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 >

抗战之铁血龙魂

抗战之铁血龙魂小说

抗战之铁血龙魂

更新时间:2019-04-28
小编评语:这是一个无边无际的黑暗深渊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抗战之铁血龙魂图1
抗战之铁血龙魂图2
抗战之铁血龙魂图3

《抗战之铁血龙魂》小说的主角是楚凡依然,抗战之铁血龙魂是由作者屌丝狂舞所写的一本军事小说,抗战之铁血龙魂小说讲述了:这是一个无边无际的黑暗深渊,无尽的黑暗吞噬着楚凡的身躯,蚕食着他的灵魂,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清晰地触摸到死亡的气息,也从未像现在这样真实地体验到灵魂与肉体分离的感觉。

精彩节选:

这是一个无边无际的黑暗深渊,无尽的黑暗吞噬着楚凡的身躯,蚕食着他的灵魂,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清晰地触摸到死亡的气息,也从未像现在这样真实地体验到灵魂与肉体分离的感觉。我真的死了吗?

然而,就在无穷的黑暗将他的灵魂剥离拉扯向地狱深渊时,猛然间,一股浓重的火药味混着刺鼻腥臭味和焦味的复杂气味迫面而来,在这种味道的刺激下,脱离的灵魂似乎被一只无形的巨力牵扯着,使劲丢回到肉身里。

虽然眼皮依然沉重,四肢百骸依然无力,但楚凡停滞已久的思维又渐渐活跃起来,敏感的六识也开始快速地捕捉外界的信息,传达给大脑。

枪声、炮声、哭声、惨叫声、怒骂声、狂笑声等统统交织在了一起,在整个空间里不住回荡,在楚凡的脑中被无限放大,同时,那股难闻到令人作呕的气味也更加清晰。

紧闭沉重的眼皮再也招架不住两种外界刺激的影响,楚凡慢慢睁开了双眼,到处都是烧黑了的残垣断壁,倾塌的木椽和砖瓦、石块随处可见,四周残破的建筑物不断的燃着大火,冒着滚滚浓烟,整个天空全被染成了黑色。

楚凡所处的位置正是一间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店铺一隅,店铺被炸得只剩下一半,残破焦黑的门上挂着一块牌子,只能依稀辨认出繁体字“粥铺”两个字,残椽断木倒了一地,挡住了大半视线,外面的人很难看到他。

这是哪?在拍战争电影吗?可我明明是从泰山之巅天柱峰上摔下去的?楚凡挣扎着移动了一下无力的身躯,想靠近一边的窗户看看,奈何身体不争气,只一起来,又一阵眩晕,倒了下去,被碎石硌得生疼,再加上本就身受重伤,这一下直疼得他龇牙咧嘴,冷汗涔涔。

他娘的,老子没死!真的没死啊!楚凡忍不住欣喜若狂,彻骨的疼痛是这么得真实,尽管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也经历过无数的生死,但不管哪次都没有这次这么强烈得感觉——活着真好!本就是十死无生的事情,自己竟然硬生生从鬼门关里转了一圈又回来了,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让人激动人心呢!

虽然很想去外面确认一下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但楚凡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允许,和鬼冢一郎一战几乎耗尽了全身真气,五脏六腑也因为鬼冢最后的绝招“鬼之舞·葬魂”受到严重的震荡,急需好好调理。

楚凡眼观鼻鼻观心,静静入定,慢慢控制体内真气游走全身,调理经脉。也不知过了多久,楚凡才又重新睁开眼睛,功力已然恢复了三四成,但内伤依旧得靠药物慢慢调养,光靠真气是没用的,虽只有三四成,但已可行动自如,他也已经很满足了。

楚凡缓缓起身,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确定安全,才向店外走去。然而,等他一迈出店门,眼前的一幕依旧令他深深震骇!满地的尸体,满地的鲜血,简直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和尸臭味,伴随着冷风一阵阵扑鼻而来。这一刻,楚凡才清醒地认识到这不是在拍电影,眼前的一幕幕都是真的,对于是不是真的尸体,曾经身为杀手的他再也清楚不过了。

但是眼前的这一切依旧让他形神巨震,这简直是一场惨绝人寰的屠杀,楚凡眉头紧锁,到底是谁下的毒手?这儿又究竟是哪里?这些尸体,男女老幼都有,血肉模糊,很多面容都已经分辨不出来了。

楚凡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前面就是一条大马路,只是道路坑坑洼洼,到处都是炸弹炸出的弹坑,散落的枪支子弹壳满地都是,也有成堆的尸体,不难分辨这些尸体和刚才看到的那些尸体的不同,这些尸体都身着土灰色军装,帽檐上一个白色的太阳下面是两颗黑色的扣子。

国军!楚凡震惊了,这儿怎么会有国民党的军队?难道我穿越到了抗战时期?他走到一具尸体身旁蹲下,看到尸体衣服上一块胸牌上依稀可辨“国民革命军72军88师”字样,熟悉历史的楚凡这才百分百肯定自己真的是穿越了,而且自己现在所在的这片土地,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74年前的南京,因为72军88师正是当时南京保卫战时的国军部队。

而那些死去的无辜百姓,则正是被日军残忍杀害的那三十万中华同胞,这一刻,楚凡只觉得一股怒炎直冲冠顶,体内热血如同沸水般翻腾汹涌,拳头握得咯嘣作响,青筋爆立,牙齿几乎都咬碎了。这一幕,换了任何一个有血性的中国人,都不会无动于衷的。楚凡是杀手,但并不冷血,他现在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我要杀鬼子!

正此时,一阵卡车的轰鸣声沿着公路由远及近,飞驰而来。楚凡目力极好,微一望,就发现来的是四辆日军军用卡车,每辆除了十五个鬼子外,还有一些被捆绑押解的中国军人,都将被送往离这不远的广场上枪决。

那些中国军人也都是有血性的汉子,知道自己大限将至,竟然高唱起军歌,任由押解他们的日军不停地怒骂抽打,军歌依然嘹亮,久久回荡在黑暗笼罩的南京城上空,强行破开了一道光亮。

这一刹那,楚凡有种冲出去和鬼子拼命的冲动,但理智使他深深地压下了满腔怒焰,身形隐在一根木椽之后,目送着卡车离去,对着那些中国汉子恭敬而又庄重地敬了一个军礼,随后默默转身离开。这个仇,他会报,只是不是现在。无谓的牺牲并不是英勇的表现,留着命多杀鬼子才真正对得起他们的英魂。

楚凡走街穿巷,好几次与鬼子相遇,都被他轻松避开。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离开南京城,找地方先把伤养好,再去打鬼子为死去的同胞报仇。

不知行了多久,楚凡在一个学校门口停了下来,挂在门上的校牌早已被炸成两半,掉在地上,上面写着“南京第四女中”几个字,他看了看渐薄西山的红日,现在离天黑不到两小时了,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到天黑再想办法混出城去。

打定主意,楚凡仔细检查了四周情况,确定没有危险,飞快向大门走去。一进校门,看到的是一片狂轰滥炸后留下的废墟,整个第四女中只剩下一幢教学楼依然孤零零地立在那儿。地上更是血迹斑斑,显然死伤了不少人,但却不见尸体,想来是被人清理掉了,楚凡心下沉重,侧目不去看那些血迹,径直向那幢教学楼走去。

还没进入教学楼,楚凡就听到一阵女子凄惨绝望的哭喊声和禽兽嚣张的狂笑声,是从教学楼的三楼传来的。他当下不再犹豫,飞身向三楼奔去。

一间教室中,面对yin荡狂笑着缓缓向自己迫近的三个日本禽兽,墨子韵较弱的娇躯不住颤抖,美眸中满是恐惧,手中握着一把剪刀胡乱挥舞着试图阻止三只日本狗,一边后退,一边歇斯底里地哭喊着:“别过来!我叫你们别过来!”

“花姑娘,你的别害怕,剪刀的不要,中日亲善的,大大的要!”其中一个鬼子曹长尽量让自己的脸笑起来具有亲和力,奈何越是笑得和善,那张猪头脸越是狰狞可怖,眼中的shou欲已曝露无疑。

“别过来!别过来!······啊~~~~~!”墨子韵一声尖叫,却是另外两个日本兵再也耐不住欲望,在鬼子曹长的默许下,蹭的一下就从两旁窜了上来,墨子韵吓了一跳,情急之下,一刀扎向其中一个鬼子兵。然而一个弱女子怎能敌得过训练有素的鬼子兵呢,只一个照面,墨子韵手中的剪刀被夺走扔到地上,而她整个人也已经被两个鬼子按倒在一张桌子上。

“啊!放开我,你们这帮畜生!禽兽,小日本,别碰我,啊——!”墨子韵拼命地挣扎,无奈怎么都挣脱不开。

她的挣扎引来了三个鬼子又一阵狂笑,“花姑娘的,我的大大喜欢,哟西!”那个鬼子曹长三两下窜过来,伸手抓住墨子韵墨绿色的碎花旗袍衣襟使劲一撕,只听刺啦一声,胸口的衣服直接被撕开一条长长的口子,一时间酥胸半露,还有大片晶莹柔滑的如雪肌肤,看得三个鬼子眼睛兽芒迸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恨不能手脚并用才好。

这一刻,墨子韵的脑子一片空白,心中只剩下一个想法:我被这帮禽兽玷污了。我和你们拼了,她猛然间剧烈挣扎起来,三个鬼子正专注于欣赏美色,完全没有防备,被林雅挣脱开来,只听那个鬼子曹长一声惨叫,却是墨子韵亮红色锋利的指甲狠狠在他那张猪头脸上抓出了四道血痕子,同时穿着高跟鞋的脚一脚踢中其中一个鬼子的裆部,把他踢得凄厉吼叫,捂着裆部嚎叫着滚到了一旁。趁着时机,她跳下桌子向着外面跑去,但她没跑几步,却被那个鬼子曹长揪住她那波浪卷的长发狠狠甩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

“八嘎!”那个鬼子曹长冲了上去,压在墨子韵身上,盛怒之下,伸手就打了她一巴掌,直把她打得几乎晕厥,嘴角都渗出了鲜血,但墨子韵依然挣扎不断。另两个鬼子也跑过来,三人死死压住墨子韵,狞笑着开始撕她的衣服,而鬼子曹长再也忍不住,将那张猪头脸在墨子韵雪白的胸口上乱拱乱啃。

“小日本,老娘日你祖宗!”墨子韵四肢无法动弹,只能奋力扭动躯体,摆着头,怒骂哭喊着,泪水早已冲坏了妆容。但她不知道这一扭动使得她凹凸有致,玲珑剔透的玉体散发出更加诱人的无穷魅力,不断刺激着三头野兽的兽性。三个鬼子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脱自己的裤子了。

然而当三个鬼子沉浸在兽性带来的欢乐中不能自拔时,却不知道死亡已经降临了。楚凡来到教室门口,正好看到这一幕,顿时目眦俱裂,怒焰腾空,我日你小日本十八代祖宗,老子要是不收拾你,太他妈对不起老子这颗滚烫的心了。

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他身形飞扑,如电般向三个鬼子激射而去。其中一个鬼子兵只觉得眼前一道残影闪过,只觉得身体高高腾空飞起,再落下来时还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一命呜呼了,却是楚凡借助他下降的落势抓住他身体的同时直接用顶起的膝盖折断了他的脊柱。

另外两个鬼子这时才终于反应过来了,迅速站起身来,那个鬼子士兵大叫一声,在那个鬼子曹长的指挥下端起明晃晃的刺刀向楚凡扑来。

楚凡冷冷一笑,随手丢开鬼子尸体,继而手一伸,就已抓住枪头,往自己这边只猛一带,那个鬼子兵只觉得一股巨力翻涌而来,不能自己地扑向楚凡的怀抱,楚凡另只手随意勾住扑过来那个鬼子的脖子只一扭,那个鬼子当下站立不稳,仰面倒在了那具鬼子尸体上,握枪的手也忍不住松开了,他正想挣扎着爬起来,只觉腹上一痛,低头看时才发现自己的那把刺刀已经穿过自己的身体把自己和鬼子死尸串起死死钉在地上。

一出手就干净利落地干掉两个,手段快准狠,剩下的鬼子曹长发自内心的恐惧。眼前这个皮笑肉不笑、着装奇怪的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

“只剩下你了!”楚凡人畜无害地微笑着闲庭信步一般缓缓走向鬼子曹长,但这看在鬼子曹长的眼里无异于来自幽冥地狱恶魔般的微笑。

鬼子曹长虽然心中恐惧,但在他心中根深蒂固的狗屁武士道精神就像给他打了一支强烈兴奋剂,他大叫一声:“八嘎······!”就端着刺刀冲了上来。

“八你妈个头!”楚凡身如狂风,只瞬间欺至鬼子曹长面前,闪身躲开这一刺刀,同时飞起一脚,狠狠踢在那鬼子曹长的胸口,他就如同断线纸鸢般向后抛落,口中鲜血狂喷着重重砸在地上,这一脚楚凡完全是含怒出手,实力虽是只有三成,但全力之下依然将鬼子曹长的胸骨全都踢断了,那鬼子瞬间只剩下半条命了,躺在地上不断痛苦呻吟,但他一张嘴,鲜血就从口中、鼻中不断往外汩汩直冒。

“人之所以与畜生不同,是因为人有良心。而泯灭良心,禽兽不如者,人神共诛之!”楚凡缓缓地走到他的面前,露出了洁白的牙齿,邪邪地冲着鬼子曹长笑着:“从你们踏上中国这片土地时,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言罢,那曹长只觉得眼前银芒一闪,眼前这个年轻人手中变戏法似的多了两根明晃晃的银针,虽然不知道楚凡要对自己做什么,但却莫名感到了一股发自内心的恐惧,可此刻已完全没办法反抗,只得任由眼前的年轻人慢慢将一根银针电般插入自己的脖子上,除了感觉被蚊子叮了一下外,再也没其他任何的不适,难道这纯粹是骗人的把戏?鬼子曹长暗自庆幸道。

然而接下来楚凡的话则是彻底粉碎了他心中的侥幸,让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尝到了生不如死的感觉。

“这一针叫做‘截脉’,被扎的人只要企图大声呼叫就会五脏巨震,心肺俱裂,痛不欲生。下面一针则叫做‘剜心’,相信‘十指连心’这个词应该不陌生吧!你说我如果再在你手指上下这第二针,你说会是什么感觉啊!”楚凡依然随意地说道,好像是在做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那鬼子曹长浑身巨震,忍不住颤抖起来,恶魔,这人就是个恶魔!两针同施必定会比生不如死更难受。楚凡冷冷一笑,第二针毫不留情地扎进他的手指和指甲的缝隙中。

“啊······!”手指的疼痛让那几乎快失去知觉的鬼子曹长像是打了一剂强力兴奋剂般大声叫出声来,然而声音还未完全发出就被五脏六腑肝肠寸断的彻骨疼痛所硬生生吞了回去。然而他的身体又因为肋骨尽断而不能动弹,连在地上打滚的机会都没有了。全身上下顿时剧烈抽搐起来,整张脸痛苦得完全扭曲变形,本来已经很恐怖的脸变得更加恐怖了,太阳穴暴突,青筋暴起,冷汗直冒,七窍鲜血崩流,整张脸如同血洗一般,当真比生不如死还难受。再也忍受不住一命呜呼,去见了狗日的日本天皇去了。

呸,楚凡朝鬼子的尸体上猛地吐了一口痰,尽管刚才奋力一击牵动了伤口,疼得钻心,但只觉心中怒火消减了许多,着实出了一口恶气,心中舒爽无比。一口气处理了三个鬼子,他扭头去看惊魂未定的墨子韵,如墨秀发散乱地披散肩头,挡住了她大半花了妆的脸,露在外面的那一小半小脸已经肿胀,嘴角还隐隐渗着一丝未干的血迹,撕烂的旗袍衣襟唯有靠她双手紧紧拉扯才勉强遮掩那曝露的胸前春光,但这些依然难掩其江南山水泼墨般婉约灵动的气质,也难遮其如春拂柳般柔媚倾城的风韵。

乱世烽烟,红颜纸薄!又是一个硝烟战火中浮萍般飘零的风尘佳人啊!楚凡微微叹了口气,脱下破旧的外套轻轻披在她的肩上并拢了拢,替她遮羞,并从腰间拔出一把从死去的中国军官身上捡来的德造勃朗宁递给她:“乱世无情,红尘颠沛,要么束手就擒,甘受命运玩弄;要么利剑悬天,玩弄命运于鼓掌之间!”

婆娑的泪眼对上楚凡清澈深邃的眸子,墨子韵眼中的惊恐一时消失殆尽,闪过一抹坚决,一把夺过楚凡手中的枪,冲到鬼子尸体旁边,在“啊”的一声悠长蔓延的大叫中,闭着眼睛朝着鬼子的尸体开了枪,一口气打光了枪中所有的子弹,直到被枪的后坐力震得发麻的素手机械式地连扣扳机发现已经打不出子弹来为止,任由尸体上的血喷溅自己一身也无所觉,她已经麻木了。

楚凡笑了笑,看样子这小妞似乎已经明白了。正此时,敏感的听觉捕捉到了外头由远及近而来的脚步声和哇啦哇啦的小日本说话的声音,正是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而来。看样子是刚才的枪声引来了鬼子。

“鬼子来了,我们得赶紧走!”楚凡言罢,拉着还没反应过来的墨子韵就向外走去。

相关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