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一荒村宋域仇博》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第一荒村宋域仇博》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19-01-26 23:58

第一荒村》宋域仇博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这里有!《第一荒村》讲述了宋域仇博跌宕起伏的故事,第一荒村宋域仇博小说精选:相命与堪舆,都是不错的本事,但是真正论上与鬼、尸、僵、煞一类的正触,或者是伏鬼捉妖,我的这些手段,还是比道士、佛僧等差了不少。

第一荒村推荐指数:★★★★★
>>《第一荒村》在线阅读>>

《第一荒村》精选章节

相命与堪舆,都是不错的本事,但是真正论上与鬼、尸、僵、煞一类的正触,或者是伏鬼捉妖,我的这些手段,还是比道士、佛僧等差了不少。

更比不上一些,专善诛鬼伏魔的家族。

据爷爷说,因为连年战火,不少的能人异士,以及传承都断截了;不过大部分,还是一直躲于大山深处,避过了烽烟战火,传承了下来。

现在,都九十年代了,国家到处焕发蓬勃生机,一切焕然一新,据我推测,那些传承也会一一走出大山,回归文明社会。

想要在这小县城碰上,就有些太难了。

回到家,简单吃了晚饭,我就和奶奶告别一声,我扛着爷爷的一口破箱子,直奔仇博的家里。

仇博的情况,比我还差些,父亲远走北方,做了煤矿工人,要给他攒老婆本,一年都回不了一次,有个姐姐嫁人了,也是很贫苦。

听到我的计策,仇博一声口头禅后,牢骚喊道,“老宋,你是不是晕菜了?弄一碟荤菜过去,还是给鬼吃?老子一年四季,也就逢年过节,能吃上一点肉,尼玛的,人都没得吃,还要给鬼吃?”

现在刚迈入九十年代,一切,对于我们这些小地方来说,的确个个是两袖清风,一穷二白。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方黄纸,里边裹着一小块猪肉,这是我之前去菜市场买的,用了我不少的积蓄。

这年头,猪肉,比人肉还贵。

一点荤腥,能让人胃里涌蛆虫。

望着这一两的猪肉,仇博眼睛都看值了,空咽口水,我连忙说道,“老仇,别一副垂涎三尺的神色,没吃过猪肉,见过猪跑也就行了!”

“滚!”

仇博一把夺过黄纸,捧在手上,当作黄金一般,大步往“破厨房”跑去了,我连忙喊道,“老仇,最多能吃一块,别可别跟鬼抢吃的!”

破厨房里,传来刀破砧板的声音,不多时,屋子里,迅速飘起了肉香,我连忙走进去,怕仇博一不小心,就给吃没了。

接下来,我和仇博,开始商议接下来的计划。

为了防止女鬼发怒,煞气害人,我做了几首准备,第一,自然是平安符,我们一人挂了三个在身上,第二是公鸡血,是以前我积攒在瓶子里的,第三是惊魂木,据爷爷的说法,惊魂木,可以惊生魂,也能惊鬼魂。

第四是一方指北针,摄取一些鬼气在上,可以指出鬼魂的藏身之处。

仇博拿着堆满尘埃的指北针,上下打量,开口道,“老宋,以前读书的时候,指南针我听说过,这破烂玩意的指北针是个什么鬼?难不成,还有指东针?指西针?”

地球两极磁化,形成一个巨大的磁场,指针,也由磁性铁组成,上北下南,指南针是指极阳之地,指北针就是指极阴之地,极阴代表鬼煞。

至于指东针与指西针,最主要的一点,南北山脉横立,一直不变,方位固定,对直南北,指针的方向极其精确。

而东西方位,则是河流高低交织,河川密布,水流奔腾涌动,方位会循循而动,就算制造出来了,也没有什么用,形如鸡肋。

正整理着,仇博冒出一句,“老宋,今晚是凶是吉,你帮我算一算?”

我放下指北针,开始运气,替仇博看相。

仇博这家伙强壮如牛,阳气太盛,身上几乎没有一点阴气。

我开口道,“老仇,你的命宫明亮润泽,主长寿,印堂饱满,光明入镜,是吉利之相,不过光亮中,带有一丝晦涩,只是一时运气会不好罢了。”

仇博给我一个白眼,没兴趣说道,“老宋,你这简直就是一般算命神棍常说的话,有没有特殊一点的?”

我无语问道,“你想看什么?”

仇博眨了眨眼,黑黑面庞,升起狡黠笑容,“老宋,给你我看一看姻缘,看我的好事来临了没有?比如说,和方诗涵的?”

我回答道,“因缘,主看夫妻宫,或者叫妻妄宫,也称奸门,分布在双眼两侧,你这两个方位,波澜无波,死气沉沉的,说明你的有缘人还没出现。”

仇博一下瞪眼,“老宋,你这是不是胡扯的?按照你这么说,那我和方诗涵岂不是没戏?”

我双手一摆,耸肩答道,“你们是肯定没戏,我看过方诗涵的面相,她的女性鱼尾奸门明润亮泽,会嫁贵人为夫,你不想想,我们是贵人吗?”

将近九点钟,我和仇博出发了,我扛着烂木箱,他则扛着一些香火蜡烛、鬼餐酒食等等的东西,走往那处废墟老房子。

今晚,还算不错,天上有星月,不至于那么昏暗。

没多久,我们就到达了,站在坍塌的泥围墙外,望着残房破瓦,到处杂草丛生的房子。

四周的一切,都显得很宁静,同时,也让人感觉冷意更浓。

那个褴褛脏污的老乞丐,也不在附近,不知道躲去哪里了。

仇博压低了声音,凑到我耳旁说道,“老宋,你有没有感觉,刚才来的路上,后边依稀有脚步声,我们似乎被人跟踪了?”

呃?

我回道,“仇博,你太疑神疑鬼了吧?”

仇博回道,“不是疑神疑鬼,你忘记我的职业了?我可是一名法警,天生有敏锐的嗅觉……”

我直接打断道,“老仇,别再说你那些光荣历史了,说到底,碌碌无为,还是摆脱不了一个抬尸匠的苦命。”

哗啦啦!

突然间,周围夜风刮过,凉意更浓,五大三粗的仇博,打了一个激灵,也不得不闭上了口嘴。

我做了一个手势,踩着半米高的杂草,慢慢从一个坍塌的围墙口子,小心翼翼走了进去,手电筒,在外边照了照,没有发现老乞丐的踪迹。

破破裂裂的老房子,屋檐木梁倒塌,不少的瓦砾,四处散落,破碎的大门,半挂在门梁上,里边黑糊糊的,看不出虚实。

啊啊!

突然间,背后草丛里,一声高亢的尖叫,划破平静。

这一声,吓得我和仇博,直接跳了起来,心脏病都要发作,转身一看,背后,走过来一个女人,穿着一套干练的黑白休闲服,居然是富家女警官方诗涵。

仇博连走上去,“我的好警官,三更半夜,不在家睡觉,你跑来凑什么热闹?”

方诗涵显得很落魄,显然,在那些草丛里,她被什么吓到了。

方诗涵不断拍了拍身上的草屑,“你们两个呢?来这里时找鬼的?香烛纸宝都带来了,还背一个道士的破木箱,你们到底要干嘛?”

仇博说道,“老宋说了,那具女性死尸的鬼魂,就在这里,我们过来,找那位女鬼问个清楚,就是想问清前后的原因!”

“找鬼问话?你们是不是疯了?”方诗涵声音有些激动。

“住嘴!”

我转过脸,皱着眉,直接一声低沉喊音,拦断她接下来的一堆疑惑,她是仇博的上司,我可不是,对于方诗涵,我可是没什么好印象。

“装神弄鬼,简直就是神棍一个!”方诗涵自言自语牢骚了一句。

“老仇,这不是开玩笑,赶快劝你的好警官,离开这里,免得被鬼上身,我可保不了她?”我更加不客气说道,女性,本源偏阴,容易招惹煞物。

还没等仇博说话,破房子里,那扇半挂半掩的木门,“晃荡”一声,全部碎裂了,漫起灰尘,下一刻,一阵鬼叫声传出。

呜呜呜!

一个矮小的黑影,披头散发的,从里边走了出来,步伐趔趄,形如鬼步,正是那个老乞丐,此刻,老乞丐面色涨红,天太黑了,看不出她的疾厄宫、命宫的一些情况。

旁边的方诗涵,右手捂住嘴巴,身体都在毛骨悚然的轻颤了。

“老仇,准备好绳索!”

我连忙喊道,在来时,我们就计划好了,老乞丐被鬼迷,一定会失去神智,要用粗绳索捆住他,仇博动作很快,我们两个三步上前,绳索在中,一个扫马腿的动作。

“铿”的一声,老乞丐扑面摔倒,仇博一起身,脚踏在老乞丐后背上,做好的绳结,快速从老乞丐的头上穿过,结结实实困在了老乞丐的胸膛上。

不一会,老乞丐发着“呜呜”的鬼叫,双脚乱踹,状若癫狂。

我利用公鸡血,在老乞丐的命宫上,也就额头位置,画了一道竖线,不过那股沉积的阴煞雾气,依旧没有散去,被鬼迷得太深了。

哗啦啦!

正在这时,背后被人遗弃的破房子,阴风阵阵,不少的瓦砾,从上摔下,周围的门窗,左右摆动,感觉有一头红厉鬼,在里边发狂了。

那景象,让人惶恐不安。

拖拽着老乞丐,我们连忙往后撤,惊魂不定的方诗涵,看着这一切时,更加心惊肉跳了,呆愣在原地,不知所措,我开口道,“方警官,你不是不怕鬼吗?给你一个任务,一定要看好老乞丐。”

香炉置好,蜡烛火升起,茶酒、祭品一一摆在地上,有些类似普通家里的祭祖。

做好这一切,我们三个,往后退了七八米,既然是给鬼送吃的,自然要让出主位,站在后边,我拿出了封号的瓶子,里边是早晨的露水与柳叶。

仇博,则那处指北针,一眨不眨望着指北针。

我神经兮兮,一脸奸笑,看着旁边静若寒蝉的方诗涵道,“方警官,来都来了,你想不想第一次,看到阴间的鬼?”

第一荒村小说
第一荒村
《第一荒村》小说的主角是宋域仇博,是由雁风写的一本都市小说,第一荒村是讲述了:他靠着祖上传下来的一本神奇的书开始了新的生活,什么妖魔鬼怪,什么诡异的事情接连发生在了他的身上,他一次次的对抗,一次次的成功对抗的黑暗势力,行走都市中,完成一个人的传奇。小编推荐:《无心尸》《葬国…