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一荒村(宋域仇博)小说大结局

第一荒村(宋域仇博)小说大结局

发表时间:2019-01-26 23:58

小说《第一荒村》主要讲述了宋域仇博的故事。这里提供第一荒村(宋域仇博)小说大结局!第一荒村节选:做好这一切,我们三个,往后退了七八米,靠坍塌泥墙站着,今天夜里,本就是给这位女鬼送吃的,自然要让出主位。站在后边,我拿出了封好的瓶子。

第一荒村推荐指数:★★★★★
>>《第一荒村》在线阅读>>

《第一荒村》精选章节

做好这一切,我们三个,往后退了七八米,靠坍塌泥墙站着,今天夜里,本就是给这位女鬼送吃的,自然要让出主位。

站在后边,我拿出了封好的瓶子,里边是早晨的露水与柳叶,擦拭在眼睛上,可以开鬼眼,看到一些,常人无法看到的阴煞。

我看着方诗涵道,“方警官,你想不想见鬼?”

方诗涵一个劲地摇头,一对玉白小手轻揣,情绪有些激动喊道,“我已经见鬼了!”

轻划柳叶,分别在我和仇博的双眸,轻轻擦过,一开一合后,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望向前边的破房子,和之前的没有两样。

仇博质疑的语气说道,“老宋,这么简单一拂柳叶露水,就能开鬼眼,洗眼我都觉得太假,你这一招祖传的,靠不靠谱?”

我调侃回道,“老仇,等一下看清鬼脸,你别吓尿就行!”

擦拭后,其实我一句感觉到了异常,的确开鬼眼了。

仇博给了我一个白眼,又道,“老宋,等一下见鬼的话,你立即给她相命,看她会不会犯杀戒?有的话,我们暂时先离开。”

呜呜呜!

正在这时,老房子里,鬼风阵阵,很浓烈的煞气,在那沉沉浮浮着,这时候,一个穿着少数服侍衣衫的女人,一点点飘了出来。

地上的烛火,左右摇摆,袭袭欲灭了。

女人脚不着地,轻飘飘的,一阵鬼风轻拂,她就会往前移动一个身位,鬼眸里,居然是一种惨绿的光芒,我们不敢扬起手电筒,只能靠一点烛火辨明,自然也看不出女鬼脸上的面容。

这一次,算是我第二次见鬼了,没有那么大的反应。

旁边的方诗涵,紧张得左右凝望,周围阴煞很重,她可以感应到,有煞物从破房子走出,不过没有开鬼眼,看不出前边的女人。

我和仇博,站在原地不断咽着口水,带着惧意,望着这一切。

鬼,本不属于这阳间的存在。

这个女人,流浪在阳间足有七八年了,还没有阴差来勾魂,其中原因,我也不清楚。

一分钟后,穿着少数服袍的女人,蹲下身体,脚步悬空,笼罩在一朵蘑菇云内,开始伸出一对鬼手,吃着地上的鬼餐,点点惨绿光芒闪烁,看着渗人。

女人的吃相,没有想象中恶鬼般粗鲁,一口一口,还显出温雅。

看来她生前,是一个礼数不错的贤惠女人。

我的手心,揣着一张浅黄符纸,上边,有黑色线条,是牛鬼蛇神般的图纹,外人看去,更像是一张“阴阳鬼符”,这一章符纸,是我从老书籍上,一点一划一线拓印下来的,根据老书籍上的解释,吞咽下去,再做一遍“鬼手印”,就能口吐鬼话。

鬼手印,是一套复杂的动作,有点类似道士掐诀捏印的那些举止。

这些年,对于“鬼话”,我是很感兴趣的,一直在自己倒弄,有没有效果,不得而知,反正这是第一次,面对面与一个鬼对峙。

一咽下浅黄符纸,我的双手快速划动,做了一遍鬼手印,完成好,我往前说了一句。

“你好……”

不过口吐的,依旧是普通话,旁边的仇博,脸上的肉在抽搐,欲要笑出来,站在身后的方诗涵,则对于我的行为,感到不解,一脸莫名其妙。

前边,阴风呼啸,正在吃“宵夜”的女鬼,抬起后,一对惨绿眸子,在这夜里,显得特别的刺目,好在女鬼并未发狂。

“不信邪了!”

我嘀咕一句,再次捏了一次鬼手印,而且还运气体内的一点气,一完成,突然腹部一热,就觉得一股热气往上涌,最后聚集在喉咙,像是被东西噎住的感觉,有些难受,不过呼吸还好。

“你好……”我望着前边女鬼,再次说了一句,女鬼抬起头,披头散发间,一张面庞焕然一变,她的脸部,全是一个个凹陷的红点,像是被臭虫咬过一样,看不出是一张女人的脸,像是从地狱走出的恶鬼。

这才是真正的鬼脸。

我身后的方诗涵,惊恐万状,一个激动,直接在我身后,把我死死抱住了,仇博往后退两步,胆战心寒的姿态。

对于方诗涵的“夸张”动作,我也没有什么抗拒,似乎被一个女子搂抱,还蛮舒服的,尤其是一对绵柔柔的玉兔,顶在脊背上,让人不禁心猿意马。

我之前给女鬼的尸骨相命,发现她的疾厄宫,是一种噬卦,意味着她生前,遭受了一种类似吸血虫的怪病,浑身皮肤,呈这种状态,在情理之中。

我口吐鬼话,“我……我叫宋域,这位阿姨,我不是来收你的,而是想查清你的身份,让你的生前尸骨,不必流浪在外,可以回归你自己的故乡,入土为安,日后每逢节气有人祭拜,给你供食……”

紧张所致,我一开口,就是一长串的鬼话,在仇博、方诗涵听来,我说的话,类似一种非洲土著在胡言乱语吧,对面的女鬼,绿眸微闭,显然听到我的话。

“是你……”

好一会,女鬼就憋出了两个字,鬼话一出,周围又是阴风呼啸,寒意更浓,不过这两个字,让我一阵心惊肉跳,同时感觉脑袋有些昏昏沉沉,让我以为自己是鬼了。

我连忙运起食指、中指,双指并竖,在自己相门上一点,封住相门,活人听鬼话,容易被鬼迷,我忘记了这重要的一点。

我身后的方诗涵,惊魂未定,手脚在不断发颤,在这冰寒刺骨的冷夜,她的柔美小脸上,居然渗出豆大的汗珠,沾湿了发鬓。

“是你……是你……”女鬼越说越激动,散发飞舞,鬼气乱腾,不听我的开口劝告,欲要发狂,我连忙朝仇博使了一个眼色。

女鬼看我的脸色,布满仇恨,仿佛我就是她的生前仇人,让我大惑不解。

七八年前,她去世的时候,我才十二三岁,哪有那种本事?

这当中,只有一个结果了,那就是曾经有人,暗中对女鬼动了手脚,改了一些变数,比如她去世前与后,以我的一些物品,布置下恶水邪阵,引起女鬼对我的鬼恨。

这一切,越发扑朔迷离了。

我和仇博,都开了鬼眼,可以清晰看到女鬼的踪迹,“呜呜”的鬼音中,女鬼刚靠近几米,一碗慢慢黑红的公鸡血,洒落出去。

嗤嗤!

血染鬼,女鬼如遭雷击的景象,疯狂呐喊,红脸绿眸,眼珠子都要凸出来了,更显得一种瘆人的诡异?

“是……是你……”女鬼举起一对鬼手,手臂上,尽是一些吸血虫撕咬过的痕迹,如牛皮廯的皮肤,这是她死前的症状了。

我们三个,连忙往后退,仇博咽了一口唾液,“老宋,你不是说,那碗公鸡血里,加了专克阴煞的桃木粉末了吗?怎么不管用的?”

我回道,“鬼知道,那是我爷爷留下的,装在破木箱中,可能日子太久,失去克煞效能了。”

靠!

仇博火急火燎喊道,“你个老宋,干嘛不早说,县城周边,大把的桃树,早知道我就拿砍菜刀,去砍一车子给你……”

呃!

这时候,女鬼拖着一身“嗤嗤”作响的星火,依旧朝我扑来,慌忙中,我直接刺出了桃木剑,让我无语的是,桃木剑从女鬼胸膛穿过,而后掉落地上,形如鸡肋。

看来,桃木剑也是放太久了?

关键时刻,还是仇博胆子大一些,手上的惊魂木,直扑向身前的女鬼,迅猛有力,直接拍向女鬼的头颅,一击必中了。

嘭嘭!

这一次,总算没有失效,女鬼掀翻出去,倒退十多米,阴风阵阵,地上的火烛,彻底熄灭,仇博一扬手电筒,三两步冲过去。

我站在原地,护住几乎晕倒的方诗涵,几秒钟,听到仇博的声音,“我靠,不见鬼影了!”

紧接着,靠着围墙,被粗绳困住的老乞丐,突然汹势挣扎,可以锁住水牛的粗绳,此刻,居然被他轻易崩裂了,力大如牛。

仇博自然也听到了,顿时间,我们两个神色一喜,鬼上身,对于我们来说,最好不过,不然鬼魂无形,有力无处使。

五大三粗的仇博,身手得到了体现,一个扫堂腿,老乞丐一起一趔趄倒下,摔碎了一面残破围墙,仇博手上的惊魂木,往下一沉,死死印在老乞丐的头颅、胸膛上。

而我咬破手指,一点一竖,一撇一弧,或者一横一勾,每一个宫门的封手法,都不尽相同,快速封住老乞丐的十二宫门,堵住女鬼跑出的老乞丐体内,这种封煞法,也叫做十二宫封。

第一荒村小说
第一荒村
《第一荒村》小说的主角是宋域仇博,是由雁风写的一本都市小说,第一荒村是讲述了:他靠着祖上传下来的一本神奇的书开始了新的生活,什么妖魔鬼怪,什么诡异的事情接连发生在了他的身上,他一次次的对抗,一次次的成功对抗的黑暗势力,行走都市中,完成一个人的传奇。小编推荐:《无心尸》《葬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