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大圣传

大圣传小说

大圣传

来源:掌阅 作者:说梦者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1-06 17:37

李青山青牛小说叫《大圣传》,作者是说梦者,为您提供大圣传小说完本阅读。大圣传小说主要讲述了:既然这个灾民李富贵能够得到一份补偿,那村里的灾民就更多了,可以说家家户户都给了神婆一个供词。李青山看着他说:“你们还有什么不同意的地方?”尽管对村人受骗深表同情,他却不打算为别人的愚行付钱。

在线阅读

李青山这还是第二次杀人,比起第一次在黑暗中的慌乱,这一次在光天化日之下,他却显得非常镇定,进步之大,连他自己都有些吃惊,寻思道:“难道我是被那《牛魔大力拳》勾起了心中的魔性,抑或是说,这才是我的本来面目?”

在前世那个颠倒迷离的现代社会,不知有多少人的真性情不得舒展,只能随波逐流,顺应时事而活,莫说是三四十岁的成年人,就是少年青年,也没有了热血与大志,他也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与常人没什么两样。

而经历穿越轮回的生死变幻,反而激起了他胸中豪情,不肯再庸庸碌碌的过这一生,却又被这个小山村的辛苦生活生生压了十五年,终于得到这个契机,豪气一旦得到释放,真的有若疯魔,再也不肯收敛。

李青山收敛笑容,回过头来道:“二位莫慌,这老贼婆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还要你们主持公道。”

你光天化日,闯屋杀人,还要我们主持公道。这些话只在二人心里打转,自然没人敢说出口。

忽然有一日冲出人群,来到李青山的面前,噔噔噔的叩了三个头,仰起头来:“人是我杀的,与二郎无关!这老妖婆害我家破人亡,小毛,爹替你们报仇了!”说完又是哭又是笑,正是李富贵,这块压在他胸口许多年的大石,突然搬开,只觉得纵然死也瞑目了。

村里没有人都知道李富贵的遭遇,都不由的默然。

唯有刘管事露出尴尬恐惧的神色,正是因为李富贵遇到这桩变故,借酒消愁变卖家中良田,他才得以成就“刘半村”的英名,若是李青山怀疑他与神婆勾结,那岂不是糟糕了。

李青山道:“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哪需你来顶缸,请随我来!”他招呼那三个泼皮,以及村中几个有威望的老人,一起来到神婆的后院。

李青山回头向屋檐下点了点头。其他人循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却是空无一物,小安正躲在阴影里,指着一片空地。

李青山一声令下,三个泼皮开始掘地,他们在李青山的目光注视下,一个个拼劲了全力,不敢有丝毫偷懒,不一会儿功夫,就掘出一个大坑,挖出一具骸骨。

李青山下去将那骸骨收殓起来,回头望了一眼屋檐下,命令道:“继续挖!”这并不是小安的骸骨。

在小安的指点下,李青山又让人了几处挖掘,便又是几具白骨被挖了出来,周围的人都面露骇然之色,神婆的后院里,怎么埋了这么多尸骨,而且每一具,都像是孩子的尸骨。

李青山也有些吃惊,面色越发的沉重,心知这是神婆练邪术的牺牲品,他所见到的那团充满怨气的鬼雾,想必就是由此而来,只恨让那老贼婆死的太痛快。

这时候,只听“叮”的一声,像是碰到了什么东西,小心翼翼的挖开,却是一个瓷坛,紧紧的封着。

不待李青山阻止,三个泼皮抢着打开瓷坛,一小团黑气冲出,害怕阳光似的,直钻入一个泼皮的口鼻。

那泼皮浑身一震,倒在地上昏死过去,不多会儿功夫就没了声息。

另外两个泼皮吓得脸色惨白,动弹不得,但瓷坛里的东西,却一下照化了他们的眼,瓷坛里装满了白闪闪的银子,他们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就连刘管事和那几个行将就木的老人,都露出意动的神色。

李青山推开他们,他们登时就要发怒,再怎么胆小怯懦的人,为了财富,也会眼红心跳,变得凶狠起来,但见是李青山,就又不敢动作。

李青山哪管他们的心思,将那瓷坛取出来放在一边,在瓷坛之下,一具小小骸骨显现出来,骸骨早已褪尽了血肉,显出灰白的颜色,不知埋了多少年。

小安终于点头,李青山轻轻叹了口气,左右一看,把瓷坛里的银子全部倒出来,将白骨装了进去。

银锭滚落在地,堆成一个小山。

这一下,周围所有人的眼睛都直了,甚至再顾不得那些尸骸。

刘管事是见过世面的,大约估摸着,这些银子足有数百两之多,连他见了都要眼红,更何况是旁人。

在这样的小山村里,真称得上是一笔巨款。

李青山也没料到神婆这些年的搜刮竟然搜刮了这么多银子,所谓“财帛动人心”,他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对这笔财富同样意动,毕竟将来要用到钱的地方多着呢!

单说吃肉,他也不想一直的依赖青牛,青牛既然想要他独立,他就独立一个给它看看,而且他也想换换口味,或许再到集上,买几坛好酒。

但他也明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道理,若是将这些白银全部带走,现在这些人畏于他的威势不敢多说什么,但心中必然生怨,埋下了不小的祸根,甚至连神婆之死都未必能平定下来。

“李村长,你是这村中最为德高望重的人,这些银子该怎么办,你且说来听听。”李青山擦去厚背钢刀上的血迹,收刀回鞘,看似要李村长做主,但说起“德高望重”四个字的时候加重了语气。

“哪里哪里,这是二郎你立下的功劳,斩了村中的一大祸害,这银子应当由你来处置才对。”李村长前些日子才扮演了一次不光彩的角色,总觉得李青山的言语中充满了恐吓的味道,哪里敢应这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