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少妇爱上我袁江涛李娟-美女少妇爱上我章节阅读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 美女少妇爱上我

美女少妇爱上我

美女少妇爱上我

10.0

手机阅读

来源:蔚然

作者:中文系主任

时间:2019-02-12 11:49

评语:以为自己很懂女人的,可是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美女少妇爱上我》小说的主角是袁江涛李娟,是由中文系主任所写的一本都市长篇言情小说,美女少妇爱上我主要讲述了:刚刚踏出校门的他选择做一个小记者,租房的时候看到这个美女房东,他就知道自己和这个美女有一段关系,没想到,他真的和她有了一段不解之缘,更是美人涌上门让他不知从何选择。

精彩节选:

站在电视台外面,我说:“你跟着我干什么?”

“你去哪儿?”

“我回家去。”

“我也要去。”

我简直拿叶小琳没办法。本来我以为自己很懂女人的,可是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至少目前我就不懂叶小琳在想些什么。昨天她才见到我女朋友何玲玲的,她既然不计较,还要跟我在一起。

我只好由着她跟着我。

一开始,我们没有说话,后来,我说:“我有女朋友的。”

“我不管。”

“你到底想怎样?”

“我要跟你在一起。”

“这不是傻么?”

“就是傻。”

说完,叶小琳眼泪又哗哗地流出来了。简直让人无法招架,而且是那种无声地落泪,没有声音,眼泪哗哗的,甚至中间一个转换的过程也没有。我最怕女人掉眼泪了,只好又去哄她,让她别哭了。

走到小区的楼下,看到围了许多人,我也有些奇怪,问人:“在干吗?”

“打架。”

“为什么打架?”

“不清楚。”

我手里拎着一个Z5C的小机器,围观群众一看我手里手机器,说“记者来了。”然后给我让出一条道出来。其实我来也只是回家,并不是要采访新闻的,不过,我们台里办的一栏民生新闻,每天尽是东家长西家短的民生新闻,当地群众还是喜欢看的。

走到四楼,我发现他们是在李娟门口吵架,我挤了进去,然后看到娟姐在哭。

我说:“娟姐,怎么啦?”

一个男人问我:“你干吗的?”

我说:“记者。”

男人楞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我的机器,机器上印着电视台的名字,后面还跟着叶小琳。由于叶小琳也经常在电视里出像,知名度比我要高,很多人至少在电视上看过叶小琳的。

青年男人说:“没你什么事?不要乱拍。”

我说:“别动我机器啊,很贵的,记者有拍的权利,你可以不接受我采访,但不能阻止我拍。”

青年男人还想说什么,但那种嚣张的气焰一下子减轻了不少。毕竟当着电视镜头,就算是一个流氓,也得装出一份文明的样子。这也得益于我们电视台经常搞一些负面报道,大家知道,搞不好就会把自己丑恶的一面弄上电视,也够丢人的。

青年男人还试图拉扯李娟,我把机器递给叶小琳,冲上前去,说:“不许打我姐。”

青年男人说:“什么?她是你姐?”

我说:“就是我姐,不许你这么欺负娟姐。”

青年男人笑了:“哈哈,可真行啊,什么时候又冒出个弟弟来,好,算你狠,我们走。”

青年男人明显是头,他一说走,后面跟着的两男人一女也一起下楼去。

慢慢的,围观的人群也散了,我对叶小琳说:“你回去吧,我还有点事。”

叶小琳说:“没听你说过你有个姐啊。”

我说:“房东,我房东。”

叶小琳说:“哦。”

然后,叶小琳尽管有些不愿,还是把机器递给我,自己转身回去。看着叶小琳转身离去的背影,我心里也有些不落忍,想把她叫回来,可是此情此景,李娟还在屋子里等着我。而且还在哭,怀里抱着的孩子也还在哭,这种情况,任何一个有正义感的男人都应该有所作为。

我进了屋子,把门关上。我说:“娟姐,这是什么人啊?”

李娟说:“夏生培的大儿子。”

我大吃一惊:“啊,他来干什么?”

我当时怀疑是夏生培跟李娟的事让她大儿子知道了,然后,儿子向妈,可能来找这个“小三”的麻烦也说不定。哎,同时,我也为李娟不值,这是何苦来着,以李娟这样的姿色,找个人嫁了,过平凡人的生活也挺好的,为什么一定要做一个老头子的情人。

我说:“他刚才吵吵说什么房子,是什么意思?”

李娟说:“她让我搬出去,把这个房子给他。”

我没有说话,等着李娟说。

李娟说:“这个房子,还有上面六楼你住的那个房子,都是老夏买给我的,还有我儿子的。”

我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看来李娟的日子过得也不容易。从李娟的叙述中,我明白了,女人虽然跟了一个男人,可是做人家小三,并没有什么保证,最好的就是弄到钱,弄到房子。李娟跟夏生培也是如此。

由于保姆春燕在场,我们也不好表现出其他的内容来。

我还得装出一付仅仅是房东与租客之间的关系。这时,门开了,夏生培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我坐在屋子里,他也是一楞,我站了起来,说:“夏主任来了。”

李娟才抬起还在哭的脸,接着又哭得厉害了,还向夏生培怀里扑了过去。

夏生培一把抱住了李娟,一边安慰着她:“宝贝别哭,宝贝别哭,我一听说这事,马上就赶过来了。”

李娟说:“全怪你,全怪你。”

夏生培说:“怪我,怪我,怪我那个畜生儿子。”

李娟说:“他今天还打了我,看,这脸上。”

夏生培的儿子打李娟大概是我来之前,脸上还有被打过的印子,十分明显。李娟本来是个娇滴滴的女人,如果经得起这一打。后来我才知道,夏生培这个儿子还跟比李娟大一岁,三十岁了,最近要结婚了,可是这小子从前读书不好好读,夏生培把他弄去当老师,干了两个月不干了。又去宣传部坐办公室,干了半年,又不干了。又去经商做生意,也亏了。

现在,夏生培把他弄到公安局当警察,这小子倒比从前更横了,也不把夏生培当回事,搞不好连夏生培一起打。

我看到夏生培跟娟姐正卿卿我我,说着肉麻的情话,也觉得自己再站在这里不合适,我说:“夏主任,我先走了。”

李娟叫住了我:“小袁,别走,一起吃个饭。”

我说:“不了吧。”

李娟对夏生培说:“今天幸亏小袁来了,否则不知道怎么收场。”

夏生培说:“小袁,一起吃个饭吧。”

既然老夏开口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我看了一下时间,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中午十一点半钟上了,反正我一个人回去,肯定又是下面吃,还不如在娟姐家吃。

我只好又坐了下来。

夏生培看我手里还拎着摄像机,说:“小袁,别报道啊。”

我说:“我懂。”

夏生培说:“这种事,说出去不好。”

我说:“我懂。”

夏生培笑了,我也点了下头。夏生培跟李娟之间,也是属于男人在外面搞小三的,而夏生培也是人大主任,如果吵出去,搞得满城风雨,对夏主任当然也不是一个好事。虽然现在生活作风也不算个什么大事,可是我不明白的是,连夏主任的儿子都知道了,为什么夏主任老婆不去闹呢?

真是复杂,搞得我头大。

这时,夏主任跟李娟还在说话,李娟抱着儿子,儿子哭了一场,也快睡了。我尽量不去看娟姐跟夏生培说话,而是去厨房里看保姆春燕做饭,同时,老夏也打了电话在餐厅里订了菜的,应该很快就会送到。

嘿,老夏真是一个讲究人。

很快,饭好了,春燕也只会做几个简单的菜,然后,外面订的外买也送过来了,饭菜倒摆了一桌子,夏主任端起酒杯,要给我倒酒,说:“小袁,刚才听娟儿说了,今天真是多亏你了。”

我说:“我不能喝酒的。”

夏主任说:“装,我们上次喝过的。”

我说:“真不能喝,你知道的,下午还有采访任务。”

夏主任说:“下午还有采访任务?”

我说:“是。”

夏主任说:“少喝一点,这一瓶啤酒,我们俩人一起喝。”

我说:“好。”

我没想到又一次跟夏生培坐在一张饭桌上吃饭,更没想到的是,夏生培包养的情人娟姐居然是我的房东,是房东也没什么,夏生培绝对想不到的是,我跟李娟也有一腿。

嘿,人生就是这么复杂,让我有些头晕眼花。

夏主任说:“小袁,来电视台多久了?”

我说:“今年才来了。”

娟姐说:“小袁才二十二岁,今年才大学毕业的。”

夏主任说:“年轻啊,真让人羡慕,我当年也是二十二岁大学毕业。”

我说:“知道,你是恢复高考后第一届大学毕业生,那一年能考上大学的都是很强的。”

一听说我这么一说,夏主任果然十分开心,哈哈大笑。接着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说:“听人说的。”

夏主任又是一阵大笑,看来,他对自己人生这段经历还是十分得意的。接着,夏主任十分严肃地问:“听人说的,你跟人有议论我吗?”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我掌握着夏主任天大的秘密,如果跟人议论夏生培,会是什么后果?我头上也出汗了,我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我的情况?”

“上网查的。”

“上网查的?网上有吗?”

“有的,百度百科,搜得到你的名字。”

“真的?”

“真的。”

我还真是在网上查的,第一次跟夏生培吃完饭之后,我知道李娟是夏生培的情人,出于一种好奇心,就在网上搜夏生培的名字,果然,百度百科里查到他的情况,毕竟也是一个地级市的人大主任,四大家领导之一,网上有他的详细资料,倒也不足为奇。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我把手机拿了出来,上网,搜索,然后,结果出来了,我递给夏生培看。

看完,夏生培又是哈哈大笑。

我拭去头上的汗。看我紧张的样子,夏生培说:“小袁,刚才跟你开玩笑啊,没事吧?”

“没事。”

“没事就好,吃饭。”

“好。”

我立刻闷了一碗饭,然后,放下碗去就跟李娟夏生培告辞。

下午有一个会议新闻,是关于干部做好服务工作,为人民群众服务,以及干部如何加台自身队伍建设,生活不腐化,不搞情人,不包小三。会议由人大主任夏生培主持。

这个会议新闻由我来拍的。

看着夏生培在会场上侃侃而谈,我直怀疑前台坐的不是夏生培,而是另一个人,为什么他们那么善于变化。

在会场,夏生培没有跟我说一句话,他是领导,我是一个小记者,他也用不着跟我说话。我们彼此并不认识。人生啊,你只能知道个大概,如果太较真,你就输了。

展开内容+
  • 美女少妇爱上我 截图1
  • 美女少妇爱上我 截图2
  • 美女少妇爱上我 截图3
close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10-2018 搜词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