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贴身狂龙

贴身狂龙小说

贴身狂龙

来源:掌读520 作者:暗夜行走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7-21 14:10

洛天裴容小说的名字是《贴身狂龙》,提供贴身狂龙小说全文阅读。贴身狂龙小说节选:好勒,三个人先请坐,马上就好了。老板是个非常热情的小伙子,手脚麻利,拿着一块抹布,把一张小木桌擦干净,热情地让坐,然后去忙碌。农舍安静朴素,有田园风光,周围有葡萄架,下面有五张桌子,是用木桩做成的桌子,很有特色。

在线阅读

“不会的,不会的,您走好啊。”扛水泥的正是黑五子,此刻他心里郁闷的要死,心想这个姑奶奶终于要走了,竟然比洛天和容姐还要狠,简直就是黄世仁,一来就要自己干活,自己是监工好不好?黑五子欲哭无泪,却又不敢反抗,他知道这个小丫头和天哥关系非同一般。

小姑娘正是兰兰,一蹦一跳的走了,坐上车子扬长而去,黑五子大松了一口气,自己虽然强壮,不过早被女人掏空了身体,这干活还真不行,汗流满面的,受不了啊。

“好了,哥几个,休息!”黑五子把水泥往地上一扔坐在地上呼呼直喘气,看到这,请来的装修工人也有样学样的往地上一坐,黑五子不由的眼一瞪:“你们也休息?干活去,花钱是白花的吗?”

那几个工人不由的心里嘀咕:“那也不能把人累死嘛”心里想归想,不过不敢违背黑五子的意思,黑五子在东昌虽然比不上黄三这些大佬,不过也算是一个小帮的头目,还是有点名气的,这些人哪里敢得罪他,只好又继续干活了,反正不当着这个黑小子的面休息就行了。

“五哥,太辛苦了,晚上犒劳一下兄弟吧,嘿。”黑五子的一个小弟勤快的递过来一支烟,帮忙点上,笑嘻嘻的说道,脸上透着猥琐。

“你小子,还不知道你什么德性,没有女人都活不下去的东西,好,兄弟们好好干,等天哥发了工资,给大家分红,干完这点活,晚上请兄弟们好好吃一顿,再去夜总会爽一把。”黑五子豪爽的说道。

“好,五哥就是五哥,不含糊。”

“五哥豪爽,威武,以后就跟着五哥混。”

几个小弟一个个奉迎拍马,笑的要多猥琐有多猥琐,黑五子心里也是憋了一肚子邪火,这个兰兰小丫头长的不错,不过他不敢动,吓死他也不敢有非分之想,只得把念头打在他的那个姘头身上,想到那个姘头,黑五子只感觉一阵火热……

“兰兰,今天累吗?”

看到兰兰一回来,一头扎进了卫生间,哗啦啦的洗澡,一会儿,这个丫头穿着一件清凉的睡衣,提拉着粉色的拖鞋走了出来,坐在沙上的洛天看着这个丫头那水嫩粉滑的小模样不由的微微一笑道。

“哼,别提了,累死了,好无聊,喂,天哥,你们今天办事顺利吗?”兰兰凑了过来,小腿往沙发上一盘,短小的睡衣自然的上提,露出两条光滑白晰的小腿,整个人一股清新的幽香夹带着水气迎面扑来,让洛天不由的多看了这个丫头两眼。

片刻后洛天呵呵一笑回过神来,对于今天的事,只是淡淡的应付了一下,就没有再往下说,他还在想周奉天的事,这个周奉天并不简单,现在自己和容姐在东昌算是没有根基的人物,如果一旦让南家还有几个区的老大知道,周奉天撒手不管,容姐肯定有麻烦。

裴容心里也清楚,只不过毕竟她算是一个小人物,几个区的老大也不会放下身架动她,毕竟裴容的为人还是可以的,这次南家打来的钱里,裴容还特意抽出来一部分孝敬几个区的老大,相信如果没有外来的压力,裴容暂时还是没有麻烦,如果非要说有的话,那就是南家,只要周奉天含蓄的向南家透露一点风声,吃了大亏的南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所以洛天不敢大意,只是没有想到麻烦很快的就来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次不是南家,也不是黄三他们。

傍晚时分,洛天所在的别墅楼下缓缓的驰来了一辆车子,车子是黑色的,就是一般的奥迪A8,从车上走下来两个人,一个年轻人,身着一身白色的西装,眉宇紧皱,却是气宇轩昂,身形挺拔,一表人材,眼神沉着,有一种很明显的上位者的气息,这是一种常期处在高位所养成的气息。

抬头看了一眼别墅,“李老,是这里吗?”年轻人转头回身后跟着的一个老者,老者关躬着腰,一脸的皱纹,时不时的咳嗽一下,有种风烛残年之感,很普通。

“大少爷,就是这里!”老者道。

“嗯!”年轻人点点头,看了老者一眼,然后抬脚就向里走去。

“大少爷,不可,先让老夫来吧。”老者脸上的精光一闪,一手拉住了年轻人,年轻人怔了怔,然后由老者走在前面,老者在前面开路,一步一个脚印,走的很缓慢,却有一种特别的韵律,“咚,咚,咚。”

客厅里,刚吃过晚饭的洛天,裴容还有兰兰三人正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这时,洛天的脸色突然一变。

“容姐,带兰兰回卧室,快点,没有我的允许绝对不能出来!”洛天严肃的说道。

容姐一愣,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洛天如此严肃的一面,话里有种不可抗拒的意味,点点头,什么也没有说,拉起不情愿离开的兰兰走进了卧室。

“咚,咚,咚。”

外面的声音在缓慢的响起,在接近。

洛天面色凝重,伸手拿起茶几上的一个遥控器,他可不是换台,而是看似无意的在茶几上敲击着。

“啪,啪,啪”韵律节凑竟然和外面的脚步声出奇的一致,有种迎合的味道。

接着外面的用脚步似乎加快了许多,“咚咚咚”不像在走路,像是在跺脚。

“好厉害!”洛天心中一凛,手中的遥控器也加快了,啪啪啪无论外面怎么变,节凑时刻和它保持一致。

最后脚步停,遥控器止,门外的老者头上见了汗水,“李老,你怎么了?”后面跟着的年轻人疑惑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