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重生明朝做官人

重生明朝做官人小说

重生明朝做官人

来源:阅文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8-02 16:50

《重生明朝做官人》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在这里!作者为上山打老虎额,主角是柳乘风温晨曦温晨若,重生明朝做官人小说精彩节选:谈起和气,柳乘风不禁想起那千家万户的嘴脸,心中一阵寒意。温晨曦却不疑有他,脸上露出喜色,道:这就好了,晨若还说你这样的书生去了卫所,一定会被欺负的。柳乘风瞪着眼睛,板着脸说:别听那小妮子胡说八道,她最喜欢惹是生非。

在线阅读

温晨曦却皱起眉来,道:“这可说不上,听温晨若说,锦衣卫已不是早年的锦衣卫了,当今皇上倚重内阁和各部堂,便是指挥使大人见了那些阁老都要陪笑打恭,侍郎虽然比不得阁老,可是便是我爹爹见了他们也是不敢放肆的,更何况这个侍郎还是太子讲师,早晚要入阁的,他若是心眼小一些,岂不是要坏了夫君的前程吗?”

柳乘风心里不以为意,安慰了温晨曦一番,温晨曦才恬然道:“是,是,总是你说的有道理。”

柳乘风嘻嘻笑道:“不是我说的有道理,是晨若总是挑拨离间,往后再也不要信她的话了,其实去太学坐堂正合我的心意,天天坐在那里听博士们讲学问,哪里是什么坏事?不说这个了,我们还是早早睡了吧。”

“嗯……”温晨曦低不可闻地应了一声,脸上飞过一抹嫣红,总觉得柳乘风说睡觉时的口气有那么点儿隐喻。

第二日柳乘风起来,仍旧去国子监里坐堂,今日他带了钱袋,正午的时候请老霍美美地吃了一顿,老霍笑逐颜开,压低声音对柳乘风道:“柳兄弟,这一下只怕你有麻烦了。”

柳乘风道:“怎么了?”

老霍正色道:“听卫所里的兄弟说,有人在南北镇府司和历经司里打听你的消息。”

柳乘风想到昨天得罪的侍郎,心里忍不住骂:“莫非是那侍郎在打听自己?那老家伙的心眼这么小?”

老霍吁了口气,继续道:“反正你小心一些,京师里头的大人多的是,一不留神若是得罪了哪路神仙,人家只要捏捏手,咱们就吃不消了。”

老霍的警句中带着一股浓重的世故,他当了几十年的差,在这京师里算是消息灵通,看多了豪门倾轧小人物的事,这时候也不禁为柳乘风担心起来。

柳乘风心里却在想,侍郎又如何?他若真是给自己使绊子,大不了这锦衣卫不做了,宁愿仍旧回去摆字摊。不过想到妻子对自己的期望,心里又觉得很不是滋味,若是这锦衣卫没做两天就被除了名,晨曦那边就真不好去面对了。

老霍的一番话,让柳乘风整整一天的心情都变得黯然下来,回府的时候,一个管事笑吟吟地叫住他,对他道:“老爷在书房要见姑爷一面。”

柳乘风只好又到书房去,温正也是刚刚下堂回来,身上穿着锦衣紫袍,一脸疲惫地看了柳乘风一眼,语气不善地问:“王侍郎是怎么回事?你什么时候得罪了他?你可知道这位王侍郎乃是当今圣上跟前的红人,更是清流的领袖?现在倒好,你进了卫所才一两天的功夫,就将他得罪了?”

温正的心情很坏,脸上阴云密布,他这便宜岳丈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之前就想着这么个书呆子进了卫所早晚要惹出事,结果今日一早的时候,王家就派了人四处打探柳乘风的背景,温正当时心里也是惊诧,便叫了那家人来问,才知道柳乘风竟是与王鳌在国子监的仪门外起了争执,温正当时真是骇得无言以对,一整天都是恍恍惚惚的。

柳乘风正要解释,温正的脸色变得更坏,怒道:“你可知道那王鳌是什么人?莫说是我,便是指挥使大人见了他,也得乖乖地叫一声先生,他若是要收拾你,只需要派个家奴去给指挥使打个招呼,就可以让你在这京师销声匿迹,哼,你不必解释,解释了,我也不听。明日开始,你不必去卫所里了,我会叫人给你告个假,你好好在家中反省,至于其他的事,就看王大人肯不肯高抬贵手了。”

正说着,温晨曦推门进来,她的额头上渗着了汗珠,或许是因为跑得太急,两颊生出红晕,大口地喘着粗气,道:“爹……怎么了?”

温晨曦也是刚刚听仙儿说老爷把姑爷叫了去书房,且满脸都是怒容,温晨曦心思细腻,生怕爹爹与夫君生了冲突,便过来听一听,一到书房外头,便听到爹爹在书房里咆哮,立即吓得花容失色,再不顾规矩,推门而入。

温正见了温晨曦,又看了看柳乘风,冷哼一声,道:“哼,你们做的好事。”不过他似乎是因为顾及着温晨曦的身体,没有再说什么难听的话,只是甩袖而去。

书房里只剩下了温晨曦和柳乘风,柳乘风此时的心情也变得难受起来,他倒是怪不到温正头上,虽然温正对他有成见,可是那王侍郎毕竟是他惹来的,现在那王侍郎不肯干休,温正勃然大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温晨曦见柳乘风脸色不好看,默不做声地抽出汗巾给柳乘风擦了擦汗,捋平了衣衫,与柳乘风回到自己的房中去,叫仙儿泡好了一壶热茶,捧到柳乘风的手里,才低声道:“夫君,这世上许多事本就讲不清楚,父亲对你发脾气,多半也是为了我们好,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是你不要生气好吗?”

柳乘风抬起眸,看到温晨曦一双温柔的眼睛看着自己,一肚子的阴郁霎时一扫而空,心里想:你妹的,柳乘风啊柳乘风,你一个堂堂男子汉,怎么还要自己的老婆来安慰自己?你有满肚子的学问,又通医术,在这个世界就算不寄人篱下,难道就当真活不下去?

柳乘风不禁笑起来,道:“我生气什么?你不要多想,我只是在思考……”

“思考?”温晨曦见柳乘风的脸上有了笑容,俏脸上也露出微笑。

柳乘风正色道:“我在思考若是被卫所革除了,我是不是还是摆字摊做点小生意去。”

温晨曦不由莞尔,道:“夫君若去做生意,我也要去帮衬。”

柳乘风笑道:“到时候再生十个八个儿女,形成家族式产业,要垄断整条街的字摊,哪个没眼色的家伙敢来抢生意,晨曦就做掌总,一声令下,让晨若那丫头打头,咱们一起冲过去敲晕了再说。”

温晨曦不禁咯咯笑起来,道:“听起来像是强盗一样。”

柳乘风不禁抓住了温晨曦的手,认真地道:“你这个夫君真是没出息,读书被人革了功名,现在连锦衣卫的差事多半也要保不住了……”

温晨曦掩住他的唇,一双美眸打量着柳乘风,凝视片刻才低声道:“且不说嫁鸡随鸡,在晨曦心里,夫君就算革了功名,可是这肚子里的学识是谁也革不去的,就算去不了锦衣卫当差,可是品性却比那些当差的人好十倍百倍。”

“老爷,姓柳的校尉已经打探出来了,此人原本是个革了功名的书生,此后在街口摆了字摊,却不知是什么原因突然成了锦衣卫指挥佥事温正的女婿,此后便入了卫所,在国子监里厅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