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灵异 >

私家鬼侦探

私家鬼侦探小说

私家鬼侦探

更新时间:2019-04-15
小编评语:七月半,鬼乱窜。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私家鬼侦探图1
私家鬼侦探图2
私家鬼侦探图3

《私家鬼侦探》小说的主角是风流覃礼,是由粥儿所写的一本长篇小说,私家鬼侦探主要讲述了:风流是一个刑警,专管命案的那种,而在一个命案现场收队的时候,她不小心踢翻了一个鬼饭碗,从此之后她就被一个男鬼缠上了。

精彩节选:

我气得想拿拖鞋扔他们两个,他们两个却像是多年没见的老友,坐在沙发上聊了半个小时,这才想起来还有我陆风流的存在。

  聊完之后,陆清泽走过来叮嘱我:“你脾气不好,但是人是不坏的,现在有人照顾你,我也就放心了,你对人家态度好些。”

  “人?”我指了指覃礼:“他也算人?”

  覃礼白了我一眼,却像是一个小媳妇似的站在陆清泽的身后。陆清泽打了我一下,示意我不要凶覃礼,我气得赶陆清泽出去:“你是跟狗换了眼角膜,脑子也跟狗换了吧?”

  覃礼责怪我:“怎么跟哥说话呢。”

  陆清泽走后,他才想起来自己是来给局长表舅舅当说客了,才发个微信劝了劝我,我懒得搭理他们两个,直接都给拒接了……

  时间过的很快,眼见着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到三天期限了,我想着想着,还是拿着车钥匙出门了。覃礼不放心我,跟在我的身后一起去了,我们两个在街上闲逛,覃礼见我着急,便主动道:“要不,我叫那个老婆婆再来喊魂一次?”

  “你不早说!”

  按照覃礼说的,我们又喊了一次魂,老婆婆带着我们走到了一个大水塔下面,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我们两个站在水塔下张望了许久,愣是没发现什么异常。

  之后我看了看脚下的下水道井盖:“难道在这下面?”

  覃礼还没说话,我就直接蹲下身,将那井盖给掀开了,这个井盖看起来最近经常有人开,很轻巧就打开了,而井盖打开的那一瞬间,覃礼立即护住了我,将我拥在怀中。

  随之我就听见下水道里面的一阵鬼哭狼嚎,覃礼凶狠的吼了他们几句,这才安静下了。

  “怎么了,里面有什么?”

  “没什么,是一些寄居在这里的孤魂野鬼,我怕吓着你。”

  我点点头,倒是挺喜欢他这样的细心。我带着他下了这个下水道,发现里面别有洞天,里面是一个很污水集中处理中心,有很多大的水管,看起来像是这个城市的肠子,正在运转。

  而这里面还有一个特别的东西,是女人的衣服。

  我顺着这个女人的衣服走过去,往里面更深更臭的地方走去,脚下脏兮兮的水湿了我的鞋子,我感觉有些不舒服,但是我忍住了没说话。覃礼知道我爱干净,直接二话不说背起我就走。

  我们跟着这些女人的衣服往前走去,发现前面有微微的歌声传出来……像是在哄孩子,时不时还会说一句:“妈妈穿这个好看吗?”

  紧接着还有高跟鞋的脚步声,她哼着小曲,像是在跳舞。我急了,赶紧叫覃礼跑了几步,竟然发现在前面稍稍宽敞的地方,住着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就是艾桑。

  艾桑听见了动静,就像是疯了一样,丢下衣服就跑了,她跑着跑着就丢了脚上的高跟鞋,像是一个野人一样,一头扎进了那边乌黑的通道中,不知了去向。我们追了一会儿也没追上,因为前面有很多个下水道出口,像是迷宫一样错综复杂,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她跑去了哪里。

  看样子,艾桑很熟悉这个下水道。

  追寻无果,我们折了回来,回到了艾桑藏身的这个地方,我们发现她还带了很多漂亮的衣服来,一个人像是疯了一样,在这里试穿衣服。

  而覃礼指了指那边吊着的一个大圆球问我:“这是什么?”

  我看了一眼,吓得猛退几步!

  那个大圆球,是用针线缝起来的,而制作大圆球的东西,是一块块血肉模糊的皮肉,还在淅淅沥沥的滴着血水,散发出一种恶臭。现在天气正是炎热之期,那个大圆球浑身都开始腐烂,还有不少调皮的蛆虫在攀爬,有的爬着爬着就掉了下来,下面一小堆蛆虫慌乱无助。

  我顿时想吐,赶紧给顾先生发信息:“快来郊区这个大水塔下面的下水道,有发现。”

  之后我又仔细的看了看那个大肉球,这才恍然大悟:“这个就是那几个女人的子宫!”

  覃礼似乎也明白了:“艾桑把她们的子宫缝起来,包裹了东西在里面……”他紧紧皱眉道:“子宫是孕育生命的象征,她要别人的子宫,说明自己不能生了,而这个自造的子宫里面还装了东西,多半是一个孩子。”

  “孩子?”

  覃礼想上前打开那个大肉球,我拉住了他的手,不准他碰。

  没过多久,顾先生带着余曼来了,余曼一看也干呕了起来,顾先生赶紧带着手套和口罩,将大肉球取下来。肉球一取下来,里面的水就哗啦啦的流了出来,而里面果真如覃礼所说,装了东西。

  只不过,那不是一个孩子,而是一只被剥了皮的猫。

  顾先生看了看道:“猫有着和婴儿最相像的脸,这个凶手可能是失去了自己的孩子,用猫来假装她的孩子,但是猫又有太多毛了,所以她剥了猫皮,放进子宫袋中,注入水,伪装成了一个孩子。”

  随后郑楠也带着警察赶来了,立即往每个下水道出口去搜查艾桑的下落。

  在这最后一个小时里,我见到了凶手,案子也算是破了,只不过,凶手却跑了。

  在这个城市的内脏里面,她奔走于各个肮脏的角落,也不知道究竟要干什么,我想了想,立即打电话给局长,让局长将每一个下水道出口都守住,总有一天,艾桑会从里面出来的。

  守株待兔的过程是很漫长的,在这个过程中,我采访了一下张总。

  张总坦言:“几年前我和艾桑有过一个孩子,孩子出生了,却有先天性心脏病,而且她也不能再生孩子了,但是不要紧,孩子的病不是很严重,可以手术医治的,遗憾的是,没多久孩子不小心闷死在被子里面了,是艾桑的不小心,但是我没告诉她,只是假装孩子是忽然生病夭折了。”

  我一顿,原来张总是爱她的。

  可是艾桑不知道,艾桑将这个痛留在心里,爆发出来的时候,都将它怪罪在了张总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