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总裁 >

莫少强撩落魄妻

莫少强撩落魄妻小说

莫少强撩落魄妻

更新时间:2019-02-11
小编评语:我不会喜欢你的,那我教你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书籍简介
目录(完结)
莫少强撩落魄妻图1
莫少强撩落魄妻图2
莫少强撩落魄妻图3

《莫少强撩落魄妻》小说的主角是白苏莫修宸,是由卿尔所写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莫少强撩落魄妻主要讲述了:白苏在男友的车祸意外中被莫修宸救起,自己最深爱的人离世了,但是自己的哥哥为自己举办葬礼只为窃取股权,她呢,她为了自己的股份,为了白氏也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她只能选择和眼前的男人结婚,来步步为营。

精彩节选:

“收拾?”江严彬愣了一下。

“帝王陵墓竣工之后,那些知道墓内机关的人,也应该一起埋葬掉吧。不然的话,陵墓里的秘密随时都可能被揭开。”

江严彬随即恍然大悟,“你是说那个给白继楠做手术的医生?”

柳封似笑非笑的看向秘书长,微微颔首。

秘书长握着文件的手,下意识的捏紧页脚,参与白苏车祸他也有份,他们是不是想把他也一起收拾了?令人窒息的威胁瞬息而至,勉强稳住心神,抬头对上柳封意味深长的目光,

例会结束后,“叮――”手机短信提示音响起。

秘书长扫了一眼董事长办公室紧闭的门,拿着手机踌躇的走过去,柳馨染冷诮的声音隐隐从里面传出来。

“江严彬,我以前一直以为你只是没断奶的孩子,现在看来,这奶还带着血腥味儿。”

“随你怎么说,除了嫁给我,你现在别无选择。”

“江严彬!你何必要娶我这么一个连正眼都愿意看你的女人呢?”

“因为喜欢。”

“喜欢?哈哈哈……”柳馨染讽刺的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江严彬,你那不是喜欢,你那是变态的占有欲和骨子里的自卑。以为娶了我就步入上流社会了?就洗脱你身上继子的卑劣血统了?我告诉你,高贵是天生,就像白苏那样。而你,在我眼里,还是那个刚到白家傻乎乎的土包子,永远都是。”

玻璃砸碎的声音突兀而尖锐,伴随着柳馨染放肆的笑意。

“怎么被我说中痛处,恼羞成怒了?江严彬,我告诉你,就算你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心得不到又怎样?!你人是我的就可以了,结婚前给我收敛点,不然,我不知道我还会做出些什么!”

里面的争吵似乎进入了白热化阶段,秘书长握着手机在门口犹豫了一下,垂眸看了一眼手里的短信内容,“好好准备我的葬礼吧,我亲爱的哥哥。――白苏。”

秘书长眸光阴厉,难道白苏没死?

……

公司临时紧急会议,萧景湛被指派给白苏当司机。

一路上,萧景湛不断从后视镜里偷瞄白苏的肚子,神情苦恼。

白苏的身份他亲自去验证的,那她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是那位太子爷的?但他听林之恒的意思,修宸认为这个孩子是他的,所以才对这位白小姐体贴备至,甚至动了想娶她的念头?!

萧景湛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最后还是没忍住,好奇的问了出来,“白小姐,你孩子的父亲是?”

“莫修宸的。”白苏抬眸,目光灼灼。

萧景湛一噎,脚下一个急刹车停在路边,“怎么可能?不是纪程……”

“看来你们查过我了。”白苏指尖动了动,好整以暇的觑着萧景湛脸上的变化。

萧景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他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纪程希的事情,你应该也查到不少吧。”白苏倾了倾身子,她想要知道关于纪程希更多的事情。

“不能说。”萧景湛想起莫修宸吓人的目光,做了拉链嘴的动作,坚定的摇了摇头。

白苏扯了扯唇角,无力的抬手盖住眼睛,一滴清泪从指间滑落,掉在柔软的车座上。

萧景湛瞠目结舌的看着白苏,他,他什么都没说……白苏怎么哭了!

看着白苏伤心欲绝的模样,萧景湛怜香惜玉起来,赶紧出声安慰,“那个,白小姐,为了纪程希这种人伤心不值得,再说了他这个渣男,一开始估计就是冲着江严彬许给他的利益去的!他们还想陷害你泄露白氏企业机密,要不然你父亲也不会被你气的住院,像这种渣滓,死了就死了!你别难过了。”

“原来是这样,多谢你了,萧景湛。”白苏面无表情的拿掉盖在脸上的手,哪里还有半点伤心难过的样子。

女人一旦从悲痛中解脱,智商都会重新占领高地,更何况她是以死解脱。

萧景湛一愣,心底抓狂,套路,全是套路!他萧景湛今天走过最长的路,就是白苏的套路!

白苏疲倦的闭上眼眸,怪不得她和纪程希的偶遇那么巧,怪不得她和程希的爱好那么相似,那么投契,原来有他的好哥哥从中帮了不少的忙。

可她始终不相信纪程希会害她,这其中必然有什么误会!她一定要查个清楚,不能全靠别人跟她说的,现在,除了自己,她谁都不相信!

商场里,白苏随手选了一双舒适的平底鞋,对着萧景湛拉得老长的脸,仿似看不见,“我听说莫修宸不喜欢女人,看来只是传闻。”

“你挑好了吗?”萧景湛蹙眉,隐忍着不耐。

“我看上的是不是都可以随便挑。”白苏莞尔轻笑,扯出一件衣服,在身上比了比。

“你怎么不要整座商场呢?”萧景湛没好气的说道。

“有些东西要适量,才会让人感到合适,怎么了?很过分吗?”白苏将衣服递给身后跟着的导购小姐,继续挑选。

萧景湛咬牙切齿,“对,很过分。”

白苏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既然明天就是莫修宸的准妻子,我提前行驶一下莫夫人的权利,有什么不可以?”

“你――”萧景湛气结,没想到白苏居然这么没脸没皮,只能干瞪眼,“修宸要是知道你这样,才不会喜欢你!”

“不喜欢我?那真是太好了,搞不好我利用完他之后,还能离婚分到财产,他又帅又有钱,算下来,我也不吃亏。”白苏耸了耸肩,无所谓道。

“你这个女人,简直就是……”萧景湛想了半天,也没是出个所以然来。

听到身后半天没有回应,白苏扭头,就看到萧景湛苦大仇深的模样,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有空多看书,要不然连教训人词汇都这么匮乏,实在是有点……没文化,真可怕。”

萧景湛气呼呼的走到远处休息区,懒得理这个女人!

不远拐角处,华丽的晚礼服上一颗闪亮的水晶扣子,被一直静立在角落的俏丽身影无意识的扯下,啪嗒一声落在锃亮可鉴的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