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无缰柴济周-王者无缰章节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 > 王者无缰

王者无缰

王者无缰

10.0

手机阅读

来源:奇热

作者:夏虫自语

时间:2019-03-21 10:34

评语:一个英雄的死去,一个英雄的诞生

《王者无缰》小说的主角是柴济周,王者无缰是由作者夏虫自语所写的一本武侠小说,王者无缰小说讲述了:一个英雄的死去,一个英雄的诞生,冷酷阴谋与铁血柔情铺就的道路,走到最后的王者,只有一个,那就是柴济周。

精彩节选:

烈日炎炎,在人迹罕至的丛林山路上,行走着一支车队。

大约百来号人,骑着高头大马,身披黑色战甲,隐帶有赤紅色块,像是洗不掉的血渍,腰挂大刀,臂定圆盾,背后插着两支短枪,每一个骑士神情平静肃然,眼神警惕四方,余光却一直不离中间护着的那一辆马车,马车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生怕有任何的危险之物靠近这一架寻常马车,似乎车厢里面有着他們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马车有三米之长,车厢内一个男人盘腿而坐,容貌不算俊逸,身穿朴素的便衣,似乎就是一个普通人,而他的身边睡着一个女子,容颜倾国倾城,也许因为她的存在,才把车厢内方寸之间变得宛如仙境一般,只是女子面容憔悴苍白,似乎大病一场,艰难的从她容颜移开视线,发现她的臂弯枕睡着一婴儿,粉嫩粉嫩的,煞是可爱,想来这女子是刚生产不久,才如此虚弱。

古怪的是,这支马队虽然只有百来号人,但行走在这样安静的丛林之中,居然沒有发出一丁点声音出來,而且坐下之马的每一步都整齐如一,而且每一步都像是被尺子量过了一样,跨步一致。

可见,这支马队,这样的军士是惯于奇战的百战之军,行动有如幽灵,你明明看到了他们,却感觉不到他们,缓缓前行,寂静无声,这要是在战场进行袭营,绝对是敌军的噩梦。静默前行的车队就像丛林的一部分,不引人注意。

突然间,远方一群鸟扑打的翅膀飞了起来,领头的军士瞬间就警惕起来,举手示意车队停下,细心感知环境。刹那间,破风声四面八方的响起,杀气四溢,铺天盖地。

“敌袭、敌袭”。

冷厉的警示声骤然从领头军士急促吐出,声音刚下,丛林深处飞出如雨点般的弓弩箭,覆盖式的射向这支队伍,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袭击,被袭击的这车队毫不慌乱,有条不紊的变换着阵型,应对偷袭已成为他们的本能,就如家常便饭自然。

“收缩、立盾”。

军士首领狂吼着下达命令,这群军士以车厢为中心,迅速围一个圆形的保护墙。

无数箭矢从深处密集抛射而来,“咻咻”的飞向盾牌护墙,羽箭“嘟嘟”的扎在盾牌上,撞出的火花四溅,时不时有箭矢从盾墙的缝隙穿过,射中军士,倒下的军士闷哼一声,甚至没发出哀嚎的痛苦声,受伤的军士被掩护后退,而空出的缺口又立马被身边的同伴补上。

车队首领一边冷静的下达指挥,一边暗自计算着箭矢的力度和密集度,估量出伏击的人数约在七八百人左右,是己方的数倍。

而且从对方居然能靠近如此的范围才被发现,可见这也是一支精锐之师,想到这儿,军士首领回头看了看中间的马车,神色平静,但眼中的那点担心是怎么都掩饰不掉的,对方能调动这样的精锐来伏击,甚至能精准知道这条绝密的行进路线,这本身就足够引起军士首领的担心了,毕竟能够在境内安排这样一场刺杀,绝对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这样一场伏击,不管成功与否,都注定会帝国内掀起波涛骇浪,引发腥风血雨。

军士首领抛开心中泛起的一阵担心。

“即使死亡,也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将军一家。”他喃喃说道,转头看了一眼身边悍不畏死,不退一步的同伴,迅速平静下来指挥防守。

在无数的箭矢的抛射下,隐藏在丛林深处的敌人也迅速摸进上来,从密林中涌了上来,手里挥舞钢刀,像狼群一样快速前扑撕咬猎物。

车队四周的军士早被先前的射杀激发了凶性,看着敌人靠近,一排军士维持阵型,又一排军士迅速取下背后短枪,迅猛的投向涌上来的敌人,随即拨出腰间的钢刀迎了上去。

丛林中顿时响起了一阵猛烈的刀锋碰撞声,交锋的双方都没说一句话,只是狂暴的紧抓大刀劈向对方,刀刃劈开胸膛,刀尖捅入腰腹,从躯体中喷洒而出的鲜血在残阳下显得那么刺目。

没有一个人后退,在这样惨烈的战斗中,后退就是死亡,这是每一个久经沙场的老兵都知道的真理。

护在马车四周的黑甲军士刀术极其高超,悍勇无情,砍翻一个又一个的敌人,迅速将敌人的来袭之势压制住,控制住了马车四周的林地,但所有黑甲军没有一个露出轻松的神情,反而更加凝重,因为他们知道,敢于伏击己方的这支队伍以及车内的大人物,这样的力量是远远不够,哪怕己方再谦虚,也知道自身的战力在战场上的地位属于传奇级的。

果不其然,涌上来的人一被杀光,紧接响起刺人耳膜的尖锐声音,一道快得看不清形状的黑色影子直射马车。

最贴近马车的几个黑甲军士最先反应过来,本能举盾迎接,不可思议的是,这黑影力量巨大,连盾带人洞穿好几个军士,依然保有余力射中了马车。

“咚”的一声,把马车猛烈撞击得晃了晃,这辆看似寻常的马车居然是精钢特制而成,掉落到地上的破城弩有小臂粗细,有八尺之长,黑黝黝的弩身还沾染着鲜血。

“混账,大乾破城弩,怎么出现在这里!”

军士首领暴怒的嘶吼,即使遭遇埋伏他也不曾有一丝怒气,可如今骤然看到敌国专属的攻城利器出现境内,怒火忍不住暴涨。

这样的破城弩一般只会出现在国战之上,是邻国大乾国特有的攻城重型武器,哪怕再善于守城的名将,也对这大乾破城弩忌惮不已。

这种武器体型笨重,有房屋之大,运送非常费力麻烦,但威力却很惊人,刚那惊人的一发破城弩,就把几个身穿特制战甲的军士穿了个通透,不过也是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级别的武器,没有防备到,不然凭借这支队伍,一下子伤亡几个,也是难以想象的,若是寻常将士,寻常盔甲,伤亡的数量绝对是会倍增的。

这也可见破城弩的威力,毕竟光要拉开弓弦就得十几个臂力强劲的武士合力转动转轮才能做到,就算作为攻城武器也少有超过十指之数,不是不想批量生产,而是这种国战的战略级武器,无论是材料的使用,还是工艺的要求,以及惊人的造价,都让人咂舌。

但现在居然能够穿越数道边境防线把大乾破城弩运到这里进行伏击,不得不让人震惊,除了帝都那有数的大人物配合之外,寻常官员是做不到的。

只是这种私通外敌来刺杀本国将军行为,是沙场浴血奋战,保家卫国多年的他以及军士们所不能忍受,不能忍受的还有车厢内的那一男人,无论先前的搏斗如何血腥激烈,他也不为所动,平静淡然,他知道帝都树敌无数,有无数人想要他命,出现埋伏刺杀也寻常事而已,但再怎么打都是自家的事,如果勾结敌国,这就越过那条底线了,这不能被容忍。

将军轻轻推开精钢特制的车厢门户,弯腰出来,在座驾位置上站直了身躯,整个人的气势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变化,没谁会认为他是一个普通人,看着他的身影,似乎就会有无数的人情不自禁的想跟上他的脚步,哪怕跟随他杀向地狱,砍翻阎王,也无所畏惧。

真正的英雄,不管出现在什么场合,只要他开口,世界都得安静下来听他说话,即使是想杀他的敌人,也是如此,而这个站在马车上的男人,就是这样的英雄。

“为了杀我柴某人,你们也算是费尽心思了,居然勾结外敌。只是就凭这乾国的破城弩,可还不够杀我,既然我站出来了,你们有什么准备,一并摆出来吧。”

平静的声音在这边残尸断骸的血腥之地响起,从容之间而又略带慵懒。

话里话间,居然不认为这战略性武器能够威胁他,明明没有任何一丝骄傲的语气,可是说话的内容却骄傲到了极点,而在场的军士也无一个人怀疑他的说法,只要是他说的,哪怕在天方夜谭,也是理所当然,看他的眼神是那么的炽热,不,应该是狂热。

场面静默半响之后,似乎是不同意他所说的,用第二根破城弩来回应,尖锐的声音再次响起,黑影激射而来,速度比第一根还快上半分,直射他的面门。

只见他摇一摇手,让那些欲扑上来阻挡破城弩的军士停止了动作。

眼看着破城弩下一个刹那就要轰爆他的脑袋,他才慢悠悠的将那只还没放下的右手移动了过来,轻轻的拈住急速旋转的破城弩尖头,轻描淡写,不带一丝烟火味。

好像是在路边看到一朵漂亮的花儿,漫不经心的就拈下来插在媳妇头上一样,对比第一根破城弩那种惊人杀伤力的狂暴震撼,这画面越显诡异,场面的时间似乎凝固了一般。

展开内容+
  • 王者无缰 截图1
  • 王者无缰 截图2
  • 王者无缰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8 搜词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