击我们就可以继续阅读全文了。小说《与君相思》主要讲述了:代替兄长入朝为官的苏语嫣,本以为事成之后就可以功成身退,可是她却没想到傅君烨已经早早的盯上了自己。

在线阅读
精彩节选
目录
相关资讯

按照以往对傅君烨的了解,苏语嫣径自去了御书房。

她猜想他这时应当在批阅奏折。

果然,刚走到台阶下,她便看见了守在门口的李茂全的小徒弟。

苏语嫣因此含笑道:“家公,麻烦您代为通报一声,便说玉露殿苏语嫣求见皇上。”

别人不清楚,可是这小太监却已经从师傅那里患上第一手的情报,知道眼前这位是皇上挂在心尖儿上的人。

他当下忙躬身笑道:“不敢,小主请稍候,奴才这便为您通禀。”

苏语嫣含笑颔首,候在原地。

没多久那小太监就出来了,看着苏语嫣,他面露难色道:“小主,皇上说他此刻政务忙碌,任何人都不得叨扰,您要不先回去,等明日皇上空了,您再过来吧?”

闻言,苏语嫣眸色微黯。

她能等得,但哥哥却是等不得了。

想到此,她浅笑道:“无妨,既皇上忙,那我就在此等候,家公且忙去吧。”

小太监见她坚决,都不敢再好劝了。

如此过了一个时间,看着到中午了,忽听要有脚步声自殿内传来,苏语嫣一喜,急忙仰头。

待看到来人是李茂全,她略有失望,但很快便掩了下去,道:“李公公,多苏您送来的药。”

李茂全笑道:“小主客气了。那药原也是别人用来送我的,我留着也没什么用。”

说着,他看一眼苏语嫣身后正烈的日头,道:“小主,皇上批了一个上午的奏章,此刻刚刚空下来,正在用午膳,您要不也先回玉露殿用膳吧?”

苏语嫣这时其实难受得厉害,她昨晚被那个刺客用强,狠狠地折腾了一番,夜里又睡得不好。早晨虽吃了点,但体力依然不支。

御书房门口比不得别处,不仅不能坐,还要站得直直的,否则便是对圣上不尊,她强撑着站了一上午,早已经觉得头晕目眩了。

她知道李茂全是好意,先前她还是苏欺程的时候,这位大内总管也没少帮过她。

但是,今日她却没办法领情。

“多苏公公关注,语嫣还不饿。”

“唉……”见她那倔强的样子,李茂全长叹了一口气,“小主认识皇上也有三年了,他是什么样的人,您还不明白吗?早上虽然奏章颇多,但是皇上倘若想见您,总归是能挤得到时间的。”

他的言外之意是傅君烨不想见她,故意晾着她。

这个苏语嫣又何尝不明白?

先前她还是苏大人的时候,每次在御书房伺候,即便他再忙,也总是有和她说话的空闲的。

旧事不可再追。越想,越觉酸涩。

“李公公,”苏语嫣咬唇,轻声道:“我明白皇上由于先前我蒙骗他的事生气,现在我已经知错了,也付出了代价,我只想见他一面,亲自和他认错。”

这下,李茂全也是没法子了。

这两个人,一个人有意的时候,另一个人无意。如今无意的那个人终于有心了,但是里面那位,却又开始过不去了。

可怜他们这些当奴才的唷!

夹在中间,两边都要小心伺候着。一个不小心,便要小命不保。

李茂全因此道:“那奴才再进去瞧瞧。”

苏语嫣明白,他这是要替她再带话了,当下感激道苏。

又在原地等了一会儿,里面一个小太监出来道:“皇上口谕,宣苏小主觐见。”

苏语嫣闻言,松了一口气,忙让兰馨给她整理一下着装,才随着小太监进去。

多日未见,御书房还是老样子,一应陈设均跟先前毫无二致。

只是这殿中的主人,却有些不同了。

苏语嫣一步步走入殿内,悄悄地打量正坐在桌前的傅君烨。

他穿着一袭宝蓝色交领直身式龙袍,领上和前襟绣着四团龙,不过是普通的便服,却衬得整个人洒然出尘、龙章凤姿,俊美得不象话。

只是气色看起来不大好,不知是否因上次的伤还没恢复的原因。

“瞧够了么?”蓦地,本来用膳得人抬起头来,淡淡问道。

他的语气,冷淡无比。

苏语嫣心里一阵难受,默默跪下施礼:“民女苏语嫣参照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说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在他清醒的时候以本来面目见他。

但是傅君烨看起来毫不惊讶。

他斜瞥她一眼,也不叫她起身,只似笑非笑道:“苏卿,好久不见。”

苏卿。

苏语嫣瞬间背上一凉,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她急忙叩头,前额紧贴着地毯,恭声道:“民女假冒哥哥,欺君罔上,死一万次亦不足惜。只是此事乃民女一人作为,与哥哥及家人无关,求皇上明察。”

又是哥哥与家人……

扮成男装是为家人!不敢承认身份是为家人!甘愿受死也是为了家人!

明明是早就知道的事实,但亲耳听她说出来,依旧如此刺耳。

那他呢?

她又将他置于何地?

傅君烨心中涌出汹涌怒意,他蓦地抬手,将一桌尚未动筷的珍馐尽皆弄翻在地。

餐具坠地的声响让苏语嫣微微一抖,但是很快,她头又埋得更低了。

此前,她在他面前时,何曾有过这般姿态?

傅君烨冷哼一声,淡淡道:“原是朕消息不通,不知今日乃是苏小姐与沈大人成亲吉日,时间也不早了,苏小姐还是先行出宫,准备婚礼吧。”

苏语嫣便是再傻,也知他此刻讲的是气话。

他是君王,有什么能逃得过他的耳目?

他分明就早已知晓今日是什么日子,所以才故意选在昨晚把她宣入宫来。

来之前,苏语嫣原本也有些担忧,但是此刻,她倒是放心了。

既然他还在乎,那么就说明她在他心中还是有一席之地的。

既如此,她便曲意取悦就是了。

因此苏语嫣抬起头来,睁着一双清澈的眸子看着他,含羞带怯地道:“皇上,与沈公子的婚事,民女也是被逼无奈。民女一直心悦皇上,只是不敢显露自己的身份,因此才一直苦苦压抑。”

她话落,傅君烨薄唇微勾,轻笑道:“哦~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