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凛冬未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凛冬未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19-02-02 09:26

凛冬未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凛冬未尽小说情节高潮迭起,值得一看。凛冬未尽小说精选:最简单的了解司徒依兰和周建设的真实身份以及此行真实目的的方法,就是跟踪她们几个星期。

凛冬未尽推荐指数:★★★★★
>>《凛冬未尽》在线阅读>>

《凛冬未尽》精选章节

第三章

最简单的了解司徒依兰和周建设的真实身份以及此行真实目的的方法,就是跟踪她们几个星期。可是李行知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本想登陆谋略总部的大数据平台---代号“深海”的超算以及云计算数据处理中心,但是这次来和利城,没带手持终端,李行知只好厚着脸皮,发了微信求助。

离开道古公园美都住宅,20分钟以后,他行动了起来。

=== ===

李行知在酒店墨迹了一个下午,消磨时间。晚餐在酒店的西餐厅吃了一个小羊排套餐,喝了两杯ESPRESSO。然后出了酒店,向南走了两个红绿灯,确认没有尾巴之后, 叫了一辆出租车,去往鹿梁津公园。

李行知到鹿梁津公园南门的时候,正是夕阳西陲。沿着公园的行道树,一路慢慢向北走。快到公园中心的时候,路灯开始亮了起来,远处传来箕阳国式流行舞曲的音乐声和笑声。鹿梁津公园里有一个足球场,有人踢球, 有人斗舞,年轻人约会的好去处。李行知忍住自己想扭头看热闹的心情,慢慢穿过公园走到了城元街, 这里是公园的北门。从这儿,到章载道的住处---司徒依兰和周建设不知道的住处---只要往东走五分钟就到了。

这里的公寓都是80年代的建筑, 虽然陈旧但是保养的不错,瓷砖贴过的墙面被春雨洗过,在晚上映射着路灯的灯光,有种时空的迷离感。人行道的花坛里的草坪修剪的很整齐。章载道的住处,大方现代公寓203号楼,在街区的中段。李行知慢慢的走过了章载道的住处,到了街的另一头,路边有家711便利店。他在靠窗的速食板的位置坐了下来,刚好把章载道住的那栋楼收入眼底。顺手从柜台边上拿了一瓶低咖&啡&因的红茶,慢慢喝了起来。

又要“螳螂捕蝉”了, 不知道会不会有收获......

===

二十分钟之内,只有几个人出来---两个人出来遛狗, 第三个人急急忙忙的去赶公交车。李行知刚想有所动作, 夹克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屏幕上显示:波波姐。

波波姐本名孙莺,官方头衔是裕元基金的信息部主管,实际上是地勤的最强后援,做信息支持。李行知有次聊天称她为黑客,被波波姐无情嘲笑。李行知问何故发笑,波波姐笑答:黑客就是修电脑的。李行知问她那你怎么评价自己?波波姐沉默了一会儿回答他说:暗网里的行乞者。李行知厚着脸皮请波波姐调查司徒依兰和周建设,是非官方的请求, 她二话没说就做了。只是李行知下意识的没有让波波姐调查章载道。

“么啊, ”李行知对着话筒做了个亲吻的声音,“波波姐, 我最爱你了。啥情况?”

“我这儿在下冰雹。这就是情况。”波波的毒舌功力日益见长。除了美食美妆,没有什么能把她从电脑前拉开了。

“啧啧, 老天爷这是辣手摧花啊。有什么消息么?”

“周建设和司徒依兰都是守法公民。那些商务头衔相信你都知道了, 基本属实。疑点在于,周建设这个人的资料太干净而且极少,这本身就是问题,我会细查。司徒依兰,”说到这,波波在电话里很YD的笑了一下。“女, 现年30岁, 单身。与东北商业大亨李闻知关系密切,情人关系。东安市最大的进出口企业法人代表,贸易量占两国贸易的20%以上。前男友:李行知。哈哈哈 ......”波波说到这儿忍不住大笑。“兄弟争美,还是个女强人,李行知,你可以啊你。”

“即便酷帅如波波姐, 也脱离不了女人天生的八卦体质。”李行知真的有些无奈。

波波意犹未尽:“那个李闻知, 不就是你三姑的儿子么?他爹......”

“他爹就是柳边州代州长简东行, 这下八卦之火可以熄灭了么?咱能继续正事不?”

“哇塞, 豪门恩怨啊。那李闻知不是应该姓简么,咋就改姓李了?还有,你俩这名字真像。”

“......”李行知无言以对。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进入正题, 我试着访问更多资料,但是后台需要高级权限。"波波的语气开始变得兴奋起来。“我要给自己伪造一个高级权限的ID,你等着后续的资料吧。”

“不会被反跟踪吧。”

“目前还没被察觉。我手脚很干净,每次都把痕迹扫除了,这样比较耗时。你哪儿是有什么麻烦了么?”

“没,只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可能啥事都没有。谢谢波波姐,爱你。”

李行知挂断了电话。

他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茶。又过了大约20分钟,差不多街面上都没什么人了。李行知扔了几张钞票在桌上,走出了咖啡店。

搓了搓手,拉了下衣领,这当口足够他不露声色地左右扫视了一下。没什么人。穿过街道,李行知快步走了几步,拐进了那栋楼。外门厅的门没有锁。他走了进去。不像楼外那么包素,门厅里面居然是箕阳国式设计,电梯口做了如同景福宫的官帽式样。李行知没有立即上电梯,侧身让开了门廊,静静地站了一会儿,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他从边上的楼梯爬到了四楼,拐进了走廊。走廊里空荡荡的,只有两边各四个门;他依然站在视觉死角的位置,静静地听听了一会儿,没有声音从几个房间里传出来。李行知脖子上的汗毛竖了起来。国内的酒店式公寓,至少能听见电视机的声音。“文化差异吧。”他这样安慰自己。沿着走廊走过去, 穿过章载道的房间,门牌号409,停在了防火门的出口,又静静地站在那里竖起耳朵聆听。

如果有尾巴黏上自己,现在他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等李行知自己走出这栋楼, 要么进来找他。李行知靠着窗沿坐了下来,背靠在从罗马杆上垂下的落地窗帘,开始守株待兔。

“静若处子,动若脱兔。”无论是袁朗还是龙清澄,都强调过无数次。也无论是军事行动还是间谍活动,耐心都是不可或缺的美德。

过了大概十分钟,为了安全起见,又过了五分钟。李行知站了起来, 走到了章载道房间的门口,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 似乎安全。他拿出那把钥匙,插进钥匙孔,拧了一下,然后按下把手, 门开了, 他走了进去。月光从房间对面没拉窗帘的窗户里倾泻在房间对面的地板上,房间里很幽暗。

李行知却在暗骂自己:“猪脑,手套,特么的忘了带手套。”

眼角余光的左边,有动静--一个黑黑的人影从边厅窜了过来。李行知微微转身,变成了正面面对冲过来的人。电光火石之间,李行知的专业训练开始条件反射:对手应该没有用枪,所以他要冲上来近战;对面黑影的手和胳膊紧贴身体, 大致表明没有匕首或者其他利器。对手如此盲目的进行仓促反扑, 应该是李行知这个不速之客给了他很大的惊吓。

现在, 李行知的反应依然是平时训练时的条件反射。等对手冲到近前,突然矮身右前窜,脱离对手的进攻线路,右腿蹬地发力,身随腰动,直接左肘肘击已经失去重心的对手的侧耳部位,接着右拳摆拳直击后脑。对手居然没倒。踉跄中突然发力后旋踢,外脚背重重的抽在了李行知的左大腿上。李行知立马觉得左大腿一疼之后开始变得麻木。“难怪刚才不用枪械刀具,他是个跆拳道高手”。李行知恍然。对于搏击高手来说,这种静默行动过程中,自己的拳脚才是最好的武器。对手是跆拳道高手,接下来会有一连串的攻击套路。

李行知踉跄后腿,左腿麻木不仁,身体失去平衡,他努力把身体重量转移到右腿,但是对手冲了过来,前腿双飞踢把他逼向了窗户。“把我踹出窗户就结束战斗了,想的美。” 李行知蹒跚着侧移了一步,又低头前冲了半步,躲过了对手的侧摆踢,下钩拳捣中了对手的左肋。那家伙向右踉跄了一步。李行知的左大腿完全失去了知觉。站着打,完全没有胜算了。

李行知拖着左腿冲向那家伙。两个人扭打着摔倒在地板上,对手被李行知压在身下。那家伙弓起腰,两腿老树盘根缠在李行知腰上,低着头用头顶着李行知的胸口。“我就X了,还会巴西柔术。”如果李行知不赶紧摆脱这家伙的腿,不用一会儿就会喘不上气来,被活活勒死。站着打没胜算, 躺着打也打不赢。“我不服,”李行知要爆发。

那家伙不停的肘击李行知的太阳穴。李行知开始眼冒金星, 身体向右侧倒了下去,头磕在地上眼前一黑。他抱住头,挨了好几下,不过好在自己也稍有恢复。他猛的后仰,挣脱对手的束缚, 然后用整个身体的重量砸向对手。他的额头重重的砸在了对手的脸上,李行知听到了轻微的骨裂声。那家伙抬起胳膊,用手掌玩命的磕李行知的下巴。李行知感觉到那家伙的手指摸着他的脸直奔他的眼睛。他猛的甩开头,挣脱了那家伙的锁喉。

“别放弃,”李行知给自己打气。“就算死也要拖个垫背的。”

他抬起头,又重重的撞了过去,又砸在了那家伙脸上同一个位置,接着又撞了一次。在这个刺客昏昏沉沉的时候,李行知趴在他身上, 两手摸索到了他的两只耳朵,揪了起来,不停的往身下的硬木地板上撞, 直到这家伙的腿不再有力气锁住李行知的腰。

一边大口喘着气,李行知一边从那家伙身上滚了下来,他用还能行动的右脚踹了那家伙好几脚,才把自己从这家伙的腿里挣脱出来。他伸长了脖子,探头去看那家伙冲出来的边厅位置。谢天谢地,没人再冲出来;他现在根本不能承受再来一次格斗。李行知垂下头,脑子里一阵阵的抽疼,听着血液流进自己的耳朵里,渐渐失去听觉。

恍恍惚惚中,依靠着职业特工的本能, 李行知爬行那个男的,右手按住他的小腹,左膝盖压住他的脖子。对手没动,也没声音发出来。他头下的硬木地板上渗出了黑色的血液。李行知摸了下他脖子上的脉搏,稳定有力。

“还好。”李行知松了口气。

“能不杀人,最好不要杀人,” 不管是不是有必要,李行知不喜欢杀人时的那种感觉。这种感觉经常会让他反胃---这是好事,作为李行知的直属领导老袁经常这么说:“如果你习惯了杀人,动手的时候跟宰一只兔子没有区别的时候,或迟或早, 都会得精神病。”老袁能这么坦白, 着实让李行知惊讶。看来袁朗在二部的光辉经历让他曾深入思考过人生和人性问题。不过老袁的现状, 可能也跟光辉经历有关。

李行知感到自己的左大腿一抽一抽的在疼。他坐了下来,向后滑然后靠在墙上,用手不停按摩大腿肌肉直到肌肉停止抽搐。这一脚真踏马的强。“我是不是也要学点跆拳道。”他有点走神。

“分析现状。”李行知强迫自己回归现实。躺在地上的家伙到底是被他的潜入惊吓到了才做出的攻击反应,还是纯粹的埋伏?寻找答案的简单方法眼前就一个,李行知趴了下去,爬到还昏着的家伙身边,开始搜他的身。后裤带里有个钱包, 他把钱包塞在了前裤腰上。这家伙的右胯上有一个枪套,李行知把枪摸了出来,.9口径,半自动。李行知把弹匣弹了出来看了一下,满匣,拉开枪栓又看了一下弹仓,已经顶着火了。

“看来是惊吓到他了。”如果是埋伏, 这家伙应该持着枪等他。尽管如此, 这家伙依然有时间拔枪。“这家伙要么对自己身手有绝对信心,要么确实被吓到了。”李行知很开心。“运气真好。”

“你踏马的究竟是谁?”李行知对着昏死过的的家伙嘟囔着。这个问题待会儿问吧。

把弹匣塞回去,开了保险,李行知把.9口径塞进了自己的夹克内袋。

他挣扎着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到窗前,拉上窗帘。然后回到门口,开了门廊顶上的灯。在角落里的落地灯量了, 昏暗的灯光也映射出房间里空无一人。李行知走到灯边上,拔掉插头,扯脱了电线,用电线捆住了地上那家伙的手。

他扶着墙走进了客厅边上的厨房,打开了厨房上的灯带。在流理台上有一只玻璃杯,打开水槽里的龙头,冲了一下杯子,接满了一杯,一口灌了下去,又灌了一杯。手抖得几乎握不住杯子。把杯子放下,握紧了拳头, 直到手不再抖了。

他打开冰箱,空空荡荡,只有一盒冻得梆梆硬的胡萝卜。把这盒胡萝卜压在左大腿上, 他低着头挪进了门厅,进了卫生间。卫生间里面也是空空荡荡, 只有淋浴间里有一块肥皂,一块浴巾,一把牙刷,和水槽边放了一根牙膏。在医药盒里,找到一瓶看起来像箕阳国版的布洛芬。他吞了四颗,然后对着镜子检查他的脸。额头上有半张百元纸币大小的红肿,右脸的颧骨也肿了起来, 还破了一块,在渗血。本来还要更惨,幸好及时止损了。

他打开水龙头, 埋头在水槽里, 在脸上拍了好几把,然后用浴巾擦了一把脸。

门厅尽头的卧室里有一张行军床, 一张折叠椅,一张牌桌,牌桌边上夹着一盏可弯曲的台灯。唯一的窗户被遮阳窗帘紧紧挡住, 边上用银色的管道胶带贴牢。只有一根日光灯管孤零零的吊在卧室的上方。角落里有一个50X50大小的保险箱, 保险箱的门锁着。

“地儿选的不错啊, 老章。”李行知嘟囔了一句。“你踏马的到底想干嘛?”

为什么老章不去他自己的公寓,却选了这么个地儿做苦行僧?据司徒依兰所说, 老章的水电煤气已经一个多月没交了。如果说老章从一个多月前就搬到了这里, 那他要筹备什么?又为什么把钥匙给他?肯定不是为了方便他李行知来和利城有个地儿可以落脚。章载道应该是想让他来这里, 来这里发现什么重要的东西---保险箱里的东西。

李行知穿过房间来到保险箱前面, 单膝着地, 试着拧了一下。锁着的。

电光火石般, 章载道在TERAROSA 咖啡馆说的最后一句话在脑海里跳出来:“冰箱里有饺子。”

“聪明孩子。”李行知吧唧了一下嘴。

他站了起来,走出了卧室。

然后, 定住。

门厅的对面站着一个男人,手里的枪对着李行知。

“别出声, 不然我就开枪了。”

=== ===

居然是雍秦国雪原话口音。这男的脸上还戴了猴帽(就是巴拉克拉法帽,我大东北地区很早就有此样式的帽子,因为戴上以后露出的脸部形状像猴子, 所以又叫猴帽。改开以后因为嫌丑,很少有人戴了。但是一直有,琴岛大妈的脸基尼其实就是猴帽传统的变种。)

“像死人一样的无声无息。”李行知内心吐槽。这人会不会是周建设或者司徒依兰的手下?如果不是, 太特么的巧了。

这家伙手里拿着把手枪,前面装了个可乐罐大小的消&音&器。这种体型的消&音&器,枪声最多不会比一本书掉到地上响太多。李行知的心跳开始加快。

“举起手来。”这家伙命令道。

李行知乖乖地把手举了起来。

那盒压着腿的胡萝卜掉到了地上。

那男的接着问:“你有没有杀了他, 躺着的那个?”

“没。”

“就是说只是放了点血咯。”猴帽男调侃他。

“他的还是我的?他是你朋友?”李行知也不乏幽默感。

“闭嘴, 我问,你答。”

如果这两个人是搭档,那么拿枪指着自己的这个压根没把躺着的那个看在眼里。

“你抢了他的枪,嗯?”这男的说道。“转过去背对着我,把枪拿出来--慢点, 只用中指和食指夹住抢柄, 慢一点,放在地板上。”

李行知转过身,背对着这个男的,当他用手指去夹那把.9口径的时候,收了下肚子,那个钱包落了下去,没滑下去, 落在了裤裆里。他单膝着地,按照那个家伙说的做,把枪放在了两腿中间那个家伙能看到的地方, 希望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枪上,注意不到那个钱包。

“转过来, 把枪踢给我。”猴帽男低声道。

李行知把枪踢给了他。.9口径滑过了硬木地板,撞到了猴帽男的鞋子,跳了一下,停了下来。猴帽男稳稳的拿枪指着李行知, 单膝着地, 把枪捡了起来,插进了他的腰带里。

李行知心想:“还活着真好。”真是令人狂喜的悲惨时刻。冥冥之中, 他觉得猴帽男属于那种绝对不能单独面对的人。

“嗨,哥们儿。”李行知试图发动言语攻势。“我刚进来,然后那个哥们儿就冲上来打我。就这些了,放过我吧......”

猴帽男呵呵道:“不可能!走过来, 别耍花样, 不然你就知道膝盖中了一箭是什么感觉, 懂吗?”

“懂, 我懂。”

李行知举起手,慢慢地沿着门厅走了过去。猴帽男也慢慢后腿保持着跟李行知之间的距离, 直到李行知来到了客厅的中间。

“站在这儿,别动。”

猴帽男退向门口, 关掉了头顶的灯。屋子里暗了下来, 只有从厨房里透出来的微弱光亮。

“跪下, 脚踝交叉。”

李行知犹豫了一下, 脑子里才选择方案。他和猴帽男之间的距离几乎没有任何机会翻盘。他冲出两步的时间, 足够猴帽男在他身上开三个窟窿。

“别想太多。”猴帽男讽刺他。“乖乖的,我们还能是朋友,杭~~~”

李行知只好跪下。

猴帽男,走到地上昏倒的那个边上, 单膝着地, 手指搭在他的脖子上。

“还活着吧?”李行知问他。

“还活着,你运气真好。”

“说不定他......”

“闭嘴,你踏马的就学不会闭嘴吗?”

李行知耸了耸肩。

“转过去,背对着我。”

李行知摇头:“你要开枪......”

“闭嘴,嘿嘿,我这个人很好说话的,待会儿我问你几个私人问题,我问你答最简单。能不能活命全看你的态度,明白吗?现在转过去。”

李行知的心快要到嗓子眼了。但他别无选择。要么显示自己的勇气和意志在膝盖上挨一枪,要么转过去面对马上发生的未知境况。他平息了自己冲向猴帽男的冲动。这家伙说要问自己问题, 虽然肯定是拷问, 但是总会有点时间。总之不管怎样,结局都不会太好。“那就争取多磨叽点时间吧。”

猴帽男翻了个白眼:“你快点......”

他朝李行知膝盖前的地板上开了一枪,飞溅的木屑割伤了大腿。李行知闭上了眼睛。“婊砸养的, 拼了。”

“别逼我啊,我耐心有限的,转过去, 我数一......”

李行知转过身, 面对着窗户。

身后皮鞋敲击地板的声音响起。

他觉得什么东西打在后脑上。 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凛冬未尽小说
凛冬未尽
《凛冬未尽》小说的主角是李行知柳真雅,是由若耶里所写的一本谍战小说,凛冬未尽主要讲述了:李行知是一名金融分析师,没想到帮发小一个忙,竟会牵扯出一系列的政权风云,在无声的战火中,他爱上一个不该爱的女人,这个女人让他索然无味的生活,风波不断,可是家中的妻子,还在期盼他的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