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重生后在陆爷怀里肆意撒野

重生后在陆爷怀里肆意撒野小说

重生后在陆爷怀里肆意撒野

来源:阅文 作者:天心媚骨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7-21 15:52

《重生后在陆爷怀里肆意撒野》小说陆寒筱陆遥风章节目录,小说陆寒筱陆遥风全文阅读,内容细致饱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陆寒筱没有说二话,她很是乖巧地接过了陆遥风递过来的伞,伞柄被陆遥风捏过了的,还留着温热,陆寒筱接过来后,那残留的热将掌心烫得有些灼热。之前,心底里的那点被嫌弃的郁闷就这样被烫得散了。

在线阅读

陆遥风站在门口收伞,陆寒筱站在她的身后,手里捏着她复印的卷子,她本来想帮陆遥风拿他复印的文件,陆遥风却没有给她。他收好伞,把伞随意竖在门口,转过身来,见陆寒筱略有些委屈地望着他。

陆寒筱曾经是那么厌恶他,她说的很多伤人的话,他都不记得了,也不愿意去记,但陆寒筱对他的鄙夷,不屑和厌恶,他还是记得的。此时,陆寒筱这般巴巴地望着,陆遥风的眉头轻轻皱起,他不知道她最近又在玩什么花样,也不想理会,他朝前走两步,推开门,让陆寒筱先进去。

陆遥风站在门口,他身上的水滴滴答答地往下滴着。陆寒筱想说什么,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忙进了屋,换了鞋子,便飞快地朝楼上冲去,跑了一半,立在楼梯上,冲着厨房里的阿姨喊道:“吴婶,帮我哥哥煮碗姜汤吧!”

转过楼梯的拐角,陆寒筱抬起头,陆寒婷站在二楼,倚着楼梯扶手,似笑非笑地朝陆寒筱看过来,“怎么,这么巴结三哥,是不是想他明天帮你去开家长会?”

陆寒婷的声音很小,是怕陆一鸣听到,她用手拢着嘴,红嘟嘟的唇,模样儿说不出的可爱。陆寒筱挑眉看了她一眼,唇角微微一翘,“你是在关心我吗?要是真想关心我这个姐姐,不如,你帮我去跟爸爸说一声?”

“你?做梦!”陆寒婷看陆寒筱那淡淡的神情,似乎一切都尽在掌控中的一般,这一点,陆寒婷格外不服。她本就是想看陆寒筱的笑话的。最好,陆寒筱能够愁的茶不思饭不想,如此最好。“你现在回来?去哪里了?哦,你手里是不是拿着卷子?陆寒筱,还说你妈妈是才女呢,我看你也不怎么样,老师才发的卷子,你就弄坏了?”

“是吗?你亲眼看到我弄坏的?”陆寒筱也不急着上去,只站在楼梯上,抬着头,脸上是浅淡的笑,一双眼,冷得如盛着九幽寒泉。

“没有,还需要亲眼看到吗?自己的卷子都护不住,还有什么好说的?”陆寒婷说完,抬步就要走,却听到一声轻笑,一听这笑声,心头的火一波一波地往外涌,她扭过头,冒火的眼盯着陆寒筱,听得她笑道:“原来是你亲眼看到的,果然,家贼难防!”

“家贼?你说谁是家贼?”陆寒婷气得脸都白了,蹦起来,恨不得冲着陆寒筱揍一拳过去。

陆寒筱缓缓地,一步一步朝楼上走去,走到陆寒婷旁边时,凑上前去,在她面前低声说道:“你应该记住早上姐姐说过的话,最后一次,你竟然不听!”

说完,陆寒筱踩着步子,头也不回地朝自己的房间里走去。

陆寒婷气冲冲地想冲上去,陆寒筱的个子不及她的高,长得也很瘦小,可看到陆寒筱那小小的矮矮的身子,迈出那般坚定的步法,陆寒婷心里顿时就失去了勇气。

她听到楼梯上传来的沉稳的脚步声,扭过头去,便看到,陆遥风一身湿淋淋的,也正仰起头看过来,他狭长的凤眼微眯,泛着冷的光,带着冰的寒,令人有种利刃来袭的错觉。

陆寒婷不觉打了个冷战,她颤抖了一下,嗫嚅着声音,“三哥!”

陆寒婷极少喊他,陆遥风虽然与他们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但形同陌路。从前,陆遥风只理会陆寒筱一个人,陆寒筱那傻子并不领情,说话行事处处针对陆遥风。后来,陆遥风也极少管陆寒筱了。

现在,看这样子,陆寒筱似乎是和陆遥风一起出了门,莫非陆遥风陪着陆寒筱去复印卷子了?陆寒婷看着陆遥风手上两指夹着的两张纸,折叠着,不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陆寒婷想问,却不敢。

陆遥风一身湿漉漉的,每走一步,身上的水就会滴下来,滴了一路。他身上带着沉重的湿气,从陆寒婷旁边经过时,她能够感觉到一股子湿寒,忙缩了缩肩,看着陆遥风一言不发地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陆遥风还是对陆寒筱这么好啊,下这么大的雨,他们一起回来,陆遥风淋成了这样,陆寒筱身上没一点湿处。她不过张嘴让吴婶给陆遥风煮碗姜汤,就把这事给盖过去了。

同样是同父异母的妹妹,陆遥风看她,却像是看路人一般。

小学四年级的作业,不管布置多少,对陆寒筱来说,真正是不值一提。她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把头发吹干,坐在桌前,拧亮了台灯,花了二十分钟,把作业全部都写完了,又翻了一下明天课堂上要学的内容,便起身出了房间。

“你去做什么?”

陆寒婷像是守在门口一样。她的房间和陆寒筱相邻,她应当是听到声音就出来了,脱口而出的话,说完了,讪讪一笑,缓了声音,“姐姐,你这么晚不睡觉,出来做什么?”

陆寒筱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她反手关上门,手里拿了根钥匙,在门上转动两下,又将钥匙在掌心里抛了抛,才装进衣兜里。她这一连串的动作,陆寒婷看得一愣一愣的,脸上也略微有些发烧,陆寒筱这是在防着她呢。

“我下去喝牛奶,你要吗?我帮你端一杯上来?”

陆寒筱声音轻柔,但听在耳中,却有种寒彻遍体的感觉。陆寒筱有这么好吗?陆寒婷自然是怀疑的,但她也很想知道,陆寒筱笨成那样,连好赖都不知道,能够对她做什么?陆寒婷点了点头,“好啊!”

陆寒筱便自顾自地下了楼。

厨房里,吴婶正在煮生姜汤,纯净水放在奶锅里,里面放了切好的生姜,水正在沸腾,颜色也渐渐变成姜黄,一股生姜味儿弥漫在整个厨房间。看到陆寒筱下来,吴婶便将火关了,问道:“小小,过来看看,还要不要煮?”

陆寒筱只是九岁的孩子,能知道什么?吴婶却还是殷勤地问。她是当年沈竹清来陆家时,带过来的,她的月薪很高,一直到现在,在整个小区里,工资水平比平均水平高出了一大截。对这一点,高玉凤很是不喜,一度想要把吴婶给辞了。是陆一鸣留了下来,吴婶的工资,并不是陆家给的,而是沈竹清在负担。

那时候,高玉凤才知道,沈竹清还留下了产业。她曾经穷得连老父的医疗费都出不起,债台高筑。但政策变化下,几年过去,沈氏留下的产业,有了起色,沈竹清死的时候,竟然开始盈利了。

而吴婶,高玉凤不得不留她在陆家,再加上,吴婶的手艺格外好。她做的饭菜,陆一鸣吃得要多一些。高玉凤后来又请了位帮佣进来,吴婶主要的任务就是照顾陆遥风兄妹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