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重生,九爷的小哭包回国了

重生,九爷的小哭包回国了小说

重生,九爷的小哭包回国了

来源:阳光 作者:魅生 分类:言情 时间:2022-11-01 15:27

火爆全网重生言情小说《重生九爷的小哭包回国了》最新小说这里看!提供慕晚晚傅南奕重生九爷的小哭包回国了小说全文阅读,小说原主角沈未晚,傅九叶,目前这本小说已经全部完结。小说主要讲述了:慕晚晚前世被渣男贱女害死,重生后才知道谁才是真心对自己的人,重生一世慕晚晚决定要好好保护傅南奕和自己的双胞胎儿女。

在线阅读
精彩节选
目录
相关资讯

顾隐凑过去看了一眼,确认那红彤彤的会员卡是专属定制卡片之后,十分意外的上下打量了九爷一番。

能在皇冠大厦拥有专属楼层的,要么是文城最有钱的,要么是文城最有权的,要么是二者兼得。

可九爷,虽说名声在外,但不管怎么说,现在把控文城命脉的人总归不是他了,为什么他还能得到皇冠大厦的专属楼层。

要么是皇冠大厦负责人脑子有包,要么......就是眼前的男人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

顾隐更偏向后者。

九爷,是那种看上去就让人忌惮的男人。

慕晚晚接过卡片,推着傅南奕坐上了电梯。

“莫淮,你跟许导和秦十说一声,让他们自己先吃点东西,过会儿给九爷针灸之后,我再回去。”

“好。”

顾隐半点不觉得自己是电灯泡,巴巴的跟着进了电梯:“我一直都想去专属楼层看看,但没有找到机会,多亏了九爷,我才能去逛逛。”

一边说,一边很自来熟的从慕晚晚手里夺过专属卡片,在十楼层的号上刷了一下卡,十楼灯光瞬间亮起,电梯门合上,开始往上升。

“不错不错,专属的就是不一样。”顾隐眼神亮晶晶的,但他的视线其实并没有落在电梯楼层上,而是落在傅南奕身上。

他总觉得这个男人,他一点都看不透。

更加让他疑惑的是九爷对慕晚晚的态度,传闻中九爷很厌恶慕晚晚,甚至慕晚晚失踪的时候,他还怀疑过是九爷杀人分尸。

但今天接触下来,他却不这样觉得了。

与其说这两人互相厌恶,倒不如说这两人尤其珍惜对方,而且九爷对慕晚晚似乎更加在意一些。

顾隐嘴角微微上扬,这样他也就放心了。

上了十楼,慕晚晚推着傅南奕来到客厅,让他坐在沙发上,袖口一抖,一根银针立马出现在她指尖。

“挖槽晚晚,你这几年都学会了什么?你袖子里居然藏着针?你不怕把自己扎到啊?”

顾隐说着就要上来扒慕晚晚的衣袖,被慕晚晚一巴掌拍开了:“别胡闹,等我给九爷针灸完了再说。”

顾隐不说话了,只巴巴的在一旁盯着,好奇的看完了慕晚晚针灸的整个过程。

如果说之前他认为慕晚晚所谓学医是会认几个药名,那么现在,他算是彻底改观了。

甚至隐约觉得,慕晚晚可能真的能医治自己老爸。

想到这里,顾隐眼神更加亮了。

等到针灸完,他便立马拉过慕晚晚的袖子,扒拉了一下,看到里面四周都藏着银针,不由得咂舌。

“我说晚晚,你就不怕不小心扎到自己手腕?”

慕晚晚笑:“放心,要是会扎到手腕,我就不会放在袖口里了。”

“也是,你从小学什么都快,不过几根银针,没什么大不了的。”顾隐眼里满是崇拜,“晚晚,要不你今天下午就跟我去看看我老爸吧?”

“他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我真的很担心他会走在我小叔前头。”

孝子。

慕晚晚对他口无遮拦见怪不怪:“这可能不行,今天下午我约了一些医生,说好要开研讨会的,不能说话不算数。”

“研讨会?”顾隐笑,“晚晚真厉害,那还是明天吧,明天我去沂水庄园接你吧?”

“可以。”

两人聊得兴起,都没发现傅南奕的眼神越来越凉。

“晚晚,我头还是有点晕。”语气弱得不行。

慕晚晚立马从闲聊中回神,把脉之后起身,替傅南奕轻轻按摩了一下头上的穴位。

“可能是今天来的时候吹了风,我给你按摩一会儿应该会好一些。”

顾隐对慕晚晚的心思从来就不是男女之间的,所以对两人亲昵接触并没有多大的反应,至多不过感觉到了慕晚晚对傅南奕的特别。

夫妻嘛,特别一点也很正常。

“那晚晚,你先给九爷按摩,我四处逛逛。”

“好。”

顾隐走后,气氛才缓和下来。

傅南奕抬手,握住慕晚晚按摩的手:“你也累了,休息一会儿吧。”

“头还晕吗?”

“不晕了。”

慕晚晚松了口气,就势坐在他身旁,见桌上放着新鲜水果,便捡了一颗葡萄尝了尝。

“唔,还挺甜。”

傅南奕浅笑:“晚晚,我也想吃。”

慕晚晚端起葡萄,递到傅南奕跟前。

傅南奕作势要拿,却突然顿住手:“晚晚,我双手发软,没有什么力气,你能帮我剥一下葡萄皮吗?”

这......

慕晚晚了解九爷的身体,当然知道他在说谎,但也没有拆穿,只是剥好葡萄皮,将晶莹剔透的肉送到他嘴边。

葡萄入口,慕晚晚便察觉到指尖被舔舐了一下。

酥酥麻麻的,叫人心尖一颤。

她忙抽回手:“九爷,想吃苹果吗?要不我帮你削苹果吧?”

“不想,就想吃葡萄。”

慕晚晚只得硬着头皮,连喂了好几颗,指尖酥麻得有些颤抖。

“九爷,你咬葡萄的时候,能不能不要伸舌头?”

“嗯?”语气无辜。

慕晚晚耳尖不争气的红了,她咬牙,将葡萄盘子丢进傅南奕的怀里:“九爷,我手染上色了,我去洗一下。”

“嗯。”

可她刚起身,才发现裙子被傅南奕坐到了,一动,傅南奕就不受控制的向前倾。

他的正前方,是桌子尖锐的一角。

慕晚晚暗道一声不好,收回前行的脚步,蹲下身抱住即将磕破脑袋的傅南奕。

在她的预料中,傅南奕会稳稳的扎进她的手臂里,可问题是,对方不知从哪儿受力,突然转了个弯,稳稳摔进了她的怀里。

她一个没站稳,头倒在了沙发上,对方一个栽下来,支撑着减缓力度,落在她的唇上。

湿润柔软。

傅南奕眼底闪过一丝戾气,再隐忍不住,他抬手扣住慕晚晚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带着侵略,占有的意味。

慕晚晚瞪大了眼睛,久久才回过神,脸红得如同火烧。

终于,她推开了傅南奕。

“九爷,你......”

慕晚晚脑子开始运转,终于发现了一些微妙的事情。

或许,从一开始她的力度就掌控得很好,之所以每一次都会不受控制的占九爷便宜,其实是因为九爷自己用力了?

因为刚才如果不是九爷自己用力,双唇磕到,她的门牙怕是都会被磕掉。

也就是说:

“九爷,你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